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那为夫来服侍你

  回到天硕殿已经是入夜了,回想着这重华太后用膳的时候,不时地给她夹菜的样子,就差问她什么时候生孩子了!拿起一杯奶要喝的时候才注意到羽鳥有意味的看着自己,还噙着笑。

看到他没有要走的意思,一脸茫然的开口“你还不走吗?”

闻言,羽鳥挑了挑眉。

“大婚第二天,你让我去哪?”

“你愿意去哪就去哪呗!只要别在我这待着随便你去哪!”

“你让我去别的女人那里?”

好歹现在也是名副其实的夫妻了,自己是她的男人,她让自己去别的女人那?

“随便”

羽鳥脸都黑了,猛地起身,噙着温柔无比的笑,但是眸子却清冷异常的一步一步逼近,走到近前张开双臂。

“为夫就在这里安寝,你来服侍我更衣。”

卓衣睦月带着一干众人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就离开的,天硕殿内殿就剩下他和她两个了。

“你脑子没坏吧!让我服侍你?”

不急不恼,倏地原本舒展的手臂改为拉过她的身子拥在怀里,低头在颈项处偷了香贪婪的吸了两口,缓缓地一股体香传来,不似其他妃嫔那般香味扑鼻,却带着淡淡的奶香和些许甜味充斥在胸腔。

“菲琳,菲琳。”

“干~干嘛?”

在头顶响起的声音让在怀里窝着的某佳人心里很没底。

“你不来服侍我,我来服侍你好了。”

说完,也不管她在咒骂什么,一个打横抱起走到床前,很是粗鲁的扔到锦被上,饿虎扑羊的架势就扑了上去,菲琳从第一天就发现了,这人很有主见性很有占有欲和强制性的,所以不管自己来硬的软的都————没有用。

可恨的是,打也打不过,骂也骂不痛,除了看到他身上那些被自己抓的咬的伤痕的时候,觉得自己还算是有气势的扳回一城。

永康宫里面,气氛已经提前步入了寒冬腊月,内殿的镶贵妃细数着日子,连续四天,陛下都未曾见她了,今日想要趁着朝议结束之后能见上一面,可是最多就是在远处看到匆匆离开的陛下,看着陛下去的方向,萧贵妃眼里充满了嫉恨,何时他这么心急着要去见自己过。愤恨的把手里的玉钏丢在桌子上,握紧了茶杯,粉嫩如削葱根的手指因为用力的缘故泛着白。

卓衣在内间简单的替她收拾了下,睦月就进来,脸上明显有了些许笑意。

“少爷,我们可以走了,仪仗都准备好了。”

“好,要带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羽鳥进门刚好碰见要动身的她,看这君后常服装扮,上下打量了一下,微微拧了一下眉毛。

“不是说让你等我的嘛?都整理好了就走吧!”说着径自拉过单手拥在怀里。

“我回门而已,你政务整理完了?”

这就纳闷了,自己回娘家的日子他却这么霸道的跟着,撇撇嘴任由他拥着坐在轿撵里。

与羽鳥相处的这几日,除了处理政务,几乎都在她身边待着,闲下来的时候更多的是看着她打理后宫内务的事情,偶尔拥在怀里,指腹反复抚摸她的脸颊,揉在怀里,那种柔情的样子也只有在只有他们俩个人的时候才会有,透过指腹传来的温度让她有那么一刻失神,每当这个时候菲琳都会不由自主的想到一直小心翼翼呵护自己的政辛,一想起他就觉得酸酸的让人心疼。

那为夫来服侍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