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不回去了

  “你要怕,我不会伤害你,也不会伤害你肚子里的孩子的,来,坐下,怎么几日不见瘦的这般?”

当落座得琪朵雅听到菲林的询问,就猛地起身扑跪在菲琳身前,一双剪水的眸子噙满了泪水。

“君后娘娘,菲琳姐姐,你帮帮妹妹吧!”

一旁的昭和也不做声满脸悲戚的起身去扶琪朵雅,但是琪朵雅说什么都不肯起来,菲琳这时也被弄得不知该怎么安慰她才好,毕竟这事情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对琪朵雅多少还是有些歉疚,毕竟琪朵雅只是爱慕了自己喜欢的男子,并没有伤害过自己,而自己却算计她成了如今这样,暗叹了一口气。

“琪朵雅,你先起来,我这不是回来了,怪我没有想得周到”

“娘娘”昭和扶着琪朵雅也哽咽起来。

等羽鳥出来找她的时候已经是快夜幕时分了,在前厅等待一会儿,圣司和帛已陪着百无聊赖的羽鳥等,卓衣走了进来,恭恭敬敬的行礼。

“陛下,娘娘说回来一次不易,今晚就住在这了,请陛下先行回宫”

原本就面无表情的脸,这时就剩下黑色可以看了。

“啪!那个没心的祸水在哪?”

“回陛下,娘娘在寝阁陪着祭妃说话”

“陛下,不如今晚就让菲琳先住下,明日我亲自送回宫里。”

“成何体统”

冷着眼横了生死一眼,迈开疾步走了出去,直奔菲琳的寝阁。

圣司想追过去,但是帛已不偏不倚的挡住圣司的路。

“帛已?”

“最好现在不要去。结果一定是君后娘娘被陛下坑回去。”

圣司停了满头的黑线,扛回去?

羽鳥在外间就看到菲琳那几个近身侍女在收拾着,看来祭妃已经回去休息了。一挥手示意她们都下去,然后就杀向内间,落在他眼里的是慵懒的趴在他先趟过得软榻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扒拉着一株盆景的叶子,小嘴嘟着,示意着这会儿她很不爽。

走过去,扶住菲林的双肩翻转过来,在自己的怀里,双臂搂着菲琳娇弱的身子。

“想什么那?入夜了,我们改回去用膳了。”

“不要,我要在这住几天”

羽鳥隐隐觉得太阳穴跳着疼,轻轻按了按。

“你都嫁人了,回娘家住像话吗?”

“我不要,我今天就想住在这,说什么都没用。”

菲琳索性皱着眉头不搭理他,趁他不注意,依旧转过身趴在那。羽鳥腾地站了起来,然后停顿了几秒坐了下来,一再告诫自己,不气不气,这个妻子是自己选的,自己选的。

“怎么了?出来还好好的,你现在抽什么疯?”

“是啊!你就当我抽风,等我抽完了我再回去,你最好离我远点,不然小心传染。”

“不要再闹了,跟我回去,在这样下次我就不让你出来了。”

“你威胁我?不让我出来?那我从现在开始就不回去了!”

听听,听听这像话吗?大婚三天就闹着回娘家不回去了。羽鳥气的凤眸猩红,猛地站起来,阴狠狠的说。

“好,你好,不回去那就永远也别回去。”

说完转身就走了出去,菲琳在他走后缓缓回头,默默地看着门口的方向,那早就没有了羽鳥的身影,大颗大颗的眼泪从眼眶滑落在衣袖上,就像被雨打的声音。

是不是自己做错了好多?从来自己都只想到自己,今天看到了琪朵雅才知道自己有多么残忍!现在她只是气自己,更气造成这一切的羽鳥。

帛已和圣司相对而站,只见羽鳥仿佛从地狱踏来的修罗一样疾步走了过去,留下帛已和圣司久久的相顾无言。

“帛已,你不是说会被扛出来的我的妹妹,和陛下一起走吗?”

“……”

圣司一脸的茫然,愣愣的看着羽鳥消失的方向问帛已,帛已抿了抿唇再没说什么,只是有预感,这事情不太好弄。

我不回去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