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他也来了

  很快天硕殿静谧下来,但是一身藏蓝便装的羽鳥却出现在出城的路上,疾驰而过,身后的帛已和一干近卫更是策马狂奔,眼睛密切注视着保护着前面的主子。

“陛下,臣之前有查到,政辛郡王与郡主一同来都城的时候,曾经在离都城不远处逗留,并说是有什么溶窟。”

听着身边寸步不离的帛已说着,嘴巴抿的紧紧一言不发,只顾着鞭策御马。

在一阵疾驰后,帛已喊道“陛下,就在附近了。”

“吁~!”翻身下马,随后跟上的近卫们也下马紧紧贴近四周。

“给朕找。”

“是”…

此刻站在溶窟内部手上拿着火折,又一次看向这样的迷人景色,却怎么也没有当初的情怀了,南德和弥月都在洞口停留下来,把这一空间留给了做着诀别的两个人。

静默了良久,很默契的都不做声,守住最后一片宁静,直到不知不觉间泪流满面。

“之前说要来再看这个的,如今到了,怎么反而哭了?”政辛手握着衣袖上前抹着菲林满是泪痕的小脸。

连自己也没注意到泪流满面,只是怔怔的看着政辛笨拙的给自己擦拭。

“不过是数月,物是人非了!”到最后嘴边的话也就浓缩成了这一句。

“菲林,我想要你知道,我喜欢过你。”

听到政辛这样的话,正在思索着出什么反应会比较好,但是又想到自己的处境,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知道没结果,但是不想骗自己,不想到最后都不清不楚的。”政辛注视着自己,像是要看到自己的心里去一样。

“天地无数有情事,世间满眼无奈人。”不在像以往的那样玩笑,此时对方都知道,所有的话,出去这个洞口,都没有任何余地存在了,菲琳懂,政辛更懂。

“太后和羽鳥要我做大婚司仪。”

“我知道了,也好,当初是你和一起来都城的,这次又是由你司礼入宫,都是注定的。”

“不是,这种事怎么会是注定。”政辛低着头,声调提高了几分。

“后宫佳丽万千,将来我的下场不外乎是那种团扇悲秋的日子了,所以想来记住这里让我认为美好的东西。”

“菲琳…”

“你不必说,我懂你的意思。”

“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只要你说愿意,我可以什么都不要。”一把将菲琳抱进怀里,在耳边呢喃。

“可是我不能,我有我的父亲,我的安爵府,我的华阳姨母,我的洛儿,我又太多的放不下,背负一切都太过沉重,就算有心想走,也走不动了。”

抬起手轻抚住征信的背,第一次回抱政辛,但是政辛的心里却没有任何的欣喜,因为他知道这个拥抱是告别,如果这个拥抱只能是告别的话,他宁愿就这样注视着她一辈子,也不愿意让这个拥抱到来。

“我把心丢了。”感觉到政辛的话语间有了颤抖,唯有这句话自己是不能回应的,也是回应不起的。

“我把心丢了。”听着政辛不停的呢喃这句话,感觉到他的无助,更能感觉到自己的无能。

“我把心丢了。”拥抱的两个人只能用无恒的哭泣来为这个告别仪式做诠释。

“政辛…”话到嘴边,但是最后就只喊出了他的名字,现在的自己什么都不能给他,连一句安慰的话都不能说,就像自然的力量,面对时是那么的无力,渺小。

政辛缓缓地松开手臂上的力量,分开了距离,只是痴痴的看着菲琳,这个让自己心动过的女孩,像是把这辈子的分量都要看够一样。

他也来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