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出阁

  “陛下”行了常礼,在听到嗯地一声之后起身,走到羽鸟身后。

“帛已,你看朕……怎么样?”

凝视着镜子微微转身,但是目光还是没有离开镜面,只是看着镜中的帛已说到。

“陛下,很俊美,九龙佩,九龙佩怎么还没送来?”

原本正在打量羽鸟的帛已猛然想起了,顿时向身后询问起来。这是那个玩命溜走的小舍人碎步走到天硕殿正门口,也不敢进门,大福紧忙接过递了过来。帛已接过就为羽鸟佩戴起来。

“帛已大人,典仪差人来报,已经准备好了。”

大福递过九龙佩小声说到。、

“都准备好了吗?”

羽鸟听到帛已对自己的赞美后,微微放下心来,询问道。

“是的,陛下,都完备了”帛已整理好起身说到,这是大福看了看日冕,告知时辰到了。羽鸟从镜前转身微微点了下头,故作镇定的迈开腿,迎接自己的新娘。

这边好不容易在关头都算是解决了,在菲林快晃荡睡着了之前终于磨蹭到了宫门,真不知道这是在墨迹什么,平常短短一段路,可是今天为了走出气派和格调来,竟然墨迹到现在。

依稀能听见宫门‘吱呀’的大开了,那种阵仗就算坐在轿子里面的自己也能感觉的出来,但是好在只要自己在这个大到不但能睡觉和生活的移动房车里面呆坐着就好,要是像哥哥那样的在外面不得过劳死啊!

宫门这长年累月封闭,只有在大事件的时候才会这么逐一大开,所以声音异常的沉闷,每过一道宫门,都有独立的守宫门监事叩拜高喊

“恭迎君后娘娘。”

这半城的声乐似乎都无法掩盖那种魔音进入耳朵,对别人来说那是荣耀万分,可是听在自己这儿就无比的刺耳。

不知道这漫长的行进过了多久,直到宁苑。

政辛一路护送着,表情凝重,越往前走一步就越有种要抢走她的感觉,宁苑前,仪仗都准备完备,羽鸟就在仪仗之前站立着。

羽鸟缓步走到大桥的前面,轿边沾着的宫人拉开轿帘,锦帘,珠帘,最后看到轿子里面昏昏欲睡的菲林。羽鸟只觉得繁琐且漫长,直到见到了菲林的身影,顿时觉得这样的等待也不错。

俯身弯腰踏入轿子一把抱起,可怀里的人却好像小猫咪一样,乖巧的让他以为是不是被掉包了,刚想揭开盖头确认,怀里的人却像是受惊吓了一样,挣扎了几下,这才放心,是她。

这边菲林才是有够呕火,迷迷糊糊的在不知道点了几下脑袋之后,感觉突然整个人都被腾空了,瞬间就惊醒了,挣扎着感觉到是在那个人的身上,也就罢了,然后就这样整个人挂在他身上被抱下了轿撵。

在羽鸟的怀里被动的承受着,菲林心里却想起了刚离开安爵府的时候,那时候的菲林心里没有了依靠,父亲也不在身边,总觉得世界上所有人都背板了自己,不是没有尝试过死亡的滋味,菲林比谁都清楚那种濒临弥留的感觉,当初在封城的时候,感到父亲大人的遗弃和母亲的逝世,仿佛全世界都背叛了自己,所以服下了成人剂量的五倍镇静汤剂,当时在床上就无比的安详,能清楚的感知自己的四肢在逐渐有冰冻一般的凉意,除了思绪还在继续,整个身体已经不受控制了。过了一会就觉得自己在向上漂浮,仿佛一睁眼,睫毛就能触摸到房梁,然后大脑也不受控制的思绪乱了起来,自己在转动,就像在陀螺上。最后在意识错乱模糊中,感觉有人在扣自己的嘴巴,那时的记忆中只有华阳阿姨拼了命的往自己嘴巴里面灌糖水。

出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