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堆沙之梅花四朵第十五章

  “姐啊……”南花顿时两颗滾烫的眼泪掉落在雅芝的手心里,“我知道你在同情我、可怜我,你为我做这么大个蛋糕,还参加我的生日,这一刻,是我南花十八年来,做梦都不敢想的啊……当时我真不知道那蛋糕是为我定做的,看着姐妹们点起的许愿烛,我不知有多么的兴奋……你看我是否就这样兴奋得什么都不知道了!你让我太惊奇,太感到遇外,太不敢相信!”

因为……我跟爸都不是大山里的本地人!打我来到这个世界,我就没过个一次生日。年幼时只见过邻居家孩子们过过,学校里见同学过过。虽然那蛋糕很小很小,至少她们此时此景是幸福的,尽管我的人生太过于惨白。可怜的父亲也尽到了他最大的努力。

在我十岁那年,妈妈因病无钱医治,死于白血病。父亲是个干粗活的人,妈妈的离去,这让他天天处在悲痛之中,哪有心思去工作,常常让他半夜惊魂,他恨自己太无能,保护不了他的家人、妻人,身处极度的悲伤,无端的去借酒消愁,就这样,我的家没了,父亲如同行尸走肉,时时酒醉不归,根本不记得我这个女儿,我开始学会了买菜做饭,打理家务,高中时期,是亲戚朋友的支持,免强读完三年高中,没想到,父亲已完全失去征服自已的能力……我的高考失利,也早在我的意料之中。也许是我太让父亲失望,接下来的日子,父亲是真正的夸了,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我知道他心存的一线希望都没了……只是……

“只是……只是什么啊……你知道吗?这是一个父亲最大的失职。”雅芝气愤的说。

“不!爸爸是坚强的,在我上高中的时候,我才慢慢的明白一个道理……像我这样的情况,又算什么呢,就算别人真的能理解你!那又能怎么样。那天我们姐妹分手时,东花姐说得没错,“……我们是怎样出来的,又该怎样回去!”

“当然,你能这样理解自己的父亲,从现在开始!你就要学会坚强、学会保护自己,姐;初来这里,也有很多跟你相似的地方。”

“ 其实在我们“那里”,真正能读上高中的女孩子并不多,我能读上高中,是我爸爸的骄傲,因为我知道爸爸每天早上醒来头脑都是清醒的,他的毎一个细小的动作,都对我充满了“眀天”的希望!他为我烧水洗脸、煮碗面条,只要毎一次听到爸爸的叹息声……我就知道家里没猪油吃了,唉……我们家的不辛,不怨天也不怨地,我心里清楚,有些无奈……你又能怎么样,好在爸爸醉酒不惹事,但是我看得出来,爸爸很爱我,爸爸心有力而不足,常常是一脸特别无奈的样子,想我毕竟是他的女儿,不管他怎么样,作为他的女儿,我不恨他……”南花说,

南花的不幸,让站在身边的张婷和阳阳都十分的同情她的遭遇,当即决定明天退出老板娘的小小超市,让南花平静的在这里工作下去。张婷说:

“現在我才明白,高中三年,真正累的不是我们自己,爸爸妈妈才是我们的坚实后盾,是她们把自己的梦想全部寄托在我们这代人的身上,可是,每当我们稍有一点不如意的时候……其实每到这个时候,再冤再屈的爸爸妈妈总是用一张微笑的脸说:“现在的高中生压力大、时间紧,理解!理解!上了大学,我再回过头来看高三的学弟学妺时,我也发现……毎一届高三学子的爸爸妈妈都有一个梦想,也有一种志豪,只是你……给了我更多的思考。”

“明天我们就要分手了,一起许过愿吧!”阳阳说;

张亭的眼晴已经湿润了。

这时;只见雅芝将一块约大的蛋糕递到了南花的手上,南花伸出双手接过老板娘递过来的蛋糕,这时候只见她两只眼角边上又滚出来两滴热呼呼的泪花,

南花此时即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在她如花的岁月里,终于迎来了她的十八岁,她人生第一次最灿烂的生日,然而;让她难过的是,父亲不能与她同时分享这块十八岁的蛋糕……

十八岁;不知有多少人,不经意的从这里淡淡的走去……

此时此刻真不知她的父亲是否记得!看着醉,想着泪,征途在天边海角的女儿啊……

突然;南花的手机响了,是东花发来的短信,当她看到东花两个字时,一个真正快乐十八岁的她,找回了自我的天真、单纯,简单的一句心语,只见她一下子跳起来,随后一把将老板娘雅芝抱将起来。

“姐……是她……是她!我们的大姐……东花啊……”

堆沙之梅花四朵第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