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堆沙七至第九章

  秋的季节,太阳的强光正悄悄的移动着方向,时不时的照在几个姑娘的脸上,这天早晨,四个姑娘面对大海,心向着蓝天,柔自出内心深处的一番感慨。当她们离开海滩来到一家早餐店里,各自点了一份早点,姐妹几个象着不同的方向去了,北花最后一个离去,她心想:“就这样走了,我们以后还有见面的机会吗。”突然一阵诲风吹来,北花感觉好孤独、好凄凉,无奈的她只好象着海滩方向而去。

十八岁;是人生最辛福的年华,十八岁……当她们大学之梦沉底时!

她们选择了这样。

正当理想脱离于现实的时候,几个姑娘流着眼泪暗暗的离开了生她养她的这块伤心之地。姐妹四人;大姐东花,二姐南花,三姐西花,北花最小。自称梅花四朵。

梅花赖寒,诉说着一个个春的故事……

陌生的城市,这一天北花最惨,北街上;她找不到歇脚的地方,她第一次感觉到语言不通的痛苦,直到夜幕即将来临,北花仍漂流在沿城街边的尽头,满脑子的空白,十字路口,她……流……泪……了!

地处陌生而迷茫,她恨东花为什么非要在这十字路口,毎个人去选择自己的落脚方向。大家不是才第一次出门吗!你东花凭什么非要姐妹们这样去做?我本来就喜欢大海,却让我背着大海向着前面的另一条路走去,难道这就是你当大姐的权力吗?北花一路走着想着。夜静了下来,她不知到了什么地方,随着她又倒了回来,看着这人来人往,她心里骂着:这该死的鬼地方,我怎么就连一句话也听不懂啊!

这一夜……她感触很深,看着刚才还是满天星斗的蓝天,转眼间头顶上就布满了厚厚的乌云。这一夜她不知道自己该落脚在那里。眼看这无情无意的鬼地方快要下雨了,便在一家服装店的门前停了下来,天边的闪电越内激烈,声声闷雷像催命的魔鬼,一下将她心怀的那个梦想击得粉碎。其实这时候她特别的恨自己,分手时东花姐就一再提醒过她;好吃好玩的千万别先放在心上,首先得将自已的落脚点找到……直到此时她才明白,她正处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

街面上一群群路人的笑声,一次次抅起了她心灵最脆弱的地方。“……北花啊北花,你不是总想离开爸爸妈妈出来看看吗!看见了吧,这一切跟你在家想的不一样。”

昨天的北花!

北花在家取名雅雅,意如爸爸妈妈的掌上明珠。在赤峰镇古西村里算是个家庭条件较好的人家,因为爸妈的勤劳,俭吃省用在小镇上开了一家小小的食品店。每天都是这样▁▁▁▁早出晚归。就在高考落榜的这天,她正在小店里给爸妈帮忙。回家时还跟她爸爸要了参百块钱,说是想买些穿的。拿着钱,她还特别的对着爸爸说:“爸!看你这起早贪黑的,以后要多注意下自己的身体。”想到这里,离家在千里之外的她……偷偷的哭了!

那一天她 回到家里,雅雅没有哭,早早就回到自己的小屋睡觉去了,她手机关了,电脑的线拨了。虚虑的网络世界被她抛去老远老远……那天她清楚的记得,她赖床了,赖得没有了以往的底气,直到天黑尽了,爸妈才从三公里外的小店里回到家里,只是;可怜父母忙于生计,每天回家都是很晚很晚,她不曾给爸爸倒过杯茶,也不曾给母亲煮过顿饭。只因为她是爸爸妈妈的掌上明珠。

爸妈回到家里,见女儿已上床休息,便不想去将她叫醒,母亲本想去唤醒她,疼爱她的父亲却说;“高考成绩没下来,这孩子一天就不会高兴,有压力啊……你就别去吵闹她了。

“谁说不是啊!”雅雅的妈妈说,“我看这几天,我们这店里都冷清多了。你说现在的孩子,跟我们那时候怎么就不一样啊!唉……看着我们雅雅,我们也只有这点能力,虽说现在的教育体系不错,只是这……”

“话虽如此,可现在哪家不就一个孩子,说起来我们家雅雅还算是听话的,我手里的这点功夫也 算是传给她了,就我们这穷乡别野,现在都不怎么太平了……”

“别说你那什么梅花庄了,当年我爹就想传给我,说起你这点功夫,我母亲真是死得有些冤啊……我爹之所以传给你,是他看中了你的人品好,这都不说了,可我没想雅雅这孩子,也居然接受了你的挑战。”

“好了好了,这事就别再提了,你说到学校那些事,只是啊……我们没那点能力,真有那点能力,你想想……谁又不想把自巳的孩子送到最好的学校去呢,我们哪有那样的本事去给女儿创造条件。这地方虽小,师资的水平也还是可以的。”

“每次看着她那么辛苦的练功,我就特别担心她那点学业!毎当这样看着她站在那梅花庄上,背着她我都不知流了多少次眼泪!” 雅雅的母亲说着说着就向厨房走去, “我说她爸,这孩子象是没吃饭就睡了,牛奶也没喝,这孩子……是不是病了!”

“什么病了,五点过钟你没见她在店里还跟喜羊羊似的,这刁蛮公主一定是玩累了,她睡着了,就别去搅醒她。不然有你好看的,我也困了,先睡了……”

“唉……我们真不知道一天在忙些什么。”

“你明儿早起些,给她煮碗面条打两个鸡蛋,这孩子也是……”雅雅的爸爸最后说。

这天,其实雅雅房间里的门是半开着的,爸妈的话她全听见了,本身高考失落的那份感受就够她受了,不想还蒙在鼓里的爸爸妱妈还口口声声的这样关心着自已。

这感受;在她十八岁的人生中第一次深深的体会到爸妈那颗无私而又温暧的心,她躲进被子里哭了,擅抖的心丝毫不敢哭出声来,死死的咬住自已的两个手指尖头,万分的痛恨自已,眼泪 倾刻间刷刷刷的扑面而下。她知道;爸妈对她的溺爱,善良的心地正是她女儿娇滴无忧的快活之林。今天;既便自已这次没有考上大学,也同样是爸妈心目中的掌上明珠,她更坚信;爸妈这一生最大的希望绝不是因为自已的女儿没考上大学会将她弃之门外,也不会因为自已的女儿考上大学象人家夸夸奇谈。爸妈她们打小就没有文化,一代人的痛苦,早已觉醒。就是砸锅买铁,也要自已的孩子去接受教育、学好文化。这些年来;她们宁可穿补钉的衣服,也会给自己的女儿穿得最好,她们宁可少吃一口,也绝不能让自已的女儿饥着饿着,就这么纯扑,就这么善良,就这么无和啊……确实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这时,雨一直下着,北花也不知自己在人家小店门口站了多久,只感到街上的路人越来越稀少。突然,听有个女人叫她!

“姑娘,我们小店要关门了,赶快回家吧!这外面夜深了,可不那么安全。”

这是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她的话北花完全听清楚了。“阿姨!你不是本地人?”

“你……

堆沙●第八韋

离家的姑娘显得特别的孤独和无助, 这一夜……不知是她的可怜还是那女人的善良!只是那女人一声亲切的招呼!北花显得有些落魄的样子,还时不时的把头埋了下去,而这些细小的动作,早被那女人看在了眼里,不过在回答那女人的毎一句话,北花依然不失一个山里人家的厚道,也有一股坚强。然而小店的主人听着她最多的两个字▁▁▁▁“谢谢”!在这人称金三角沿城里,善良的异乡人暗暗的明白了雅雅的困境。她看着她……

“……我爱人还在医院,我没有更多的时间让你来了解我,你今晚就住在这店里面吧!只是,姑娘……我得把你先锁在里面。”

北花先是犹豫着,她看着身边的小姑娘,不想一双水灵灵的眼晴湿润了,她微微的点了下头,便低着头向小店里走了进去,随后听那小姑娘说:

“姐姐,我跟妈妈都是好人,爸爸被一伙流氓打了,不然我们会带你回家的。”

小姑娘十分懂事,几句天真的话,北花转过身一下登了下去,她哭了……好伤心!好难过!

“走吧!碗欣,这一夜她至少是安全的。”小姑娘的妈妈说。

“妈妈,你说那伙流氓今晩还会来吗?他们不会伤害这个姐姐吧。”

“不会,我们快走吧!”小姑娘的妈妈说。

半响,北花这才慢慢的站了起来,她向着门外望去,早已不见这对母女的身影。她环顾着小店里的一切。这家小店不大,看上去很整洁,给人一种十分舒心的感觉,她不停的在小店里欣赏着,可就在她感到饥肠辘辘时,又见那小姑娘在大雨中不顾一切的向她奔跑而来。

“姐姐,这是妈妈买的,还是热的呢!妈妈说你可能饿坏了。”

北花推开玻璃门,见小姑娘把两只小手将两个热乎乎的大肉包和一瓶水从铁门的空挌里递向她,看着那热乎乎的大肉包,北花再次被小姑娘的清纯所打动!此时,她是否想到了什么,随着她一把轻轻的将小姑娘的手抓住。

“妹妺,告诉姐姐,打你爸爸的那伙流氓就住在这条街上吗?”

碗 欣依然是那样天真的望着她。“妈妈说,不准告诉你。”

“为什么?”北花问。

“姐姐!我的手……”

北花一下松了手,看着小姑娘手上竰着的纱布,“妹妹,你这手上的伤也是他们打的吗?”

小姑娘微微的笑着,“我们不怕,妈妈报警了。”

北花此时给婉欣坄去了敬佩的眼光!随之向着这雨淋的域市望去。

门外,这雨跟谁得罪它似的,就这样一直下过不停,转身离去的小姑娘早已不见了身影。北花手捧着两个热乎乎的大肉包,此时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礼数,便一口接一口的直往肚里吞。早些时候她就觉得有些饿了,几次来到小吃店前,说话别人听不懂,反遭一双双奇怪的眼睛看着她。这时她感觉自己运气不错,千里之外她遇上了好心人!

不一会,北花的精神来了,仅把白天的所有一切堵心的事全忘了,只感到身上一阵热乎乎,竞然全无了睡意,她在床头上靠着,想起了爸爸妈妈!想起了自己天真的那一瞬间……

在那深秋的月夜,劳作一天的父母早己进入梦香……高中三年的毎一个日日夜夜,爸爸妈妈几乎每天都是这样,可她知道这一切,爸爸妈妈全都是为了她!离家两天了,她的手机还一直关着。

想起偷偷跑出来的那一夜;她走得很轻松、也很自然,可当她轻轻把家里门合上时,爸妈房间里的灯亮了,这时天还没亮,她静静的在门外站着,可就在这时,雅雅含着眼泪难舍的稍稍离开了自已的爸爸妈妈。可没走几步她又回过头来看看……“爸!妈!雅雅真的不想这样,可你们的女儿知道,这些年……”突然山里人家的一只鸡叫,她慌乱中拨腿就跑,直奔车站而去。

在好心人家的小店里,北花烦燥的心开始平静下来。她有意的摸着身上仅有的三百块钱,她笑了,“爸爸你又被女儿骗了。”

北花在姐妹四人中,年龄约小,一米六的个子,一张乖巧的脸蛋,白白的肤色,这是她爸妈的骄傲。出门打拼,可见小女子并非一般,跨离家园,独闯天下,她偷偷的从家里跑出来,这好似开弓没有回头箭,把自己推向了一个违背自己良心的竞地。是她打破了家人的梦想,也同样改写了自己的人生!不过;她那天真浪漫的思维,依然存在着昨天的那份单纯……

一觉醒来,她突然想起小姑娘的一句话,“我爸爸是被一伙流氓打的……

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有些想法是她自己决定的。她想去会会那伙流氓,却不知自己几斤几两,她知道自己不是很差劲,在学校的每一次体育比中赛中,哪一样不都是自己第一!只是跟人格斗,痛打小流氓,她心想:“今天要是几个姐姐都在,这事就能完全搞定。”想着想着,这一夜……她完全将白天的所有烦脑抛到了九宵云外。看着窗外那道道寒光闪电,不觉自己真有些狂妄自大,其实,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女子,并不是什么传说中的英雄,又怎能在拳头之下去征服这伙地痞流氓。她没有打过沙包,也没去撞过南墙,可在她每一次练完功后,只感觉这双手脚热乎乎的,而毎一次跟爸爸说起,爸爸总是在不停的摆头。还说这只是一股內气,还早着呢……还说:爸只是想你健健康康结结实实,这梅花五步不是要你练来打架的。

“管他呢…… ”北花决定要帮小姑娘的爸爸打回来,虽说自己初来乍到 ,人生地不熟,不过,惩恶扬善,本姑娘天生就是路见不平之人。就她这性格,难怪她毎天去学校,妈妈总是说:“你生性好强,都是你爸害了你,我们家穷,千万别去惹祸。”

堆沙●第九章

转眼间; 三个月过去了。据说在沿城的东坡小巷里出现了一件怪事。所有小店里的老板们再也没见那群来收保护费的小混混了,其间也还有人说;亲眼在半夜里常常见一个黑衣女子在小巷里步复轻云、行走如飞,那个混混中的老大小黑疤,被人打进了医院里,……婉欣的妈妈有一天还从几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小混混手中得过一毕医疗费……

一段时间的平静,东坡巷里的女人们少了那份担心,孩子们的脸上也挂满了笑容,家家户户的防盗铁门都有的生锈了。黑衣女子的形像,却永远在东坡巷人的心目中成了个谜!

虽说几个月过去了,婉欣妈妈的心里总还掂记着一件事,那天早上她回到店里,北花不见了,钱柜上却放着一张百元的钞票,尽管这些天婉欣与妈妈天天都在留意着,东坡巷里人来人往的路人中,她们再也没有见过北花姑娘。

婉欣跟妈妈一直都没找到在她们心目中落魄的那个女孩,姑娘留下的那一百块钱,多少个夜晚让她偷偷流泪在枕边。至今那帮家伙送来的医疗费,她没敢用,更不敢给婉欣的爸爸说。最近在小店里,一直没有心思去她的设计室,自家的服装厂她也没有心思去看看,几个月来;都一直是她老公顶着伤痛去看管。

“国兴,听说你最近又招了一批新员工?”她老婆问。

“共招了二十个。”

“我们都是打工起家的,要对她们好些,平常间叫吳琴多关心一下这批女孩的生活。”

“老婆,看来我这次的不辛,给你带来了很大的惊吓,放心吧!你老公这身板还硬着呢,公司招的二十名女工,还是按你的计划安排的,从整体看都不错,说不定你还能像中个把好苗子呢!”

“搞设计这一块,你知道我希要的是个什么人吗?

“你老公只是搞管理的,自然吃不透你搞设计的用意,”

“看你说得好严重似的,好了、不说了,正好今天婉丽要回来,一家人下馆子吧。”

“看来你近来心情有所好转,那好;我们的婉欣也快放学了,我去接她,你就在家等婉丽吧!”

“看着你一天天很好起来,我哪有不高兴的!只是最近你没发现,我们这小巷里,在路灯下多了很多孩子。看着她们那天真幸福的样子,我都有点童鞋了。”

“是啊,那天你不是报了案吗,可能那些家伙被抓了吧。”

“可能是吧。”她老婆嘴上虽然这样说,可她心里总还在想着另一件事。“别人说的黑衣女子,会不会就是……留下一百块钱的那女孩,那天虽说那姑娘有些落魄,可她那双眼晴,怎么总是让我不能忘记。”此时她倒有些遗憾,没留住那女孩。

“梦婷,”他老公看着她,“你心里好像有事?”

“没有……但愿你招的这批女工中,有我想要找的一个人!”

“我看这批姑娘都不错,改天你去看看吧!”

此时北花正在距东坡巷不远的一家服装加工车间里上班,一天十几个小时的苦力活,明显的把北花拖瘦了,从所未有过的汗淋之苦,北花却显得更加坚强起来!第一天上班时她是否就这样想过;或许自己就是这个命!累坏的她再也投不到爸妈的怀抱,诉说不了女儿冲动的滔滔欣语。

……十八岁;还有太多的不懂,只有自己经历过、酸辣苦甜饱尝过,一个个不眠的夜晚,累了困了,体不力支,只想在辟静的角落里美美的睡它三天三夜。突然在一天夜里,大姐东花徐舟发给她一条意味深长的短信。此时;北花只是笑了笑,心想;“姐……我太累了,你说的五十万,想起来就跟本不可能。天之大,魔无处不在,小妹当然会小心。”不过;她知道,身在它乡,自己好似一叶小舟,一个小小女孩,不竞身孤力薄,无朋无友。就说刚来沿城那阵子,语言的障碍已经就让她吃了一些小小的亏,好在自己虽不入江湖之烟云,却深知豪门盛宴之阴险。

虽说刚来时北花听不懂沿城人的说话,但她想;别人也未必能听懂她的话。见那些花言巧语,贼眉鼠眼的男人,竞然被她一唬二吼三暴跳的吓跑了。可;每次过后,除了自已觉得好笑,真不知当初自已扮的是什么角色。她微笑在语言障碍给她代来的制胜法宝,反正这些本土人听不懂她唱的哪曲戏。有时想起来她还一直暗地里偷偷的笑着。

几个月下来,她不在陌生于这个城市!

她在一家服装加工车间上班,好大一个厂子,有上百台的机器,三个月的见证,面对这块陌生的地方,可以说;足以证明自已是可以改变自已的,绝非是姣滴中的那个雅雅,她不但心灵手巧,人缘也还不错,工作中的含金量,早被么司的服装老板袁国兴看在眼里。

袁国兴这个人四十开外,一个山东大汉的个子,极度认真严肃的神态,工作时间,没有一个女工敢与他那双眼睛正面相视。只是;近来几天,这袁老板还时不时的在北花身边站着,有时还自言自语的说;“不错、不错,”

这声音北花一听着心里就讨怨,她心想;“这么大个女工车间,他一个大男人整天就在这里转来转去。”她这样想着自然也就多了份戒心,接着她又想;“顶多拿钱走人。”

不过;当初选择这家公司,虽说也有些无奈,主要还是看中了他的技术,现在国家富强了,可家乡还没有多大的变化,搞服装行业,拿下伍拾万,没有问题!顿时之间,耳边突然响起了东花姐一阵驼铃般的笑声,是啊……人无远迎必有近忧啊,只是东花姐又是怎么悟出来的这个道理!当初我们还总觉得东花姐说的是一句笑话,说不定啊……东花姐在家时就给自己定下了目标。

虽说当初在学校,读书不是她的强项。干一番事业,只要明确目标,认准商机,同样也是爸妈的乖乖女……话虽如此,真正到了那天……也许就不会这么简单了,不过想归想,只要去努力,明天就是她理想中的未来。她要用行动来证明自已的能力,然而;每当想起老板在捡察工作时,总在她身后发出那种怪异的声音,方龄十八的她,凭一个女孩的直觉,难道这老板真如大姐东花所说的那样……对自已耍起了男人的那点花花肠子。此时;她不仅感到害怕,还觉得特别的恶心。

她心想;“这是权势下的罪恶,冠冕堂皇,掩人耳目的****当她下班回到那大板房里时,借着姐妹们看电视的兴奋劲。便跟大家谈起了女儿家的事来,

“以后嫁人,就得嫁个有钱的,不然,这打工,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就算是年龄大点,也无所谓。”

“老板都有钱,你这脸蛋嫁个老板,没问题,”说话的女孩叫阿珍,是个本土人。

堆沙七至第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