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现在也不晚,我咬

  深夜的寂静划过每个人的心,辛陶陪着失魂的政辛,而天硕殿打得火热,最离谱的就是弘辉殿的重华太后,美滋滋的让身边的艺奴带着一干众人在表演明日的见礼。

天硕殿内,羽鳥刚小憩了一会儿,睁开眼睛察觉到还是深夜,看到在怀里睡得很沉的菲琳,白皙的脸颊还带着薄薄的香汗透着红晕,像个火龙果一样想上去啃一口,事实上羽鳥也真的这么做的,轻咬了一下菲林的脸颊,想是累坏了,平常像个炸了毛的猫一样的人如今却慵懒的只是轻拂了一下继续睡着,目光渐渐向下移,

这红唇被自己亲密安抚多次,这样才算是消了毒,一想起着红唇竟然有人先比自己品尝,任凭哪个男人,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动了,不气是不可能的。

但是想起菲琳之前的状态,再低头看看自己身上那一排排压印,咬牙切齿的盯着罪魁祸首好一会儿,毅然起身,穿戴了衣衫走了,都内寝门口停了一下,然后更快的离开了。

而想而知,第二日的清晨带来的不是美好的一天,而是电闪雷鸣的一天。临近正午床上的人还有转醒的迹象,睦月和卓衣来来回回好几趟了。

外间一脸悠闲地嘬着茶的羽鳥,已经换好了常服,这天硕殿的宫人都是艺奴亲自选的,可是他们万万没想到第一天就这么大的难题啊!开国以来头一回有让陛下等的娘娘,这娘娘怎么还不醒啊!他们可是精神压力巨大的很,在这么战战兢兢站下去,腿肚子都要转筋了。在主位上的人还是那么不急不慢的,从下了朝议回来就奔到这里来喝茶,都快正午了。

内间刚有一点叮咛的声响,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没等卓衣睦月进去,宫女翠竹就进去了,很快出来向主位上的人跪拜道。

“陛下,君后娘娘已经转醒了。”

卓衣和睦月也陆续的进去服侍了。

“陛下,君后娘娘说还想再睡一会儿。”睦月出来一脸波澜无惊的说到。

“啪!”羽鳥放下茶杯,转头看到。

“还睡?去,去给我弄醒她。”

说完没等睦月起身,自己就风风火火的起身冲进去了。

进来后看到的是在床上依旧慵懒的紧闭眼睛的佳人,卓衣轻轻哄着起床,看羽鳥进来就识相的起身走开。

待到室内没人,羽鳥上前尝试拉开锦被,但是被子是被紧紧拽着的,头疼的看着她,没办法更用力的一把扯开被子,被子是扯开了,人却被扯过来了,菲琳上半身降落在羽鳥的怀里蹭啊蹭找一个舒适的姿势继续睡,睡得深沉,丝毫没有转醒的迹象。

羽鳥几次攥紧拳头又松开,最后推开身上的人,这时,就听见‘咔咔’的响声。

“啊~!”

菲琳这一刻彻底醒了,着咔咔的声音不是别的,就是自己身上的骨头,转醒的菲琳察觉到身上的疼痛,眼泪硬是被逼出来一缸,皱着一张小脸,捂着腰身。

羽鳥听到菲林的哀嚎,也觉得昨晚自己太过火了,有点没考虑到她的体制。

“快正午了,还不起床?”

菲琳听到大仇人就在眼前,银牙咬碎,这里四下无人,此时不报更待何时,不顾自己身上的疼痛。

羽鳥还纳闷,着妮子想什么那,做好了她破口大骂的准备了,可是却意外的看到一张娇嫩的笑颜呈现在自己面前,眼中波光粼粼,碧波微漾,肌肤胜雪,一直玉手轻轻拉住自己的衣角,往下拉自己,看这小妮子想干什么,现在与昨日的她判若两人,羽鳥都怀疑是不是自己进错屋了,身体顺势弯下,只有一层轻纱罩体的人就挂在自己的脖颈上,还没等感受这一刻温存,就觉得一阵剧烈的疼传开。

菲琳知道自己不是他对手,但是也不能这么轻易放过他,主动抱住羽鳥,在脖子上找准位置,狠狠地温柔的咬下去。

顿时屋里就传来杀猪的一样嚎叫,这外间的卓衣和睦月也惊到了,向里面走去,大福一听是羽鳥的叫声,更是心慌则乱,也想进来,在门口就看到羽鳥的背影挡住了一切,但是在脖子上还有一个人头,不用看都知道是君后了,也不敢细看掉头就走。

羽鳥用力推开人上为非作歹的人,伸出手狠狠地掐住菲林的脖子,卓衣和睦月在一旁吓得都跪了下来。

“滚。”卓衣和睦月听到这一喝声忙不迭的下去了。

另一只手抹了一把脖子上的血,手上的力度重了几分。

“我说过,我可以纵容你,但是自己自己拿捏好分寸。”

“我@~!@#¥%&。”

羽鳥听着头都大,外间的人听着更是像发现了新大陆,只有睦月一脸泰然。菲琳骂累了,喘了一会。

“骂够了?”

“呸,我@#¥%%……~”

“你身上是不疼了?”

一听到这句话,立马闭嘴死瞪着羽鳥,我靠,就是这样的淫威吓唬我。

“你要是想杀我,应该在这下口才对。”

说着收回钳制菲琳脖颈的手,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我@……%,现在也不晚,我咬。”

说着就要扑上去,可是羽鳥更比她偶上去前先动身扑上去了,硬是压在床上让菲琳动不了,脖子上的血迹沾着衣领已经流到前襟。

现在也不晚,我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