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堆沙之梅花四朵第六十九章头顶白望雨露

  “ 说真的……海滩上那一别,我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至今想起甩头而去的那一刻,简直是超越了我自已的思维,太疯狂了。不过,也是那一刻,我心底里总有那么一个坚定的信念……姐妹们一个个都不傻。”

东花说话时,脸上的两个小酒窝总是突引突现,今天说话的语气听起来虽然约显忧伤。只是,在她那淡淡的微笑中便多了几分老练与成熟。当然,她作为一个大姐,尽管再老练,人生的旅途,就她这个年龄的姑娘,是否前面的路……

她目视着众姐妹,很想把这一年多来;自己的所有一切分享给大家!然而,此时她轻轻的遥了下头,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她整个身体震了一下,仿佛有个声音在说:“东花啊……你可是一个大姐啊!生活中的那点苦,难道你都扛不起吗?要知道;只有你的坚强,才能加深姐妹们的信心,只有你的不断进取,姐妹们的信念就不会倒,熟悉的那条路,永远不会迷失我们回家的方向!

同时 东花心想:“回家的事,千万不能告诉她们!一但说出来……还有影楼的事更不能讲,只是,身边的路路和杨华又该如何跟她们讲清楚呢!刚才南花说的那些话,难道北花西花不也是这样的想法吗!”

然而,当她说道众家姐妹一个都不傻时,一阵哗哗的笑声,顿时让东花抓住了一次有力的机会。她继续说:

“北花,从我们认识的那一天,你的这双眼睛总是这样看着我,不但有神,还有一股凶光,不过即便是习武之人,作为一个姑娘家理应就该温柔些,我们都应该从杨华的身上去学点什么!”

“这个城市……难道我们学的还少吗?讲别人干什么,我们就想知道这一年多来你就竞混得怎么样?”北花说。

“我看她混得不错,黑道北道都有朋友!别人自称的大姐当然要装得象样一点,不然我们怎么会那么傻呢!”西花是在有意的刁难东花。

此时,南花倒是显得有些为难,她相信当初的一个承诺并不是一句戏言,不过从大家说话的毎一个眼神中,东花是在隐满些什么,北花只是心直口快而已,西花的话就值得深思了,她该站在哪一边呢!她突然猛然的遥了几下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我们才相见,多说点高兴的事不好吗!她要是混得不好,能将这一大桌海鲜来买单吗?要知道我们每赚的一分钱都不容易……若有什么不愉快的事,难道改天不能说吗。”

看得出来,此时东花并不生气,只是说:

“我们姐妹的事,以后有的是时间,但我今天必须要把我的想法说出来;大家想想,我们当初偷跑出来的那种滋味,这一年多来你们真的想过吗?当然,我们并不比别人差,可我们总是落后在别人的身后,我们是落后了,只是在春天的季节里,每一朵盛开的小花,都能经受得起大自然的洗礼,尽管我们开得不那么光彩照人,但是,在春天里我们那无私的奉献,同样在春天里添加了光彩!”

“不错,我们就是一颗小草!”南花点头说道。

东花继续说:“ 现在想起来,我们真不该去读那么多年的书,就因为那条一夜之间变得沉重的而反转多年的“老路”,你们家邻坎上坎下的那一双双冷眼,屋前屋后、屋里屋外,日日为你操劳、夜夜为你担心,就因为那一夜如天塌般的痛惜而忍不住的多唠叨了你们几句,你真感到那偷跑出来是种解脱吗?我不也是偷跑出来的吗,我干嘛又要将这事谈起。”

北花说:“我昨天都梦见爸妈了!”

我们都是女孩子,很清楚我们成长的那个环境。大山深处嘛,哪一道山拐不是我们新的起点,正当我们满头大汗时……真正的我们其实没有那么多的“娇嫰和任信”。是的,当初我们可以不走那条“老路”,可以不去理会别人的那双冷眉冷眼,难道我们真的就接受不了爸爸妱妈妈的那几句唠叨吗?就算我们可以不理解别人的想法,难道我们还不能了解自己的父母吗?我们要创造人生的价值,就该敢于面对,找回本该属于我们的那个春天……所以,那个梦仍在!那个梦仍在我的心底燃烧着。”这些话东花几乎是一口气说完的,她突然停了下来,深深的吸了口新鲜空气。

此时西花又重复着北花的那句话,“北花问你这一年多来混得怎么样,你怎么扯到别处去了?倒是我现在;对这个城市有些动起心来了……你不是说十八的姑娘一朵花吗!当然十九的姑娘也是花一朵。不过,这一年多来你一直就生活在我们身边,听你说起来我总觉得你象一个贼。哼……现在你又有了新的想法,难道你想摧毁当初的承诺吗?

东花看着她,接着又说;“如果今天我不说出来,我们将永远从那个恶梦中走不出来。”

堆沙之梅花四朵第六十九章头顶白望雨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