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沙之梅花四朵

海边边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堆沙之梅花四朵

  “过去……”

天真的她……一笑!脸上两个甜甜的小酒窝就露了出来!

在一辆长途大巴车上,几个姑娘坐在一起看着她,都不由自主的往自己的腮帮子摸了下,随后一个个都苦着张脸,那表情的确有些让人特别的惊讶,她没说;但她知道,不就是比她们多两个小酒窝么!不过……这对一个十八岁的她,自然的在她心里多了几分志豪,接着她笑了笑又说:

“过去……是一幅画!只是我们看不懂。”

此时,有个女孩说:“又是过去……昨天在家里吃饭时,我爸还很神气的说:“你再不管怎么样,我跟你妈在你读高中的这几年,差不多都把命拼进去了。说起来我们过去啊……”过去!过去!我是听不懂,什么都是过去、过去,你爱说就说现在吧!

另一个女孩还十分搞笑的接着说:“远望山来近望水!说什么都可以,反正都是话聊,又不伤大雅。”

“ 我不是吹牛,是从老人们口里 “捡” 来的。我想把这个“女人”从故事中 “拈” 出来,让大家评评理,一路上也开开心。”

“过去的一个女人?”坐在她旁边的另一个女孩说。

别说,小酒窝姑娘真还十分的淡定!

“据说在若干年前;在一个相府爷家 。这个相爷家有个女儿叫三姐。三姐是个烈性女子,暂不说她烈性如何,因相爷官大有钱有势。不想那天彩楼招亲。好大一个“绣球”,那一天可是风和日丽啊……彩楼下可热闹非凡,彩楼上的三姐却不屑一顾的照直往彩楼的最边上走去,此时彩楼下一阵呼声!但见那三姐二话不说,堕手就将那绣琜往空中一抛……相爷一看,完了!那绣球在空中翻了几个跟斗,还在几个秀才的头顶上弹了几下,却稳稳当当的掉进了一个叫花子的怀里。

“你说的“叫花子”是乞丐吗?那人好福气!”

’我看……未必。‘

“ 听我说;”

“好听好听!继续说。”

绣球落在花子的手里,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心想;这真是喜从天降,却不想悲从中来,但见三姐她爹怒目圆睁,气得头顶上直冒青烟。见此情景,那个叫花子被吓得浑身发抖,却紧紧抱住那绣球不放。便一口气穿过训马场,来到一处马刨井的地方,不停的在哪里喘着粗气,欣喜中他仿佛记得;曾经在相府门前见过三姐……不过……在那个年代,这等事,那是绝不可让女儿任性的。相爷怎么会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乞丐花郎呢。

“ 我想……在那众目睽睽之下,那相府爷也不敢胡来。”

“虫往地上爬,鸟往天上飞。这是哪门子事,跟我们有何关系,这女子虽然有她的可敬之处,那年代三分地可以养活自己,七分地可见那喜上眉梢,爹妈昨天用过的’小火柴‘,我们也未必知道它是多么的廉价,可你能估计出它的时代价值吗!

“继续说,”那女孩又说。

“其实我们大家都是初次相见,但我知道;都是背着爸爸妈妈偷跑出来的吧?”小酒窝女孩说。

“是……又怎么样!你不也是偷着跑出来的吧?”靠在车窗边的另一个小女孩说。

“你管别人那么多干嘛,听她说那个女人吧!”

“那个女人……!”小酒窝姑娘笑了笑,又继续说:

——红鬓烈马是相爷施展的小技,心想:那花郎非死不可,哪想到那乞丐花郎真是命大!烈性马通人性啊!只是在那练兵场上狂奔了几圈就乖乖的站了下来。这段爱情故事后来就这样成了个传说!烈马成全了花郎的这段姻缘。其实那花郎当时就知道不可能,堂堂的一个相府小姐,提鞋的份儿都轮不到他……再说!那相爷是谁呀?相爷啊!见他旳官员都要低头三分。哼!一个花郎……要饭的!

“ 那相爷不同意?”

“你看,故事才开始,就全都傻眼了。”’突然这姑娘将自己的嗓音一变,是个老头的声音。‘谁敢顶撞一句,定要你的人头落地,用得着跟他翻什么脸。我说的是过去……而且是家里老人们没事时摆的‘龙门阵’。

“你钟情于过去?”

‘探索起来,有时却很有意义。

“后来呢?”

“后来……”

那姑娘吸了口气,此时说话的语气倒是开始有些认真起来,“只是啊……相爷府上的这个三姐,这下不干了,听她说:“大人说话不算数,小女子要反了……”起初!她老爹只当是一句笑话,嘟嘟嘴,还逗她笑笑,随知三姐收起东西就要随那花郎而去。

“真的是烈女哈!”

“ 客庁”里,她老爹脸色气得铁青,一阵的吹胡子瞪眼睛,直把那腰间的袍带抖得哗哗做响,说:

“谁敢去!打断儿的双腿。”

三姐说: “你就是把儿打死,女儿的魂也要随他而去。”

‘“太可怕了,那小女子多大啊?”

老人们在摆,我就在听,啪啪啪……我仿佛就听见她们父女两在客厅里 “三击掌” 恩断情绝。”

“太可怕了!过去那片净土掀起了波浪。”

“是不是吹,我不知道,伹见那 “后山” 的丫口上, 花郎的拾担干柴米八斗,三姐寒遥度春秋。这可是有史可鉴。一度……守洁十八年啊!

好象还有这一本书……哈哈哈……大家笑了。

第二章

大巴车一直在那高速路上奔驰着,车窗外的风景,姑娘们都看花了眼!一种从所未有的感觉,这真是天外有天啊……那窗外的世界,不正是姑娘们梦想的未来吗!突然有个姑娘唱了起来…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个好姑娘……

这时候大巴车里有人说了句:“高兴不知愁来到。”

大家朝那女人看了一眼,可谁也没有说话,大巴车依就向着前方驶去。

“今天,我们也来个“三缘掌!”

“不是三击掌吗?”南花问。

东花说:“你说的是那个三姐。可我们不是,因为我们比她有更好的人生……”

南花接着又说:“唉……还是别说太远了,就说我们自己吧,那远古之人跟我们不“现实”。”

西花没说话,只是不停的像着那个女人看去,北花也看了她一眼,随后说:“三缘掌是什么意思,该怎么讲?”

东花此时内心突然也感到有一种沉重感,其实她也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十分健谈的姑娘,当她发现姐妹几个都是同样的命运时!她有更多的担心不是围着她的几个姐姝,而在家里等待着她们早点回家的爸爸妈妈!此时东花旳眼圈开始有些湿润起来,是否有一种特别后悔的感觉,怎么一个女孩就这么野性呢!难道大家背着爸妈偷跑出来时,真的就一点没有去为自己的爸妈想过吗!高中三年,贫穷的爸妈负出了多少汗水和艰辛,吃尽了多少苦头与无奈。她是生长在一个完整家庭的千金,在爸妈心目中,自己就是她们的全部!她难以理解此时此刻夕阳之下爸妈的心情,但她知道毎天只要到了这个时候,爸妈就一直会站在门前看着自已正从学校向她们含笑着走来的女儿……

她旡心的像窗外望去,她仰头看着行礼架上跟随她高中三年的那个书包,她不由自言自语的在心里说:“是你为我装进了爸妈的希望,也是你将我拒之在通往大学之梦的门前,我恨你三年来在我的背上敲打得太轻,……那一天我本想让你永远离开我的世界,却为何我又要将你小心的保护起来!

西花:“姐,你想的啥?什么是三缘掌。”

“五年之內,留住我们的青春!五年之内,留住我们的单纯!五年之内,实现我们的梦想!

“嗯!”

“嗯!”

“嗯!”

东花突的一下从坐位上站了起来,“你们想啊……这天下一时,巧遇于此,应是上苍的安排,缘聚我们姐妹四人!这就是缘份。行不?要行我们就来击一下!”

北花突然冷冰冰的说了一句;“一切都是浮云!”

哈哈……哈哈……

这是大巴车上一个学生模样女孩说的话,该女孩坐在车内最后排靠窗的位值。她身边坐着的另一个小姑娘跟她年龄相当,在她们前排坐着的也是两个小女孩,看样子也是学生模样。看似年龄相当,又是初次出门,恰好大家又都挨坐在一块,哪有无话不说的道理。虽不认识,却一见如故!小酒窝女孩最先自报名号,也许是同病相连,便自告奋勇的一个个将自己的美名报了上来。

去沿城!

这正是姑娘们的目标!四个姑娘的话可就没完没了。沿城是个好地方!在家就常听去过那个地方的人说:那地方,有大海、有沙鱼……这也许就是姑娘们听得最多,感受得最深的地方之一。因为她们的家乡离这个城市太远太远。

“ 打天下!”……不知深浅的姑娘们!你们真不知道这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么,就在你们既将迈出的第一步,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吗!你们知道前面的路有多么的危险吗!大海可以把你们卷走!沙魚可以把你们呑食!说什么:人生不看看大海,不逗逗沙魚,又怎能见到彩虹。

可怜的爸妈还在为她们贪懒的女儿做早餐呢……

蓝天在心中,正等待我们出发。

两地相思情!

每年时逢这个季节,沿城商人的大巴车就会开进这个小小的城镇,这是一个发展不大的小镇,大批的打工族就是他们的热客,这一天她们赶上了这辆通往沿海去的末班车。

遥遥晃晃的大巴车上,几个姑娘就这样“天真”狠心的离开了家乡,离开了亲人,踏上了征途。在她们姐妹四人中,小酒窝女孩名叫东花,她跟南花西花和北花同是一个小镇的。

南花姑娘说: “如果我是生长在大城市,只要爸妈的辛苦钱能够供我读书的学费,考上个大学绝不是梦!”

接着说话的是西花, “我相信我的能力并不差,没办法,打工的爸妈就那点钱,我还要负责所有的家务,晚上没时间看书。”

北花年龄最小, “我读书,家中倒是不缺钱,就是爸妈不给力。她们也希望我多读点书,又怕我往外跑,我也知道,爸妈就我一个……”

接着西花又说: “我要是有你这条件,就非得好好读书!”

东花出众,稍大她们一点, “既然都出来了,就得有个出来的样孑,我承认,我是偷偷跑出来的。”

“我是扯谎出来的,突然就这样走了,就感到很对不起她们!” 南花补充说。

听她们这样说,北花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别说了,谁又不是偷着跑出来的,要是爸妈她们一天不见我……”

东花又说: “别说了,都是偷跑出来的,其实;现在我大脑一片空白,要不……我们都回去吧,”

南花说: “真的到了沿城,我们又人生地不熟,怕……”

“姐;都出来了,就听你的,我不想在家里过一辈子没意义的生活。”西花是想好了才说的这句话。

东花说: “其实我们之间大不过月数,小不过天天,不说落榜生三个字难听,就凭我们能背着爸妈偷跑出来,不是为了逃避現实,我们就应该出来学点什么,敢于碰撞这个不現现实的梦。所以;我们出门绝不是仅仅给别人打工挣几个钱的问题,我们应该把失去读大学的梦,在我们的打工路上体現出来。七道彩光,我们是唯一。”

“只是;这第一步迈出来容易,以后想收回去就难了,还许我们这时候所想的是不是真的太天真了,说不定我们的爸妈正在通街旳找我们。”北花说,

东花又说;“所以;我们到了沿城下了车,第一件事就先给自已的爸妈打个电话,”

“我知道爸妈会找我,出门时我就把手机关了,”南花说。

“我也是,”

“我也是……”

堆沙 ● 第 三 章

坐在旁边的几个大人,大多是多年在外打工的同行,听她们一个个谈得心惊肉跳,神采飞扬,声如欢歌面如画。面对这几个初次出门打工的小女孩,看着就有一股揪心的痛,他们是经过大城市走来的人,不同的家庭,不同的生活,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环境。这种现象也就不觉得奇怪了。恨就恨这地方太穷太落后,虽说出门打工是对自已人生的一次挑战,可她们还只是些娃啊……

车上的很多人都时不时的将目光投像她们!

“姐;既然我们大家都是背着爸妈偷跑出来的,能走到一起出门来打拼,我们就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在一起,互相也好有个照应,”西花说。

此时;东花很坚定的说;“不行,我不是来打工挣几个养命钱的,也不是出门来看热闹的,要记住我是怎样出来的,又该怎么样回去。这就是我要找到的最后答案。”

“我需要一张’创可贴‘,那是一个陌生的地方,一定有很多伤情的地方。”说这话的人是北花。

此时,东花的这句话,虽然声音不大,却很有一股震撼力。大巴车里有人像她立起了大母指,只是离她不远的那个妇女却在不停的摆着头,是她身边一个男的撞了她一下,那意思是要她少说话。

南花开玩笑的笑着说;“实在找不到钱,就嫁个有钱的老公也行。本姑娘过几月就满十八岁了!”

“嫁人呢肯定是早晚的事,看来东花姐的话,你一点也没听进去。你偷着跑出门的目的只是为了想找个有钱的老公吗?”西花说。

北花年纪最小,却在姐妺中长得最水灵的一个,说起话来也感觉特别的甜!只听她说;“真想去靠男人吃饭,那就没有必要出来,我听东花姐的。”

“ 敢不敢三缘掌?就是我刚才说的那句话。”东花说。

“既然都敢偷跑出来,有什么敢不敢的,不过;我们先听听你的想法,”北花说。

“我们刚才说的都只是一句玩笑话,我虽然是偷跑出来的,但是;我绝不会给自已的家人丢睑。就是东花姐说的这句话;我们是怎样出来的,我们又该怎样回去。听东花姐说吧!”南花又说。

西花揺了摇头;“如果我们都是男孩,就是走遍天下都不怕,毕竞我们都是些女孩子,就我们这水平,要想奔出个好的未来,实再是太难太难,在家里就有人来提亲了,好在爹妈不湖涂,只望我能多读点书。谁想到……”

“那鬼地方;媒婆专找这种钱,我都遇到两次,被我老爹吼滚了,”北花说。

“你就该答应,哈哈哈……”南花说。

北花头一甩; “答应;答应你个头啊,本姑娘是愁嫁的人吗!”

“好了!好了!听姐说;我说的也是这个问题,因为我们都是背着爸妈偷跑出来的女孩,一个人孤身在外,免不了会碰上什么色狼酒鬼之类的人,还有一些甜言密语的男人,因为我们天真,单纯,好奇心强,不小心就很容易吃亏受骗,还有我们年青感情也容易冲动,一但真正被情所困,那就别想有什么出息了。如果要想证明自我的能力,就必须要有一个清醒的头脑,出门在外,即便是真正关心你的人,也要加倍的小心。”东花很有囗舌的说。

“只要能站上至高点,就能控制好自己,虽说青春是爱情的导火线,只要明白这个道理,前面的路就好走,”南花又说了一句。

西花又笑了;“我倒觉得不能一概而论,说不定遇上个真心爱你的那个人,说不定在成功的路上还能真心的推你一把。”

“敢不敢三缘掌!”东花又问。

“什么三缘掌?”

其实;话说到这里,东花心里也明白,她没有权力去阻止别人对生活的选择,但是;她坚信姐妹们心中都有一棵纯洁的心,都有一个梦想,绝不是因为家中吃不起饭而跑出来,即便是被拒之大学的门外,青春的热血依然沸腾,出门不就是想干一番事业来证明自已吗。背着爸妈偷跑出来,这已经让爸妈很伤心了……她决心要混出个样来。

“看见了吧!”东花微微有些激动的说;“窗外那些高耸入云的电梯房,都是强者象征的地方,有钱人一甩手就是几十万几百万,我们为什么不能,难道这片蓝天就是他们的吗?我要说;我们来了!就为这块蓝天而来,就为我们苦了一辈子的爸妈而来。就为我们高中三年的失利而来!我们是女孩,别人眼里的肉丁,但是别忘了中国这块土地上到处都有巾国的英雄,我们就箕无能改变家乡的落后面貌,至少我们可以对得起家乡的父老乡亲。对得起为了我们而无怨无悔起早堔黑的爸爸妈妈!志立常,希望就在我们的手里,常立志,我们就会被人踩在脚下。

今天,北花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她像一朵山茶花,一阵轻歌燕舞,乡音悠然韵味十足,水灵灵的小脸蛋上,是白里透红红里透白,一双会说话的眼睛闪烁着一道文中带柔柔中带钢的光芒。这是她人生第一次离开爸爸妈妈向千里之外单行,这一路上有姐妹们的陪伴,乡里人的护航,有一种自认为已经长大的感觉,一时间她心肺加热,头脑发胀,早把自己的爹娘淡忘在那山间的院落里,她一直在设想着东花姐刚才说的那句话……

“ 我为这片蓝天而来。”

她心潮起伏,感动不已,一下从坐位上站起来;“我是一朵山茶花,身怀绝技谁怕他。 我们在千军万马的打工潮里健长,不学别人理长论短,只学她人一技之长,他们会告诉我们该怎么学、怎么做、怎么去创造发展自已,她们就是我们的老师,我们的父母,我们的兄弟姐妹。拿她们的东西,学她们的经验,来开创我们的未来。”

“说得好!姑娘们。”坐在一傍的一个中年男子终于被她们的精神感动得站了起来,只见他结实的身板从随身而带的包里取出了几瓶矿泉水,兴奋不已的给姑娘们递了过去,

“古有一个王宝川,今有一个樊梨花,你们是家乡的未来!是我们这代人的骄傲!看到你们今天的这份激情,虽我无能,但绝不放弃,今天……我就看到了家乡的希望。”

’“ 做一件有意义的事……”北花的耳边突然回响起爸爸在雨林中时常对她说的一句话。

堆沙之梅花四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