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堆沙四至六章

  有多少迷茫的人生,心伤在这赶车的路上。却有个花开的季节!唤醒了多少成人的梦想。阳光西晒起薄云,一夜,,风洗面来。东花。南花;西花,北花正面面相观着。

‘’你们知道十八岁的音符是什么吗。‘北花问。

十八岁……

十八岁!是成人的标志,

十八岁!是梦里的春天。

十八岁!是人生新的天地,

十八岁!正是那初升的太阳。

“ 敢不敢三缘掌?”东花又说,

“ 敢不敢三缘掌”北花跟着说。

此时;一位四十左右的阿姨站了起来,她从东花的脸上直看到北花的脚下,她知道……这就是天真,这就是单纯。你别看她们那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就在此时此刻,孩子们的心灵更加显得非常的脆弱,可我们现在的很多父母,未必能真正的为她们这些孩子想过。

这是一个母亲的眼神,她知道自己是说服不了这些姑娘的,但不管怎么想,不管自己出于什么目的,她必须得多一句嘴。她淡淡的对着几个姑娘笑着,亲切而又慈祥的面容,她的声音不大,话语轻松干净而有力。

“回去吧!姑娘们……这一路上,阿姨也一直在听你们说话,如果阿姨没有说错,你们至少离十八岁还差三个月,还不到十八岁,在阿姨的那个年代,你们已经了不起了。这里,阿姨只想跟你们说句真心话,现在,家乡再穷,也不多你们几个孩子,我相信你们的爸妈还养得起你们,今天的失利,是明天的坚强,是的,我们是谁也不想看到今天的这个结果,既然我们面对了,就去接受爸妈对你不公的抱怨吧,你们这样冲动的离开了爸爸妈妈,不仅没给她们带来丝竟的安慰,反而会把她们内心伤痛的口子越撕越大。我也是一个孩子的母亲,看着你们今天的这份天真和单纯!没考上大学,这不是你们的错,我相信爸妈不会怪你们,她们也看到在这三年里,你们已经努力了,无须自责,用你们的真情轻轻的靠在爸妈的肩上!累了困了歇一歇,高兴的时候笶一笶,心伤的时候就放声的哭出来。天之大,莫过于母亲怀抱的温暧!阿姨没读过几年书,但,这并不能说我们的人生就不精彩了,爸爸妈妈也不会因为你们失去这次机会,而将你们拒立门外,你们这样偷偷的跑了出来,这才是真正让她们感到最伤心的时候。”

此时大巴车里的空气好像有点不那么新鲜,大人们的这一路里程,有一种特别的兂奈,多少年来不就是这样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又拖着疲惫的身躯去吗。她们是一群来自各个大山里干粗活的体力人,乡音再浓,不就是为了那个小小的家吗!她们不善言词,却也清楚自己是何等的人物……曾经不知有多少赶路在车上的人,被人骗过、遭人恐吓过、还有被人曾经在车上狠狠的暴打过,那些家伙不都是认准了她们这些人吗!今天不想那女人的一番话,却让整个大巴车里沸腾了。

想想也是,就这些男人来讲,头上是年迈的爹娘!膝下是待养的儿女。一个家的担子全压在她们的身上,真正又能有多少时间陪伴在她们身旁,那女人说得没错。看着眼前的这群姑娘,可怜的爹妈,可怜的这群孩子……

有的噜噜嘴,却又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或许她们的孩子没让她们如此担心。

然而坐在一旁的另一个大叔说; “你们都是些女娃子,想出来看看,也未必不是件好事!只是;不告诉爸妈,这就是你们的不对。刚才这个阿姨跟你们所说的这些话,我出门打工这样来来往往十多年了,还第一次听到这样善良而又滋祥的话,我这心里都感到一阵暧烘烘的,如果我女儿不是生病在床,我想她那天真活泼可爱的劲儿,也一定会跟你们一样,不过,你们今天做的这件事,大叔也不赞成。当然,你们这样做的目的,大叔也能理解,这就说明你这几个孩子心里有也苦啊!”

姑娘们虽然把头埋得很低,一双双精灵的眼珠子却在不停的相互交换着。

正在你一言我一语的时候,刚才那个说尖尖话的女人,突然间她又故意的在坐位上大声的干咳几声,接着她还一本正经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随后悠悠自然的像几个姑娘们靠近。她个子不高 ,看去却像一个小有成就之人。说话间她口齿不太清楚,还一阵的南腔北调。大巴车里没人认识她!不过,看她那有些刁蛮的样子,姑娘们称之为“时尚”。这话确实不假,虽不是什么浓眉大眼,女人的身上却透发出一种傲气十足的样子,她那双眼睛可以看到窗外的蚂蚁在树上攀爬,再看人家的打扮,不仅衣着得体,落落大方,不难看出这是个见过世面的女人。

北花暗暗的偷看着她,不知为何她突然用手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东花却不知所措,见她傲气满满来势有些凶猛,也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奋不顾身的向她靠去,便将几个姐妹恰好的档在了身后。“对不起阿姨,请你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

“我不叫阿姨,别人都喊我叫气球,你就称我气球吧。”

女人的这句话,却让全车人都笑了,可她的诡异,还是让很多人更多了一份小心。

“你叫气球?”北花却一点毫无畏惧的看着她,“看你这一头的金发,却这水波太大,难怪你让人看去,就不那么喜欢。”

“ 喂!我说这姑娘,是我这样子不好看!还是我这身材吓人?你当我是只老虎,把你们吃了不成。”

“你猜姑娘我是怎么知道你就是我们本小镇的人?其实你这样子一点都不可怕,反而你真让我有所感动!”

“北花,你疯了……这样的人,你还敬佩她!”南花指着比花怒吼了起来。

“你这姑娘好眼力,”声称气球的她轻轻的向北花点了一下头,随着又将目光转向南花,“这姑娘说的也是,不过……你可以不敬佩我,但你得必须遵重我!”

东花一直站在她们的中间,她正面对着气球,“你是一个大人,又何必与我们这些孩子计较,如果真的对你有得罪之处,我给她们跟你赔过不是。还望你阿姨回到坐位上去吧!”

突然听那女人说:

“不行!”

东花紧紧的追问道,“为什么?”

堆沙 ● 第五章

突然这声称自己是气球的女人,随手一把就将自己截在头上的假发抓了下来,还原了一个本土人家女人的真实面目。她的这一举动,突然把整过车厢里的人都惊呆了。

“这女人戴的是假发,”

“那假发倒使这女人像个三十来岁的样子,还有点洋气。”

“现在不正是这样吗,人也可以造假,”

“话不能这样说,毎个人的生活不一样,她戴假发的样子,却能给人一种美的感觉!这有什么不好。”

“说不定她是干那行的……”

这时候,北花只是向那几个女人看了一眼。

气球早就听到身后有人在议论她了,可她仍就没听见一样,一双眼晴直在几个姑娘的身上搜索着,然而当她的眼光又一次投向北花时,却不想被北花狠狠的恨了一眼。见北花将脸转向一边时。

“你们还只是个孩子啊!这样偷跑出来就是不行。刚才这位阿姨说得没错,没考上大学,这不是你们的错,我知道现在很少有人爱管闲事。不过,你们今天遇着了我,这闲事我就管定了。”

跟别人顶嘴,北花有些小聪明,“你爱管闲事,咋就不管管自己,你没听见前面那些人说你什么吗?我要是你就不该将你手中那玩意从头上摘下来,要不是这样……是称你为大姐呢还是叫阿姨!”

“北花!”东花有些听不进北花的话,便转身对着她大声的吼了起来,“这位阿姨说得没错,我们是笫一次出门,是背着爸爸妈妈偷跑出来的。听听别人的意见有何不好,没想到你连别人的这点关心都不接受。”

“姐,你相信她真的就是个好人吗?”

“她是不是好人!姐心里清楚,至少在这车上她骗不了我们。”东花说。

西花有些搞笑的说:“我倒是感觉她那假发特别的好看,现在不就时兴这些吗!或许别人是真心的关心我们。”

这时侯,车厢里最前面传来了几个女人叽叽喳喳的声音,这声音分明是在嘲笑这个截假发的女人!有的男人听不进去,特别是靠近几个姑娘身边不远的那个大叔。“孩子们,别听那几个女人的鬼话,她们都是些干粗活的人,卖苦力挣钱,虽说现在的日子比那些年要好些,可还是苦了自己的孩子。我们之所以要出门来打工,不就是想给家里人过得好些,如果有一天我们的家乡也跟那些大城市一样……只是啊,就凭我们这双干粗活的手,又怎能把家乡建设得好。要知道;像我们这样的家庭真正能读上一个高中的娃娃并不多,你们是幸运的,就听听这俩个阿姨的话吧!这车上没有外人!都是一个小镇上的,哪一个山脉咱们不清楚,哪一条溪流咱们没走过……老太的背上背的都是娃啊……尖嘴山口盼娘归啊!”

“这个大哥说的这话真没错!虽说现在日子是比以前好过得多了,只是,这一切凡是去过大城市的人都知道,我们不缺这把力气,不缺这点吃苦耐劳的这点精神!我们缺的是文化、缺的是知识、缺的是技术、缺的是科学!刚才这位姑娘说得好;出门打工不是为了那几个养命的钱……从这点;阿姨就知道你们有文化有知识。既便要出来打拼,也不该偷偷的背着爸爸妈妈跑出来。当初我们是把孩子丢在家里,远离家乡亲人出门去打拼,那是一种无奈的选择。看起来我们好像有所改变,如果真的只是为了生活,在这车上年长的每一个人都有深深的体会……只是,每当我们一次次的回到家里,便能从孩子的笑声中感觉到昨天的孤独与寂寞,我在打拼的路上哪一天想的不是她们!我知道;面对孩子,作为一个母亲已经犯下了一个无可奈何的错误。今天我只是想用我的经历告诉你们几个姑娘离家的冲动,别这样……偷偷的把爸爸妈妈甩在身后,别让她们筑起你们的快乐时光圈宿在阴暗潮湿的小屋里,呆待的目光里包满了一个母亲的心酸与泪滴,看不到你们回家的身影!她们内疚、自责,直到第二天冲忙的赶往在打工的路上,还许……”

“阿姨,你说得对。或许我们是真的错了,”西花第一次从坐位上站了起来,她看着叫气球的女人。“爸妈虽然也很疼我,可我们家的情况糟糕透了,这几天爸妈的毎一个眼神,都能让我感觉到;她们太累了,对我也失望到了顶点。”

南花只是低头不语,北花却跟气球这女人神枪舌剑的游说“风云”。东花看着她,心想;好一张灵牙利齿,只怕这样出门去会吃大亏,听大人们说:给人打工干的尽是些苦差事,要嘴皮子说不定还会招来一阵的“狂蜂乱炸”,不行!等下车后我得先管管她这张嘴。

“今天,我不会选择你最后的希望!但是,我会记住你的这腔肺腑之言。在我离开爸妈之前,就作了最坏的打筫,我可以干最苦最累最脏的活,但我绝不会再让爸爸妈妈为了我去十几里外打工挨冷受饿,我们心中有梦,未必跟你想的一样。这个苦!只有自己经历过、碰撞过,哪怕是被碰得体无完肤,也要试试。”

此时有些无语的气球女人,真有点那种多管闲事的感觉,不过,凭着她多年在外的蹉跎,是否感觉到有一股新的力量在不停的冲击着她。一时间她心里显待很复杂,很想将自己心底里的一个秘密说出来,突然感觉到这车厢內静得出奇,明显的是姑娘们的自信冲垮了她刚才的那种狂妄。“不行!”她在心里想着。

“苦不苦,都不应该出来,外面不小心遇着坏人怎么办!爸妈养你们这么大不容易啊,阿姨说得难听点;去给别人打工还不如在家帮爸妈煮几顿闲饭吃,有条件在街上随便摆个小摊,也比出门打工强。”

“这话,你说得就更差了,尽管我们没有考上大学,也未必完全是块废料。”北花说。

“那好吧……”气球女人徴微的笑着,“既然阿姨说不过你们!下了车你们几个就与我回公司去,这几天我包你们的吃、你们的住,直到我把你们一个个送回到你们爸妈的身边为止。

堆沙四至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