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婚房里的政辛

  缓过神来,羽鳥已经放下了自己,这时候羽鳥看了看怀里的佳人,神情可不是做新郎的那种满足,反而是一脸的莫名其妙,这妮子今天转性了?强忍住拉开面纱珠帘的冲动,不是他多疑,他真怀疑君后是不是被掉包了。

迷迷糊糊的头昏脑涨的一系列的礼节完毕,都已经是夜幕降临的时候了,一开始菲琳还是有点想法的,到后来她的想法都被这冗长的礼节折磨殆尽,真有点求饶的架势了。

等到回过神听到要送自己去休息的时候,如蒙大赦,真想给那人跪下好好叩谢一下,睦月和卓衣是跟随进来的,如月和弥月过段日子送进来,自己这样安排也是思虑了好久的,回去休息一路上,卓衣在一旁扶着,另一边是宫里教导的姑姑不时地提醒自己的动作,真不知道着皇家娶亲哪里来这么多规矩,真应该让那些常年不运动的试试,一个疗程下来,保证你腰好腿好精神好,上五楼不费劲,这不过一个门槛都要被提醒先迈哪条腿。

直到坐在柔软的锦垫上,这才悄悄地长长的暗自吐了一口气,好歹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什么也不清楚,但是心里还是有点小紧张,紧张可不是因为嫁人,而是生怕错了什么丢人。

“请君后娘娘稍事休息。”

教导的老姑姑是太后找来的,一切准备妥当就行了礼带着众人退下去了。

正好她走了活动活动筋骨,不然总觉得哪都是疼的,人刚退下,卓衣和睦月走到近前。

“郡主,哦,,,君后娘娘,这面纱珠帘现在可不能打开啊!得等陛下来亲自揭开的。”

卓衣看着菲林的举动立刻上前制止道。

“卓衣,这里没别人了,还是怎么习惯怎么叫吧!你这一叫娘娘,我总觉得你在跟别人说话,睦月,你这个大木头,我都快累死了。”

听着卓衣的提醒,心不甘情不愿的放下手,转过头向着一边嚷嚷道,一边把手抻直。睦月也不支声,默默地上,前轻轻按摩起菲琳的大腿。卓衣看菲琳安分下来了就安心的倒了一杯茶,刚扭过身就看到头疼的一幕。

菲琳嫌面纱碍事,一把挥开面纱,卓衣回过头就看到凤钗衔着串珠在面前晃动的菲琳,睦月也一脸见怪不怪的样子。

“哎呀!我的小郡主,我的娘娘啊!你,,,”

“卓衣我…”

菲林打断了卓衣的惊讶,可门外的人却打断了菲琳的抱怨。

卓衣和睦月惊讶的回过头来,原本想着是陛下来了,又觉得怎么这么快的时候,却看到政辛轻推开了门,隔着一道纱幔,菲琳还是一眼就看出了那是政辛。

政辛单手推开门,身上也穿着一身红色的衣衫,红的刺目却不是新添的主角,身上略有点酒气传来,进门走近几步,就被睦月拦住了。

“郡王。”睦月挡在了前面,挡住了能看到坐在床边的佳人的视线,政辛眼睛没有移开菲琳的身上,今天的政辛有些出格的味道,仿佛视线能够透过睦月看到他想见的人,轻轻开口说道。

“让开”

“你们都出去吧!”

政辛说完,睦月犹豫了一下没有让开,紧接着菲琳却开口了,无奈睦月只得轻拽了桌椅的衣角示意,走了出去,却不敢离开太远,只得在门口逗留。

一时间房间静了下来,政辛抬步向床边走去,仅有一步之遥的距离时伸出了手,他想摸摸她的脸,在快要触碰到的时候。

“政辛,你不该来。”

手在空中停住了。

“我知道,但是我还是来了,今天你出阁的日子想看一看你。”

说完也不等菲琳说话,径自转身在左边倒了一杯酒,拿了过来,菲琳也站起身看着这刺眼的一幕,今生注定要负他。

“我敬你一杯。”

政辛抬手饮下一半,又将杯中的另一半酒递给了菲琳。

在面前的手,指节分明,白皙如玉,杯中的酒却有一圈圈涟漪,在菲琳犹豫的要不要接过来的时候,政辛像是疯了一样,一口喝掉半杯的酒,在菲琳愣住的瞬间拉过拥在怀里,强硬却不失温柔的将自己的唇贴在她的唇上,轻轻撵开,就这样将这半杯喂了下去。

菲琳原本是想推开政辛,但是却感受到政辛虽然强硬的抱着自己,那吻的却很卑微,像是在乞求,又像是绝望。

“砰”的一声,拉回了两个人的思绪,政辛缓缓地放开菲琳,向身后看去,羽鳥一脸的戾气,一脚踹开了身后的门,原本俊美妖邪的俊颜全黑了,噙着带火的眸子盯着这边。

“羽鳥”菲琳失神的看着门口。

“陛下回宫”羽鳥抬腿进门第一眼就看到了这一幕,身后的一干众人面面相觑更不敢说话了。

这种日子,也在胡闹,这个女人真是欠教训,刚摆脱了一干皇室宗亲,想不到看到这样一幕,身后的大福刚喊了回宫的宫字,察觉到这里情况不对,立马立在外面,把其他众人也拦在了最外面,出了卓衣睦月大福和后进来的帛已,素有人都不知道这里的一切。

羽鳥抬腿上前,大福给睦月卓衣使了一个眼神,都心领神会的走了出去顺便带上门,这样里面是要打架还是要杀人都跟她们没有关系了。

婚房里的政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