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 所谓强

  “啊!!”

罗生门内传来一阵惊恐的尖叫声,紧接着,便见鬼道术被解除了。黑桐博人脚踩银色电弧,飞速的向后移动,好长时间才停下了脚步。

混蛋!居然从下面钻进来了!

黑桐博人一边大口喘着粗气,一边猛的锤了下地面。

原来,在刚刚,有一只红色小蝙蝠钻入了土里面,从地下进入了罗生门的内部。

不妙啊。。。看来连罗生门都不管用了!

黑桐博人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顿觉压力山大。他没想到那些小蝙蝠竟然这样神通广大!

然而,对方似乎并不想给黑桐博人喘息思考的时间。只见浮士德再次高高举起右手,对着黑桐博人的方向用力一挥。

血色小蝙蝠像是接收到了信号一般,立刻一窝蜂的飞了过去。

可恶,有什么办法可以破他这一招吗?!

黑桐博人看着不断逼近的小蝙蝠们,脑子飞快的思考着,双手不自觉的抓住了地上的红土。

“四象封魔界!”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了独孤舒琴的声音。接着,便见红光一闪。四道巨大的朱红色光幕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升了起来。

“合!”

独孤舒琴双手合十,一声断喝,头顶上方又再次出现了一道光幕。五道光幕构成了一个巨大的结界,将浮士德整个困在了里面。

“终于完成了吗?!”

黑桐博人看着那将浮士德和血色蝙蝠一起困在其中的大结界,顿时松了口气。

“这个是?”

浮士德一脸惊讶的看着这个朱红结界。只见,在结界的四个角落处,分别立着四道巨大的圆柱形光柱,像房屋的四个支柱一般,支撑着整个结界。

不可能!结界术需要依靠物体才能发动,这里一片荒野,什么都没有,她是如何做到的?!

“没见过吧,前辈。让我来向你介绍一下吧,这就是我们道家独创的第三种结界术—剑阵结界术。而这个结界正是专门对付你们魔法师用的,能够限制魔法师魔力的输出的封魔结界。”

浮士德闻声而动,猛的一抬头,只见独孤舒琴正浮在其中的一道光柱内。她的脚下,同时还踏着一把青铜古剑。

难道?!

浮士德眼睛一亮,似乎明白了过来,又朝另外三个光柱的方向看去,发现每个光柱内部都浮着一把青铜古剑。

“原来如此,用剑作为媒介来构造结界的骨架吗?很有趣的创意。但是,我记得你们道家的剑阵结界术应该要一人控制一把剑的把,你怎么一个人就能发动这需要四把剑的结界?”

浮士德第一次露出了欣赏的笑容,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呵呵,我们家大小姐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结界术天才。普通需要四个人才能发动的剑阵结界术,小姐她一个人就能搞定!”

黑桐博人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一脸得意的说道。

“是么?”

浮士德微微一笑,对独孤舒琴投去一丝赞许的目光。

“不过很可惜,小姑娘。你这个结界术对我是不管用的。但作为对你精彩表现的奖励,接下来我会不用魔法。你还有什么手段,都尽管使出来吧!”

浮士德说着,举起右手。那些漫天飞舞的红色蝙蝠立刻聚了过去,再次变回了一把红色的大伞。

不用魔法?!

黑桐博人眨巴着眼睛、半张嘴,顿觉一阵荒缪。

魔法师不用魔法要怎么战斗啊?!

他是真的不用魔法还是不能用呢?

独孤舒琴眉头微皱,不清楚浮士德到底打着什么算盘。

“等一下!”

这时,黑桐博人忽然大叫一声,打断了独孤舒琴的思路。

“接下来就交给我吧,大小姐。”

黑桐博人明白,独孤舒琴现在所有的灵压都用在了维持结界身上,无法投入到战斗之中。所以,必须由自己来和浮士德做最后的了断。

“不好意思,但我现在对你不感兴趣。”

浮士德缓缓举起右手,对着黑桐博人的方向用力一握!

“唔!。。。”

只听一声闷哼,黑桐博人像是被什么掐住了脖子般,满脸涨得通红,整个人都浮了起来!

“黑桐!”

独孤舒琴大吃一惊,没想到对方居然在结界内部还能对外面的人做出攻击。

“怎么样?小姑娘。你如果再不出手,我现在就掐死他。”

浮士德语气平静,但说出的话却充满了威慑力。

“可恶!”

看着黑桐博人痛苦万分的样子,独孤舒琴一咬牙,从衣服内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纸人,对着结界内用力一抛。

“以吾之血,现君之躯。。。”

独孤舒琴一咬大拇指,弹出几滴精血。一边双手结印、一边快速咏唱。

“。。。足迹、远雷、尖峰、回地、夜伏、云海、苍蓝队列,赐予汝去邪之身。现身吧!真田左卫门佐信繁!”

话音刚落,只见白色纸人发出一阵强烈的金色光芒。不一会儿,一个手持十文字大枪,头戴金色鹿角月牙盔,身披一件赤红铠甲的RB武士出现在了浮士德面前!

“嗯?!”

浮士德眼睛一睁,随手将黑桐博人扔在了一旁,认真的打量起眼前这个RB武士。

“王灵级的灵体吗?有意思。”

黑桐博人倒在地上,一阵剧烈的咳嗽,过了一会儿后,才慢慢抬起了头,顿时大吃一惊。

“这、这个是夏奈以前用的式神!”

原来如此,你把他留给这孩子了吗?。。。

看着那熟悉的红色铠甲,黑桐博人不自觉的露出一丝怀念的笑容。

“因为要维持结界,所以叫出式神来了吗?确实是个很稳妥的办法啊。”

浮士德说着,握住红色大伞,指着红色铠甲的RB武士问道:“既然有着王灵级别的灵压,想必生前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吧,方便透露一下姓名吗?”

“在下真田幸村!在此参上!”

自称真田幸村的RB武士,手握十文字大枪,摆出一个进攻的架势。

“原来是这样!”

黑桐博人忽然眼前一亮,顿时明白了独孤舒琴的用意。

魔法师一般都不善肉搏近身战,现在叫出一个武艺高强的式神,无异于切中了他的软肋!

“真田殿,拜托了。帮我打倒他!”

独孤舒琴站在青铜古剑上,对那个RB武士说道。

“请交给在下吧。”

真田幸村说着,一声大吼,举枪就朝浮士德刺了过去。

浮士德手握红伞,迎面和真田幸村斗了起来!两人一枪一伞,你来我往的大战了三十多回合,不分胜负!

“这、这个家伙真的只是个魔法师吗?!”

黑桐博人在外面看的目瞪口呆,他没想到身为魔法师的浮士德竟然能和被称为“RB第一兵”的真田幸村打的平分秋色!

两人继续缠斗了好一会儿,突然!真田幸村猛然一抖枪身,闪出了三个抢头,对着浮士德一阵猛突!

“这是真田幸村的成名绝技,三段突刺!”

黑桐博人在结界外一眼就看了个明白,他对于这个式神实在是太熟悉了!

“唔!。。。”

浮士德一惊,猛的撑开手中的大伞。

三道枪影顿时突在了红色大伞上,然而让人惊讶的是,那把伞并没有被刺破,而是像一个巨大的橡皮一般,凹出了好大三个洞。接着,又反弹恢复了原样。

“居然能接下在下的三段突刺,阁下的伞还真是有意思呢。不过,接下的这一击你是否能承受的了呢?”

真田幸村说着,猛的一跳,和浮士德拉开了距离。

“来尝一尝真田家的最强之矛吧!”

只见银光一闪,真田幸村猛的冲了出去。红色的十文字大枪,犹如一个重型炮弹般重重砸在了浮士德的红伞之上。

“唔啊!”

只见血光一闪,十文字大枪穿透红伞,狠狠插在了浮士德的肩膀上!

“赢、赢了!”

黑桐博人差点兴奋的跳起来了,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唔。。。虽说是个灵体,但也挺有本事的么。。。”

浮士德忽然猛的抬起头,一把握住了真田幸村的胳膊!右手像子弹一般射了出去,“啪!”的一下穿透了真田幸村的心脏!

“呜啊!失、失策啊。。。”

真田幸村脑袋一仰,缓缓倒在了地上。很快,又变回了一个纸人。

“怎么会?!”

黑桐博人大吃一惊,没想到局面会突然反转了过来。

“你让我玩的很开心啊,小姑娘。”

浮士德猛的拔出插在肩膀上的十文字大枪,将它随手扔在了一边。

糟糕。。。

此时,独孤舒琴的脸上也渐渐冒出了冷汗。她没想到浮士德会这么厉害。明明是个魔法师,可格斗能力还这么强!

“虽然我并不想杀你,但不这么做你是不会让我走的把。”

浮士德拿起地上的那把红色大伞,用力一抖!将它恢复了原样。

“对不住了啊。。。”

浮士德说着,猛的一蹬地面!飞一般的跳到了独孤舒琴的面前,右手高高举起,对着圆柱型光柱用力一握!

“啪!”

只听一道清脆的声响,红色光柱应声而裂!接着,整个结界犹如失去了支柱的房子一般,轰然倒塌!

“切!”

独孤舒琴赶紧脚尖闪动,踏着银色电弧落在了地面。

“太慢了!”

话音刚落,浮士德的身影便出现在了独孤舒琴的面前,右手握着的红色大伞早已高高举起!

可恶!躲不开了!

独孤舒琴猛然感到一股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心中一慌,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死定了!

然而,过了好长时间,预料中的大伞也没有砍下来,独孤舒琴不禁慢慢睁开了眼睛。

“你、你的这个项链是哪来的?!”

只见,浮士德双手颤抖,满脸惊讶的望着自己脖子上的一串黑色项链。

“这是外祖母留给我的遗物。”

独孤舒琴双手紧握那个黑色项链,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是吗?!原来你是玛丽亚的外孙女啊!”

浮士德收起手中的伞,顿时露出一副怀念的笑容。那感觉,简直就像是冰山融化了一般!

“你的打扮和你外祖母真的很像啊。”

独孤舒琴:“。。。。。”

“这样啊。。。玛丽亚的外孙女啊。。。”

浮士德既像在说给独孤舒琴听,又像在说给自己听。

“您、您认识我外祖母?!”

独孤舒琴一阵诧异。

“啊,你外祖母和我一样,也是‘魔法师界三巨头’之一。”

浮士德点了点头,态度明显比刚才好了许多!

“我外祖母也是吗?!”

独孤舒琴一惊!她在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所以对于自己外祖母的事知之甚少。没想到自己外祖母的来头竟然这么大!

“呵呵,也难怪你们这些后辈们不知道。现在‘三巨头’中,只有我一个还活着了。玛丽亚、还有那个家伙都已经不在了。。。”

浮士德说着,眼中闪过一丝落寞,那是长时间处于至高点的强者才有的,独孤求败的眼神。

“这样啊。。。”

独孤舒琴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该说什么。

“孩子,再见了。愿荣耀与你同在!”

浮士德叹了口气,摸了一下右肩处的一个金色勋章,点了下独孤舒琴的额头。接着,便扛起地上还在熟睡的安妮·戴安娜。

“对了,还有件事。”

浮士德忽然想起了什么,再次回过头来。

“飞龙桥的那个人不是我杀的,我也没有调查过那个天之眼少年,我之所以会来中国,只是为了找这个孩子。”

浮士德说着,举起燃着火焰戒指的右手对着前方用力一挥,撕裂出一个空间之门,踏步走了进去。

“玛丽亚的外孙女,愿上帝保佑你。”

浮士德转过身,对着独孤舒琴做了个标准的祷告,渐渐消失在了关闭的空间之门中。

“大、大小姐,刚刚那个是?”

这时,黑桐博人也跑了过来。

“啊,那是只有十星魔法师才会的空间魔法,我也是第一次见到。”

独孤舒琴点了点头,继续道:“黑桐,你刚刚和他战斗的时候,看到了他右臂上的金色勋章了吗?”

“啊,说起来。。。好像还真有一个啊!那个勋章怎么了吗?”

“那个可不是普通的徽章啊。。。”

独孤舒琴说着,露出憧憬的眼神。

“那个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由美国总统罗斯福、苏联主席斯大林、英国首相丘吉尔,三国首脑共同给他颁发的终身荣誉勋章!”

“二战?对了,说起来,那个浮士德应该有一百多岁了吧!怎么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的样子啊?!”

黑桐博人忽然一拍脑袋的大叫道。

独孤舒琴没有接对方的茬,而是抬起头看向天空。

“不愧是二战时,凭一己之力就拖住德国法西斯一个战线的英雄啊!”

第六十五章 所谓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