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如果只有一句是真的

  被强制着和羽鳥同乘一骑,羽鳥从来没有这么心焦的时候,感觉她即使是准君后了也不是自己的一样,一路上紧扣着菲林的腰肢。弥月也乘马跟了上去,帛已给近诗们使了眼色,拦了下去。

“有陛下在郡主身边。”只这一句话,弥月就只能看着羽鳥带着心思漂无的少爷渐行渐远了。

看到并不是会安爵府的路程,而是近了禁城的宫门,怔怔的回神。

“带我去哪?我要回去”即使在禁城,羽鳥也是骑在马上,感觉到小迷糊的挣扎,用力的搂了搂。

“别动。”菲琳感觉到有点不自在,但是又怕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直到被带到天硕殿。

“来人,更衣。”羽鳥径直的坐了下去吩咐道。

“陛下邀休息了,臣女告退。”没什么心思和他周旋什么,蔫蔫的行了礼纪要离开。

“怎么,就这么怕与朕在一个空间里?”

“陛下多虑了,只是夜深了,臣女不该叨扰,安爵府怕是会担心。”

听到菲琳说的生疏话,原本就想喝口水的羽鳥放下了茶具,屏退所有人,走上前突然捏出菲林的下巴,抬高强迫她与自己对视。

下巴被捏的很痛,皱起眉双手把住那只钳制的手,但是男人和女人的力量怎能想起并论,并没有什么成效,只能不顾身份的捶打羽鳥的肩膀。

“说,你想回去,回到哪里去?政辛那里?”眼神阴冷的逼问着,也不顾她的同和捶打自己的手。

“痛…”

“回答”羽鳥这次是动了真格。

“安爵府”

“今天你们俩出去都做什么了?”

“你放开,放开”

看到菲林的挣扎,听到喊痛,下意识的收了力量,慢慢的放开钳制住菲琳的手,菲琳在解脱后,后退了两步,登起眼睛,昂起头看着羽鳥。

“我没那么下贱,别将你那肮脏的想法强加在我身上。”脸上依稀能看得出来泪痕,这样更激怒了羽鳥,上前拎起菲林的领口。

“你不是一个念旧的人,是为了谁哭的?他?”

没等菲琳回话,羽鳥就扑上去紧紧抱住菲琳,捕捉到樱唇就吻了下去,一时间就只能听见‘唔…唔~唔~’的声音。

在刚想起当初少年时与她相遇的一幕后,便有了这个想法。从小到大,只要他想要就没有得不到的,当初在席间只是匆匆一面,难怪在百花夜宴的时候会有熟悉的感觉,却不知道这种梳洗感觉是哪里来的。

忽略了菲林的挣扎,松开口以后,盯着眼眉唇肿的人,觉得自己惩罚的根本不够,又再度吻了上去,直到菲琳感觉到自己肺部的空气都要挤光了,才意犹未尽的放开,但是手臂依然紧紧的钳制住,怕的就是像上次那样,给自己一耳光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自己的视线。

“羽鳥,你在做什么,放开我。”

“不放”对于菲琳直呼他的名讳,倒也不介意,反而更喜欢这样对自己,这样是不是两人的心更近一些。

“放开我”

“不放。

几个轮回下来,力气消耗大半,对于羽鳥这中轻浮的态度,只能扑过去咬住羽鳥肩膀。

羽鳥痛的‘嘶’的一声,但是还是任由菲琳咬下去,知道菲琳咬的下巴都酸了松开口。

“不咬了?”

无可奈何之下只能拿着大眼睛瞪着羽鳥,羽鳥看着这双大眼睛,只能叹了口气,将菲琳抱住放在只有自己才能做得位置上。

“听朕说,朕不想这样对你,更不想对你用武力,所以不要再忤逆朕。”其实怕的是自己会一时失控伤害她,在得知她是自己曾经暗恋的女孩时候心情就变了,但是江山美人,他宁愿选择江山,对菲琳的纵容也是有底线的。

“羽鳥陛下,不用多虑”前面四个字一字一顿

“允许你叫朕的名讳,你和政辛怎么样的关系,朕都知道,但是朕警告你,你是准君后,你应该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我明白你的意思。”菲琳何等聪明,怎么会不知道这话中的意思。

“你能明白就好,还是安心准备大婚。”轻抚着菲林丝滑的脸颊,如丝绸般的触感让自己留恋不已,脸眼中流露出的怜惜都不增察觉。

“我先回去了。”

“恩,帛已,送郡主回府,不要惊动任何人,还有今晚的事情不许透漏出去一个字。”听到召唤,帛已走了进来。

“是”

站起身走到门口,停了下来,菲琳没有回头。

“羽鳥,我问你一句话,这么说吧!你对我说全部的话当中如果只有一句没有算计,我希望是这一句。”

“你问吧!”羽鳥直直的看着菲琳在门前停留着孤傲的身形。

“你…!你立我为后的目的我清楚,是不是全只是因为朝局?”

“是!”

“我知道了!”用力眨了两下眼睛,头也不回的离开天硕殿。

羽鳥看着倔强的身影离开视线后,颤了颤下巴,用力挥倒了一旁的琉璃装饰瓶。这一夜恩怨情仇不禁滚滚而来。

如果只有一句是真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