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那个祸水在哪?

  已经过了两天,羽鳥除了处理政务其他时间都在御书房待着,此刻懒散的躺在御书房的软榻上,伏案做苦力的却是圣司,悠闲地喝了一口茶,无视圣司的哀怨眼神。

“羽鳥,不带这样的,堂堂帝王竟然罢工。”

掀了掀眼皮 ,没有搭理那边的怨妇附体的某人,继续面无表情的喝茶。

圣司摸了摸自己的脸,青青阁手的胡茬已经出来了,两天没有洗漱,全程被压在这里干苦力,这是积压了多少事件啊!真怀疑无良的羽鳥是不是因为大婚兴奋地一直在罢工来着。不用多想,自己的眼眶一定是乌青的,睡眠严重不足,想起两天前的晚上,就是菲琳回门的那一天,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羽鳥气冲冲的走过去,还以为在闹情绪,结果来人传话却让自己进宫来了,就此开始了暗无天日惨绝人寰的生活。

怎么都没等到羽鳥的反应,帛已悄悄地走了进来,俯身跪下,羽鳥向他身后望了望,该死,这女人太猖狂了吧!自己的派人去接她还不回来。

“陛下”

“她不肯回来!”是肯定句,羽鳥让自己看起来是多么的满不在乎。

“……”帛已没有接,只是沉吟了一下。羽鳥挥了挥手示意起身。

“菲琳是在闹小孩子脾气,不必担心,不如让我回去带她回来。”圣司看到这样的羽鳥,试探性的开口求情,却只换来了一个冷艳眼。

“陛下,君后娘娘不是不肯回来,是……”帛已纠结了一下还是打算开口。

“是什么?”

“……娘娘说明日就会回来的。”帛已定了定心神。

羽鳥皱起了好看的眉头,他不是看不出来,帛已不擅长说谎,所以他说的一定是那个妮子答应的,只是这一定有什么隐瞒他的。

“在哪?那个祸水在哪?”

“天涯海阁”

天涯海阁的后间是芳草依依的新天地,格外清幽,藤蔓缠绕的花海中伫立着两个人影。

“你还好吗?”

“你见我,就只是想问这个啊!”

“刚大婚数日,怎么不肯回宫?是想念我吗?”说话的人一脸的温润恍如谪仙。

“散心,来让我看看你的脸皮是什么定做的?这厚度胜过城墙拐角。”

对面的人嘴角抽了一下,又扶额低笑,抬起头眼中依然还是一抹挥之不去的暗伤,这样的眼神早就在她大婚的那日度上了一层伪装。

临近深秋,满园的红叶随风飘散旋转在四周,让政辛觉得眼前的菲琳就要乘风而去那样,身体先行动了起来,上前一把拉住菲琳转身的手。

“菲琳,如果我说我不介意那?我以为我能放下,可我终究没有那么洒脱,我什么都能放下你可愿意跟我走?”

菲林在此刻的政辛眼里看出了认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半响。

“政辛……我不能”

闻言,政辛轻轻放开了她,随后满不在乎的一笑,拿起手里的折扇轻轻点了一下他的额头。

“哈哈,逗你玩的,不会真吓着你了吧!本王可没那么不济,你都已经让狗啃了!”

“好哇!你敢戏弄我。”说着张牙舞爪的扑上去就要打,他却笑着躲避着,但是菲琳没有忽略掉他眼底一闪而过的悲伤,恨自己的是自己都不能为他做,只能就这样一带而过。

羽鳥一身鎏金红色的便装出现在后苑,看到这正是正在嬉闹的两人。

菲琳在挥动小拳头的时候猛然有种凉飕飕的感觉从脊背窜了上来,回头看到妖孽的羽鳥正狠狠地盯着自己,有点心虚的缩了一下脖子,政辛看到这样的菲琳也回头看到了羽鳥,收起了笑颜换上了一副平日里满不在乎的谪仙模样。

“朕时不时来得不是时候?恩?”

那个祸水在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