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你要阉了我?

  “政辛,你怎么在这里?这是后宫,你胆敢擅闯后宫。”

羽鳥立在两人之间,阴历的眸子盯住眼前的政辛,冷声训斥道,在看到他们喝了原本是他的合衾酒,更是窝火的很。

“皇兄多虑了,今天是皇兄的大喜日子,我来恭贺。”

“恭贺,,,,,,”羽鳥咬着两个字沉吟了一下。

“那恭贺完了,可以出去了,很晚了该是洞房的时间了。”

菲琳在他身后听到他后面这句话,看着眼前这身影的臀部,直觉想抬腿踹过去,什么叫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典型的例子,没等思考完,身体就不由自主的先行动,羽鳥说完这句话解气的很,没等欣赏完政辛一时愣住的神情,就感觉身体猛地向前扑了过去,政辛在消化羽鳥那一句洞房还没回神就被羽鳥扑。到在地。

是的,某小只上脚了,在踹出去之后也有点胆怵了,但是踹就是踹了,还能收回来不成。

羽鳥压在政辛的身上,政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身上的羽鳥,久久无言,这是什么情况。羽鳥低咒一句,扭头恶狠狠的看向那个罪魁祸首,后者两个小手一摆,耸耸肩,抿了下嘴唇,悄悄地咽了口口水。

“你们干嘛哪,都在外面干嘛啊!我来看看新嫂子。嫂……”

好死不死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刚进门的辛陶嘴型就固定在嫂的上面,然后看着一切,刚想尖叫出来。

“闭嘴”

羽鳥及时喝住了辛陶,辛陶立马伸手拼命的捂住自己的嘴,防止叫出声来,不可思议的看着在地上的两个人,那表情在菲琳看来,都快哭了。

政辛听着辛陶的话,回过神,抬眼看了一眼在那边的菲琳之后,两个人快速的分开了。

羽鳥起身看向那个罪魁祸首的眼神,真是不如被吃掉。辛陶大气也不敢踹,轻轻放下手。

“都出去”

政辛怔怔的看向菲琳,一步一步缓缓地向门口走去,辛陶看着政辛的眼神从没有分给自己一眼,心里耐不住一把拉过硬拽着离开,政辛任由辛陶拉着,像个被扯线的木偶跟着走,直到御苑的亭子中辛陶松开手,政辛也那样不悲不喜的,背靠在红漆的柱子上看向皎洁的月光,辛陶就坐在他旁边的石椅上,不放心的看着他。

菲琳所在君后的宫殿是硕宴宫,也是近日大婚的婚房,此时的房间内的两人就像是一场拉锯战,一个站在桌前不吭声的调整自己,一个立在床边研究着房间的陈设,时不时地偷瞄那边一眼。

良久,那边可算有了动静。起身走了过来,菲琳立马警惕起来,想起他刚跟政辛说的话,很是防备的盯着羽鳥,羽鳥这边不以为意,却捡起一旁的纱巾,重新盖在了自己脑袋上,妈呀!他不会有哪方面的嗜好吧!

“来人。”

在门口的大福听到传唤走了进来,却也不敢抬起头,立在门内。

“继续。”

看得出来羽鳥很不爽,多一个字都没说,陆陆续续的进来一些人,原来是要继续进行仪式啊!羽鳥拿着秤杆挑起面纱和珠帘,帛已这时呈上相连的瓠瓜,羽鳥坐在她旁边递过来一个半瓢与他的半瓢相连,两人同饮了半瓢,合为一瓢。

等到服侍的人都下去了,菲琳看就剩下她们两个了,想着刚才做的是有点不太好,毕竟在人家的地盘,少不得狗腿一下。

“那个……”

还没等那个完就天旋地转的被扑到在床上,羽鳥早就憋着一口气,有生以来头一次有人敢踹他,还是在踹在屁股上。

“你以为这就完了?”

“那你还想怎么样?我这不是想跟你道歉来着。”

“闭嘴,今天不让你告饶,我就是你儿子。”

菲琳知道惹毛了他,陪着笑在羽鳥的身下。

“干嘛这么客气啊!我刚反省了一下,踹了你是不太好,要不你踹回来吧!”

“早这么乖,服从我的话,就没这么多事了。”

羽鳥像是吃定她似的,也不忙着下手,一手支着身子,一手轻轻用手背触摸菲林的脸。

菲琳已经是极限了,脸上还一阵痒,直觉想躲,那边还蔑视的看着自己,管你三七二十一,很有气势的喊出来。

“羽鳥,你这个活了毛的活畜生,放开我。”

“这个你就别想了,还是留点力气一会喊吧!”说着手也利索起来,菲琳推拒的半天,不知道他这是怎么练的功夫,依然还是脱下衣服。看着今天躲不过,不甘心的各种国骂都上来了。

“羽鳥,我@#%&……%&,王八蛋,混蛋,我#@#¥#……%¥。”

“呵呵,我看你还能有多少力气骂我。”

羽鳥气极反笑,一时间没能消化,估计是没想到一个世家小姐会像个泼妇似的谩骂自己。

任由各种国骂污言秽语,手上该忙还是忙自己的。菲琳这回怕了,看怎么都没办法了。

“羽鳥你大爷的,你要是敢碰我,我就阉了你,@#¥%&……@&。”

羽鳥一顿,阉了自己?

“好哇!等过了今晚,我看你还有什么能耐,想阉了我?”

你要阉了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