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 药师司马玄

  “司马玄先生,太感谢你了。这次如果不是你前来为小姐疗伤的话,小姐她恐怕就真的危险了。实在非常感谢!”

独孤舒琴的病房外,黑桐博人卑躬弯腰,正在向一位长发的中年男子表达谢意。那男子样貌约摸40左右,短短的山羊胡,长长的头发直拖到了肩上,嘴中叼着根烟,穿着打扮一副艺术家的样子。此时,见黑桐博人突然给自己鞠躬,顿感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饶了绕后脑勺说道:“算了吧,你就别给我来这套了。你是知道的,我对这套没办法了。”

似乎是清楚对方的个性,黑桐博人笑着直起了身:“刚刚我是以舒琴小姐管家的身份在向你道谢。”

说完,黑桐博人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换了另一个口气:“哈!哈!哈!都这么多年了,没想到你这家伙还是老样子啊!”

“喂!喂!喂!你这360度的转变也太突然了吧!把刚刚的尊敬还给我啊!”

“哈!哈!哈!别在乎这种小事了。咱们两个也好久没见面了,老朋友相逢不是应该喝几杯吗?怎么样?去外面小酌几口?”

黑桐博人很随意的一只胳膊搭在司马玄的肩上,一手熟练的从口袋中拿出一根烟,自顾自地点上。

“哟呵!你黑桐博人什么时候也学会抽烟了啊!不是学我的吧。”

司马玄眼睛瞪的老大,似乎是对对方居然会抽烟感到很意外。

“谁会学你啊,男人这种动物,有哪个不抽烟的!开心的时候抽可以助兴、伤心的时候抽可以疗伤、熬夜的时候抽可以提神、思考问题的时候抽可以让头脑冷静。烟可是男人的命根子啊!”

黑桐博人笑着说道,语气中却隐隐的透着一丝淡淡的伤感。

司马玄直直的盯着对方的面孔,忽然一脸严肃的问到:“你打算今后一直在独孤尚均手下干事吗?有没有考虑过自立门户?”

黑桐脸上的笑容慢慢的变成了苦笑,幽幽的说到:“司马兄,我现在是真的没心思考虑那个问题啊。目前,我只想呆在那个孩子身边。当年我没能保护好她的母亲,这次,我只想好好的守护她。”

黑桐说着向独孤舒琴的病房望了一眼。

“果然,你还是放不下奈夏的事啊。这个孩子现在相当于她留在这个世界的唯一的证明了啊。”

司马玄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久远的事,深深叹了口起。

“其实也不单是因为这个孩子,我之所以要留在WES还有其他的原因。。。”

黑桐博人说着,停顿了一下,拿起手中的烟,猛吸了一口。

“复仇吗?”

见黑桐博人目露凶光,司马玄微微眯起了眼睛。

“哈!哈!哈!果然还是你最懂我啊。”

黑桐博人忽然扬起头大笑起来。

“这么重的杀气,我不想懂都难啊。”

司马玄也跟着吸了口烟,眼神凝重的继续道:“找到了吗?那个家伙?”

“呵呵,如果真的找到了,我就不会还在这里了。”

“是么?连WES的情报网这么多年都没消息啊。”

“不过,应该也快了。”

黑桐博人突然压低了声音,沉声到。

“为什么这么说?”

司马玄有些好奇的看着他。

“男人的直觉!”

黑桐博人用大拇指顶了下自己的额头,笑着说到。

“去你大爷的!”

两人就这样一会儿认真、一会儿开玩笑的来到了医院外面,在一个小饭馆内坐了下来。

“不过话说回来,你不打算到WES来发展么?只要我给你写一份推荐信,凭你‘药师’的身份应该很容易就能通过考核的。”

两人向店老板要了几瓶酒,又随便点了几个菜。就这样边吃边喝,聊了起来。

“你好意我心领了,但我是一个逍遥惯了的人,受不了你们那严肃、古板的氛围的。”

司马玄笑着摇了摇头,将杯中的酒一干而净。

“可是。。。你这一身本事就这样埋没了实在是有些可惜啊。”

听司马玄这么说,黑桐博人也不好再讲什么,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

“其实我现在也挺好的,没事写写歌、教教书,日子快活的很。”

“最近出新专辑了吗?”

黑桐博人一听,来了兴致,将脸凑近司马玄,笑眯眯的问到。

“还没啊,不过你放心,等我弄出来后第一个给你寄过去。”

两人相视而笑,都将杯子最后剩下的酒一口饮尽。

“好了,我也该走了,下午还有课呢。有机会再见吧。”

一桌子的菜一会儿就被两人扫空了,司马玄拍了下大腿,站起身来,笑着说道。

“要我开车送一下你吗?”

“不用、不用,我一个走走刚好醒醒酒。”

司马玄摆了摆手,走出小饭馆。两手插在裤袋内,踏着一双人字拖,一边打着哈切,一边沿着大道向前走去。

“还真是一点没变啊,这家伙。”

黑桐博人望着对方的背影,顿觉有些好笑。

“先生,你们吃完了?可以麻烦结一下账吗?”

黑桐博人正在乐呵呵的笑着,小店老板忽然走了过来,递过一份账单。

“一共732块,谢谢品尝。”

店老板一脸的笑容。

“诶?!”

黑桐博人接过账单,不禁惊叫出了声。

第四十一章 药师司马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