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做准备

  “郡主,给琪朵雅小姐请脉,也务必让御医给郡主请脉调理身体。”帛已依旧不忘此番的目的。

“是啊!既然陛下和太后都叫人来了,郡主就没必要推辞了,郡主身子弱,多调理一番也是好的。”昭和在一旁附和道,

“菲琳,还是先把个脉的好,我也不放心啊!”听老歌这么说,再看那神情,估计自己要是再不同意,他能直接把自己按在那,让人请脉了。

“那就准备吧!”

“是,巴责御医先请脉,临禅御医随后请脉,两位御医合力”帛已随口吩咐道,这话听在昭和和琪朵雅耳中又是一番意思,原本两位御医,想着应该是一位为菲琳请脉,一位是给琪朵雅请平安脉的,可听帛已的意思,这两位御医都是为了这个准君后而来的,琪朵雅腹中皇子却无人问及,琪朵雅脸上更是挂不了。

“那我就不必了,菲琳郡主原本是金贵的人,我皮糙肉厚两位御医不必为我请脉了,还是多多保重菲琳君主的身体要紧。”琪朵雅腾地真了起来,昭和没来得及拉住暴走的琪朵雅,听到这样的话,心里有话却不能说。

“琪朵雅,你动作慢些,小心腹中的皇子啊!”昭和只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提醒重要的到底是谁,可帛已并没有多余的表情变化只是转头看了一眼回答道。

“臣只是奉命行事,琪朵雅小姐请小等片刻即可。”一句奉命行事点醒了昭和,心知此时不能为此事动气,便起身拉了拉琪朵雅的袖子。

“是的,琪朵雅没什么意思,不必多想,只是担心着郡主的身体有些急躁了。”昭和说着话打着圆场,看着一唱一和的,原本没什么心思的,此刻更是只想离开这个是非地了,身后的睦月和卓衣为御医扯线的扯线,在自己手上放帕子的放帕子,折腾着,可是忘了身边还有一个小宇宙弥月。

“祭妃多虑了,郡主身子骨弱,但是并没有大碍,此番太后和陛下派御医问诊,帛已大人也是奉了旨的,无关其他,琪朵雅小姐请稍做休息。”卓衣在一旁细声圆场,可小宇宙听完终于爆发了。

“郡主昏迷这几日并不见琪朵雅小姐问询病情,今天竟为了郡主病情急躁起来了?”配上那眉目深情,当得起一个‘叼’字。

听到弥月这么说,琪朵雅坐不住了,想自己也是个小姐,一个丫头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给自己难堪,面上不悦了起来。

“主子都在这,哪里轮得到你一个奴婢说话了,郡主也别太宠着这些奴才了。”

圣司见状不好“这几日郡主连我都不见,琪朵雅小姐更不能见到了。”说着瞟了一眼弥月,随后看向面无表情端坐的妹子。

“弥月,我觉得四肢冷的很,去给我拿个暖手炉来

弥月正想回话驳回去,听到少爷都这么说了,便也没说什么扁了扁嘴走了出去,等到弥月走了出去,抬起头看了看站着一席人。

“我一向身体不怎么好,多亏着这几个人的照料才有今日,怎么宠信着她们也是我的事,依仗的也是我,琪朵雅不必费心了,都坐下。”

听到菲琳这一席话,琪朵雅如临大敌,字字直指自己还是第一次,第一次见到这个郡主的气势有压迫感是清庭岛上,这一次竟然是为了一个奴才。原本敏感的心思更是牛鹿了起来,消极且悲观。

帛已能够感觉得出来这种压迫感,更是确信了羽鳥为何执意要她的想法,如此看来威慑后宫也不过弹指间。

等到两位御医都请过脉,帛已就继续着自己的使命请在外面等候多时的司衣局宫女等人进来为准君后量身了,昭和看到琪朵雅频频失态,便拉着她找个理由先离开了。圣司和帛已在外面的庭院里面等候。

一时间相视无言,只能静静地等候了起来,帛已一向是不多话的,只是在关键必要的时候会说出来。

“圣司,明天开始宫内的教导宫人会来安爵府日夜为郡主教授宫中礼仪及规矩,最重要的是大婚的礼节,所以明天你进宫去准备一番。”

“恩,明天就开始了,郡主之前有过宫廷礼仪的基础,所以应该不会有问题。”……

待到圣司和帛已带着人离开后,天色已晚,在自己的处所让弥月和睦月简单的收拾了一下。

做准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