下拉阅读上一章

请脉

  “从宫里回来都两天天了,少爷,还是起来走动一下吧!别这样闷出病来,少爷。”弥月端着一碗羊奶粥看着一脸不为所动的少爷依旧在那边装死尸。

“是啊!郡主,祭爵也着人来问候多次了,世子刚差身边跟着的小厮来回话,说是下午陛下和太后派人与世子一同回来给郡主量身,大婚在即,着凤冠礼服虽说大致上准备了,但是细节上的还得是按身量来,郡主还是起来吧!”卓衣也苦口婆心的劝着。

听到这样的话,心里就是想起来,也觉得身上懒懒的,不想动不想说话。半响就在弥月和卓衣以为这次又不会有什么成果的时候。

“准备一下,洗漱更衣。”

弥月和卓衣一听就笑开了,立刻利索的准备,拿衣服的拿衣服,吩咐去准备热汤洗漱的也跑着出去了,睦月正要进门就看到弥月冒冒失失的冲了出来,好险撞个满怀。

“哎呦,我说弥月你就不能稳重点,风一阵火一阵的。”睦月嗔怪的说到。

“少爷说要准备洗漱,我得去吩咐去准备啊!”

“少爷说的?”没等弥月回答就直奔内间了,见全无血色的少爷正准备起身,就上前殷切的穿袜披衣。

“少爷想通了?”听到睦月这么说,卓衣也没什么表示,而此时的自己更是没有什么心思开玩笑,只能颌首,用眼神示意自己的决定了。

“想通与想不通接过都是这样了,睦月,弥月你们两个准备一下,我们连夜就走。”刚说完,还没等吩咐其他的,就听到弥月唱脸谱的脸骤变,卓衣更是愣住了。

“郡主,连夜走?郡主可不能弃安爵府不顾啊!”

“是啊!少爷,你是要打算跑路吗?”

“少爷,你要三思啊!”睦月也惊到了。

看到他们一脸的不可思议,听他们说的话,就真的憋不住想笑了。最后到嘴边的也是苦笑一场。

“你们想哪去了?我只是想去进宫之前,去一趟那个溶窟,了了当初的愿望罢了!抛弃一切玩消失这种事情,用后脚跟去想,也是不可能的吧!帝后大婚,国家体面所在,我疯了不成?”翻了翻白眼,听到自己这么说,那边三个提到嗓子眼的心可算是放回肚子了。

梳洗了一番后,喝了两口奶粥,总算有个人样了,估计现在的自己只能是坐月子的女人可以媲美的了!

“少爷,世子带着宫里的人马上要到了,少爷准备一下出去吧!”睦月走了进来,随手拿起素色披风挽在手臂上。

“知道了,去前厅吧!你们都跟我来。”放下手里的碗,食欲全无。

前脚刚到前厅,抬眼就看到帛已和圣司带着一票人在前厅等候了。

“哥”刚一出声,圣司就奔了过来,拉着自己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的。

“放心好了,我的零部件都健在。”实在是被拉着转的有点体力不支了。

“这几天你都不见任何人,看样子是瘦了点。”圣司心疼的捏捏妹子白皙的小脸。

“给郡主请安。”帛已话一出口,身后的一票人也都相继跪下给自己请安了起来,呵呵!

“都起来吧!帛已是帝王的近诗,我不过是一个郡主,不必多礼。” 离开圣司的检查,回头对着轨道一地额众人解释着,刚说完,昭和拉着琪朵雅踏进房门,看到这番场景,只是看了看圣司和众人并不说话。

“恩,郡主身体不适,陛下和太后十分挂怀,特地吩咐臣与圣司带着御医院最好的国手给郡主请脉。”帛已起身后,对着自己哪班的毕恭毕敬,身后的御医更是垂着脑袋听凭吩咐的子。

“这样啊!没什么,这几日劳太后费心了,请脉就不必了。”懒懒的瞄了一眼就径直走向椅子坐了下去。抬眼看到昭和和琪朵雅的样子。

“祭妃有心了,琪朵雅是有身孕的人,请脉也该是给琪朵雅请脉才是,琪朵雅,坐下。”琪朵雅心下有再多的委屈也不敢说什么,只得在菲琳对面一侧靠后的椅子上坐了下去。

请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