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与镶贵妃第一次交锋

  第二天一大早,羽鳥就神清气爽的去早朝了,留下她一个在床上揪着被子咬牙切齿。怎么生气的是她,最后受苦的还是她啊!

“娘娘,弘辉殿有姑姑传话来,说太后请娘娘一同用膳。”

翠竹低头走进来,说完抬起头准备上前服侍却一脸潮红的‘啊’了一声转过身去,又悻悻地转过来不敢看自己。

这是怎么了?见鬼了?低头看自己身上跟个斑点狗似的,欲哭无泪。

“娘娘,奴婢给您去拿那件浅蓝的裙子吧!天冷了,还是多穿点好。”

“去吧!”

多穿点好?这明明是说还是把身上的印记都遮住的好。

没想到一进着弘辉殿,殿内还有一个——镶贵妃,转头看了看重华,又看了看一旁的辛陶,走进去行了礼。

“给君后娘娘请安。”

“恩!起来吧!”

“嫂子”

辛陶乐呵呵的一把把她拽过去,神秘兮兮的紧靠着耳边。

“嫂子,我哥哥对你好吗?你现在这是专房之宠啊!”

翻了个大白眼,她怎么不知道他对她好?除了压榨她,剥削她,就没别的好事了。

辛陶的一句嫂子让一旁落座的镶贵妃,眯了眯水一般的眸子,眼底划过一丝嫉恨,但是很快便收起这丝情绪,依旧高贵典雅,笑靥如花。但是这一切都没能逃过重华的眼睛,一旁的艺奴也看在眼里只是和重华对视一眼,没说什么。

实在是忍受不了辛陶这样无尺度的问下去,抽了抽嘴角,任命的低喘一口气。

“母后,昨日琪朵雅已经进宫了,她现在有身孕万万不能马虎,我让她进驻天心筑,这样离我那离陛下那边都要近,方便照看。”

“是嘛!都进宫了,你安排的很好,供应上你亲自照料哀家也放心。”

“母后尽管放心,我一定尽心照料,毕竟是陛下他头一个孩子,琪朵雅之前身体不大好,这些日子我就让她安心调理,等稳妥了再来见母后。”

“哎呀!考虑的这么周到,哀家哪有不放心的!以后这后宫的事情,君后自己斟酌着就是,镶贵妃虽然帮助哀家打理一段时间,但是终究不是法子……”

重华还等说完,镶贵妃急着接口。

“太后,着娘娘当进宫,有很多事情还了解,臣妾会在一旁帮着打理来分担的。”

被打断的重华有些不悦的转头看向镶贵妃。

“镶贵妃,君后已然进宫了是中宫正主,本该就是她分内之事,你的身份怎么能代为效力。”

“是啊!嫂子的能力在进宫之前,母后和哥哥就知道一二,这后宫打理自然也不成问题,镶贵妃多虑了。”

一时间被辛陶噎住了话,脸上有些挂不住,张口几次最终浅笑的下拜。

“臣妾并没有喧宾夺主的意思,太后明鉴,公主多心了,只是怕君后娘娘一时间吃不消宫中琐事,臣妾也是想为君后娘娘分忧而已。”

“镶贵妃有心了,母后,近日来我一直在看内务府呈上来的内务薄,多少还算有些头绪,有什么不懂得,母后在这,臣妾时常看望母后时讨教一二,有母后亲自指点,必定事半功倍。”

“对对对,嫂子说得对。”

“恩……!也好,有什么不了解的尽管来问哀家就行。”

镶贵妃看着这三个人一唱一和,脸上还是一派甜美的笑,但是袖管里面的手攥得紧紧的,指甲嵌入血肉,泛着青紫的手指,已经失去了疼痛。

太后一早就传召自己来用膳,却削去自己协理后宫的权利,全权交于那个女人,怎么让她不气不恨。

辛陶得意的看了一眼那边的镶贵妃,熟络的拉起菲琳的手,话着家长里短的,重华也不制止,一味额看着姑嫂两人笑,镶贵妃却如坐针毡,碍眼的场景碍眼的人,端庄的起身。

“太后如无别的吩咐,臣妾府里还有没打理完的事务,以便早交于君后娘娘。先告退了。”

重华只是瞥了一眼,挥了挥手,依旧看向聊的正欢的两个人那边,攥在手心的手指更加用力的攥了攥,后退了两步,转身之际,横了那边一眼,那一眼充满了野心和嫉恨,脸上甜美的笑容不在,冷若冰霜,然后款款的踏出殿门。

与镶贵妃第一次交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