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懂不懂夫为妻纲

  羽鳥一进屋,翠竹就迎上前行礼,然后幅度很小的摇了摇头,眼睛微眯看了看里面的方向,抬脚走了过去。

“怎么?现在好多了?”

见她还是气闷闷得在床上趴着,环顾四周看着陈设和以往的不同,抿了抿嘴,镜子走向一边的软榻斜靠着躺下去,眼睛还一味的盯着这边。

“怎么不让御医诊脉?”

扭头瞥一眼那边的妖孽,没事躺的那么魅干嘛,看看那领口就差拉到肚脐眼了,这是要***鼻子冷斥一声。

“羽鳥,你要是这么想要孩子,这后宫的数量还不够给你生?要痴心妄想也得有本钱的,靠身份就能唬人啊?”

这一番话羽鳥听的云里雾里的,原本玩味的眼神也变得迷茫,但也只是一丝的迷惑,眸子瞬间冷冽起来。

“是说朕在唬你?还有痴心妄想?”

“不喜欢听,我不拦着你,镶贵妃那边可是有好多好听的等你那。”菲琳拧着小眉毛看着那个风骚的妖孽,伸手向门口一指。

楞了一下,细细揣摩这句话,喜悦在心里砰的一下炸开了,微微上弯的嘴角泄露了他的心情,这是不是说明她心里已经有了他了,纵使还没能剔除政辛的影子,但是她心里已经是让他进驻了,是不是?

也许菲琳自己都没意识到,也没有加深思考说的话酸酸的。明明这么剑拔弩张的时候,对面的他还笑的一脸阳光,仿佛偷腥成功的馋猫,被自己骂就这么舒服?还是重华说的那样,其实男人在当父亲之前都是小孩子?

“好,我知道了,不是怀孕就不是,你别急。”羽鳥故意曲解她的意思,说的一脸正经却一脸不要脸。

“谁急了?少往脸上贴金,谁急还用我来说?谁急,谁急你找谁去,立刻马上滚。”

微微拧了拧眉心,有点不是很中意她那小嘴里面蹦出来那气死人的话,但是他还是多少听懂了点,估计哪个不长眼的又去招惹这个祸水了,所以在他这撒娇了?羽鳥下意识的把这场所有人看来是撒气的场面,脸不红气不喘理所当然的称为撒娇。

“到底谁惹你了?镶贵妃?”

这么一说,原本喷火的小女人顿时写了下来,一声不知瞪了他一眼继续趴回去。

凉凉的扔出一个字“滚”。

“嘶~!”

对这个女人就是学不乖,欠教训,不在祭爵府生活就被养成这样,家教没有,涵养没有,就连女人的三从四德也没有,她懂不懂什么叫出嫁从夫,懂不懂什么叫夫为妻纲。

其实说完这个滚字之后菲琳也觉得过了,但是说都说了还能怎么的,后面没动静了,刚想回头偷瞄一眼,一个身影猛地扑上来,带着阴狠的眸子,死盯着她,像是要撕了她一样,脑海蹦过一个很形象的词能描述面前的男人,禽兽。

“菲、琳,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心。”

“滚开,我又没有心,也不是你的,你也不照镜子看看你自己,呸,脏。”

一个脏字彻底惹怒了羽鳥,看着她眼里的厌恶和恶心,他觉的快疯了,低头擒住不停嫌弃他的小嘴,狠狠地撕咬,直至满口的血腥味充斥在两人之间,原本不点而朱的双唇,不论是她还是他的都是一片殷红,但是一抬眸还是她那嫌弃厌恶的眼神,视线错开,他不想看到她这样看他的神情,低头狠狠地发泄似的啃咬着她圆润的肩膀,唇上红色的血沾染在莹白的肌肤上,格外的刺激着他的感官,顺路而下在她身上印下一个又一个的血红吻痕。

“真恶心,不要碰我,恶心,呕~!”

在意乱情迷之下,听到她的干呕声音硬生生的把神志拽了回来,也不管她的衣衫不整,上前轻拍着她的后背,脸上的阴狠已经被焦虑取缔。

“怎么了?又吐了,还是传御医看看。”

一把挥开放在背上的手,抓紧了胸口的衣服。“滚开,你走开。”

羽鳥今天一脸好几次被推开,这样的对待纵使再好的忍耐此刻也崩盘了。一把拽了回来,抓住她的双臂用力的摇了两下。

“到底怎么了?说,镶贵妃惹你了?”

这一摇差点摇散了她,到底懂不懂她现在还是很难受啊!他还有理了!

“难受,先放开我。”

看着小脸泛白的皱着眉头,顿时满心的怒火都遇上冰雹了,最后心不甘情不愿的绷着脸把她身子平放在床里,自己就在床边的位置倚着。

“说”抱着双臂斜靠着,老大不爽的脸就在那放着,大有不说就折腾的意思。

“外袍脱了,这股子香味闻着恶心。”白了他一眼,咬牙切齿的盯着。

羽鳥眉毛一挑,香味?镶贵妃?脑子转过来了,不可置否的把外袍脱下就扔了出去。

“然后那?”

“裤子也脱了。”

手放到腰带上,停滞了一下。

“你给我脱。”

“滚”一听这么无耻不要脸的话,一声尖叫就破口而出,外面离得很远的睦月啪嗒一下把手里的橘子掉了,皱眉看了看声音的方向,回头看了看橘子,任命的又拿起来一个剥了起来。

“好,好,我自己脱”

利落的脱了外裤,然后又斜靠在一边,歪着脑袋盯着她。

“还有什么?你一起说了,还是干脆我都脱光?”

“呸!你怎么不把你自己的禽兽皮也脱下去。”

“闹完了?现在该我了。”羽鳥就权当没听见最后一句,不可置否,他可没本事把自己的皮脱下去。

“该你了?你哈有什么好说,我要是不称职你大可以找个人来代替我。哼!”

转过身子也不搭理他。

“这屋子的陈设弄得还不错。”看看床上四角上的夜明珠,这不是进贡的月白夜明珠嘛!满宫里就四颗都在这当床边不灭蜡烛了。

“哼”几不可闻的哼了一句,也不搭理他。

“恩~!”想起刚进门口的那个琉璃盏世间就两盏,怎么还放到门口当走廊照明了?还有那个晶莹剔透的龙凤呈祥的调玉,湓大的白玉雕刻而成放在内间冬暖夏凉,怎么就扔到墙角当取暖器了?

懂不懂夫为妻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