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敢放祸水出宫灭九族

  现在的菲琳抱膝坐在床上,盯着坐在一旁不愿胡冷眼斜睨着她的无良某妖孽。就在几个时辰前,这个妖孽很不客气的在政辛面前,一把拽过她无视她的挣扎和辱骂,扛到肩上转身就走,直到宫内的硕艳宫又狠狠地一把扔到床上,沉默还是被没个好气的冲着她喊。

“你看你像个什么样子?”

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裙,也没什么啊!一身蓝色水裙,看了看噙着火的眸子识相的没有吭声,暗暗咽了口气,脸色一沉看向别的地方也不理会,笑话我干嘛要理会你发疯。

“来人,给朕扒了这身碍眼的裙子,洗干净,尤其是那双爪子。”

就这样,她被鱼贯而入的侍女们带去沐浴更衣了,洗的都快睡着了才放过她。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谁也没有开口,谁开口气势上就会降下来一分,心高气傲如她如他怎么可能低头。

最终沉默还是被打破了。

“你和政辛都在一起做了什么?”

“本宫能做什么?不过是多日不见,多少叙旧罢了!”

听着两个人阴阳怪气的,外间的大福满脸的老褶子都在抖。

“已为人妇夫人自觉你有没有?”

“你这在说本宫不守妇道?”

“本宫?呵呵!跟你的旧情人相见怎么样?”

“旧情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她想扑上去给他两耳刮子。

“说是要回门,也没见你和安爵府多么亲近,倒是借着回门的由头去见他,你们都做什么了?”

“你也好意思说,你把哥哥拘在宫里根本不让我见到。现在还来责问我?要不是回门没见到哥哥,我能无聊的去天涯海阁,能见到政辛?倒打一耙来说我?”

菲琳被问得急了,也不管你是谁,劈头盖脸的数落了下来。羽鳥更是郁闷,脸黑的够可以了,倒打一耙?她还敢说是倒打一耙?

这颗长得红杏,做法更是红杏,天天给他想着爬墙,才大婚几天,就念念不忘旧情人!还有理了?

“后宫的事务打理起来也不是那么轻松,你要是有时间还是慢慢钻研其道。来人!”

没等她接话,就看到他挥手叫来了外间的大福。

“传朕的口谕,以后没有真的首肯不准君后无故出宫,谁敢放她出宫朕就诛他九族”

然后说完也不看有什么反应,起身直走了出去。

稍晚,太后传召去用晚膳,席间过多过少的说了几句,大致意思听个大概,但太后还是喜欢她的就没有说什么责备的话,羽鳥全程没出现,正好自己也不打算见到他,嫁给他又不是卖给他了。

回到自己的寝宫,卓衣和睦月,如月都在,看也没看倒头就睡。

永康宫里,一身嫣红的镶贵妃娇媚的摊在羽鳥的怀里。

“陛下,陛下多日不来看望臣妾了,臣妾好想陛下。”

说着梨花带雨的样子更添了一份柔美,柔偌无骨的指尖轻轻在羽鳥的胸膛上滑动。

“爱妃,是朕近日忙的忽略了爱妃,怎么想朕了?”

在镶贵妃腰间的手,抓弄了腰间的痒肉,引得镶贵妃一阵颤动和娇笑,一低头更是准确无误的擒住了粉颈,在腰间的手也顺势上划到胸,不轻不重的揉捏着。

“啊~!陛下”

“是这样想朕了吗?”埋在颈项的脸微微抬起来。

“陛下,臣妾以为陛下迎娶了安爵府的君后,就不理会臣妾了那!臣妾好想陛下,陛下不要丢下臣妾。”

这一声声软语,尽是显露出对面前这个英俊绝艳的男人的依赖,很大程度上羽鳥还是很受用的。

“朕宠爱妃,朕今天就是来补偿爱妃近日思念之苦的。”

呵呵,那个祸水不把他放心上,对他用心的女人可多着那。

敢放祸水出宫灭九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