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七章 冰与火

  金色光波的速度异常迅速,只一眨眼的功夫,便来到了独孤舒琴的面前。

  躲不开了。。。没办法,只能硬接了!

  面对这突然袭来的攻击,独孤舒琴迅速做出了判断。只见她缓缓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举起了手中的配剑。

  “太极剑式第五式。。。。”

  “别白费功夫了,虽然这发‘制裁之光’只有四成的威力,但也不是靠人力能抗下来的,乖乖的化为灰烬吧!”

  见独孤舒琴居然想要硬接下这波攻击,奥利维亚不禁冷笑起来。

  “守阵式!墨子拒城!”

  话音刚落,独孤舒琴猛的睁开双眼,将剑用力插向地面!一道赤金色的光柱立刻从剑端升了起来,直冲云霄。光柱逐渐变大,很快便将独孤舒琴整个包裹了起来!

  金色光波转瞬即至,几乎是在光柱将独孤舒琴包裹住的那一刹那便射了过来,不偏不倚,狠狠的和光柱撞在了一起!

  两者相撞,发出一阵沉闷的声响,周遭的空气,也跟着微微颤抖起来。

  “什么?!”

  奥利维亚惊奇的发现,那道赤金色的光柱在“圣光”的冲击之下居然丝毫不动,没有一点毁灭的痕迹!

  在一阵剧烈的冲击之后,金色光波缓缓消散,赤金色的光柱也随之解除,独孤舒琴成功的防御住了这一波的攻击。

  “我还真是小看你了啊,虽然只有四成的威力,但没想到你竟然真的硬抗下来了啊。“

  奥利维亚微眯着双眼,眼神中多了一丝警惕。

  “哼!你如果还把我当成以前的那个小毛孩,可是会吃苦头的哦。“

  独孤舒琴一边喘着气,一边说道。刚刚的那道光柱,也几乎拼上了她的所有灵力。

  “啪、啪、啪!”

  奥利维亚将大枪插在一旁,悠然的鼓起掌来。

  “我就承认你的实力好了,你现在确实够资格当我的对手,来吧!看看是你的‘火‘之符文厉害,还是我的’冰‘之符文更强!“

  奥利维亚说着,举起右手,对着空中“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

  指声刚落,独孤舒琴便惊讶的发现一股股白色的寒气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奥利维亚的身上不断散发出来,很快,周围便被一层浓浓的“白雾“所笼罩。而奥利维亚的身影也渐渐消失在了独孤舒琴的视野之中。

  好惊人的寒气!

  独孤舒琴不禁下意识的咬了下大拇指,拔出草薙剑,神情专注的注视起四周。而奥利维亚仿佛真的消失了一般,没有了一点动静,四周一片渗人死寂,连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此时战场的另一边,黑桐博人和鲍里斯也在紧张的对峙着。

  “起雾了?”

  黑桐博人眉头微皱,一脸警惕的注视起四周。

  “看来那边也快要结束了啊,我们家小姐已经开始动真格的了。”

  鲍里斯看着这熟悉的雾气,不由的会心一笑。

  “是吗?你们家小姐快没招了吧?“

  黑桐博人悠然的抽了口烟,冷笑道。在他看来,独孤舒琴会输这种事是完全不可能的!

  “你还真是一点都不懂啊。“

  鲍里斯摇了摇头,指了下一旁的火墙。

  “你没有发现吗?虽然你们家小姐的火焰魔法也很强,但到现在为止,那里面的冰可一点都没有融化哦!“

  什么?!

  黑桐博人一惊。

  难道。。。。。

  “没错。”

  鲍里斯见对方终于发觉了,笑着继续说道:“你们家小姐的‘火’,根本就斗不过我们家小姐的‘冰’!“

  。。。。。

  “雪?”

  独孤舒琴惊讶的发现,大雾之中竟然开始飘起了朵朵雪花,让人有种身处冬季的错觉。

  “冰天百花葬!”

  空寂的夜空中,传来奥利维亚维悠扬而冰冷的声音,接着,便听一道响亮的指声。那些四散飘落的雪花仿佛接收到了信号一般,一个个停止了下坠,悬浮在了半空中。

  不好!

  独孤舒琴立刻意识到不妙,拿起手中的草薙剑,双指对着剑身用力一划!一道熊熊的火焰猛的燃烧起来,将整个剑身团团包裹住。

  火焰刚刚点燃,那些悬浮在空中的雪花便一个个飞速的朝独孤舒琴射了过来。

  “切!”

  独孤舒琴单手持剑,剑随心动,舞的出神入化、密不透风。红色的”火剑”瞬间变成一张巨大的火网,将独孤舒琴牢牢保护起来。

  密密麻麻的雪花犹如子弹一般,接二连三的砸在“火网”之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让人感觉射过来的仿佛不是雪花,而是冰雹!

  在一整漫长的声响之后,让人头皮发麻的雪花风暴终于停息,独孤舒琴双手扶剑站在原地,已是满头汗珠。

  不行,在大雾中作战太被动了!如果再被她这么消耗下去可就吃不消了。。。。

  独孤舒琴眉头微皱,心中顿时有了伎俩。

  就用这招将雾散开!

  独孤舒琴说做就做,伸出一只手对着空中猛的打了个响指!

  “卢恩魔术!炎弹.连爆!”

  话音刚落,独孤舒琴的四周立刻响起一声声剧烈的爆炸声响,一团团烈焰升腾而起,巨大的热浪,犹如风暴一般,很快就将四周茫茫的白雾给吹散开来。

  “嗯,没想到你现在居然也会动脑子了啊。”

  消失在大雾中的奥利维亚,随着雾的消散终于再次出现在了独孤舒琴的视野中。只见她高高悬浮空中,犹如神灵一般的俯视着独孤舒琴。

  “我说过,你如果还把我当成以前那个小毛孩的话,可是会吃苦头的。”

  独孤舒琴拔出插在地上的长剑,指向奥利维亚,冷冷的说道。

  “嗯,好吧。我会考虑、考虑的。”

  奥利维亚也不在意,笑着回答到。

  “我可不会再被动的被你牵着鼻子走了!”

  独孤舒琴说着,迅速拿出一把黑色的蕾丝手套,套在手上,对着奥利维亚的方向猛的打了个响指!

  指声刚落,一簇红色的火苗立刻飞了出来,瞬间就化为一条巨大的喷着火舌的火龙,带着咆哮声朝奥利维亚飞去。

  独孤舒琴现在要化被动为主动,先下手为强!

  “嗯,我收回前言。”

  奥利维亚不慌不忙的伸出一根手指,对着那飞来的火龙轻轻一点。

  “咔!”

  只听一声脆响,独孤舒琴惊诧的发现,自己的火龙正在慢慢被一层厚厚的冰层包裹起来。转眼之间,巨大的火龙已经变成了一只“冰龙”!从空中坠落而下。透过那厚厚的冰层,甚至还能看见里面那红彤彤的火焰!

  怎么会?!

  独孤舒琴一整诧异。

  “你果然还是个小屁孩,用了增强火力的‘符文手套’也只能使出这种程度的火焰。我的冰,现在连火都能冻住!”

  奥利维亚维眼神冰冷,继续说道。

  “身为索菲,玛利亚的继承人,居然只能使出这么没品的火焰,真是丢你外祖母的脸!受死吧!我不会再手下留情了,我现在就替她老人家清理门户。绝对不能让你这种人给我们初原卢恩魔术师家族抹黑!”

  奥利维亚说着,举起双手,对着虚空用力一握!

  “大卢恩!冰河降世!”

  话音刚落,独孤舒琴感觉空气仿佛都被凝固住了,一股恐怖的寒流,带着肃杀之气铺天盖地的朝自己袭来。那些被独孤舒琴击落的雪水几乎是在接触到寒气的一瞬间就被冻成了硬梆梆的冰块!

  这家伙。。。动真格了!

  独孤舒琴冷汗都冒出来了,赶紧蹲下身子,双手猛的拍向地面。

  “森罗万象!荆刺玫瑰!”

  话音刚落,一株株绿色的藤蔓立刻从地面升起,如一张大网般,将独孤舒琴密密实实的包裹了起来。

  寒气如索命的死神,转瞬倾袭而至,很快便将那绿色的藤蔓吞噬。绿色的大网,顿时被披上了一层晶莹的寒霜。

  “哼!真是荒唐,就凭这种东西也想防御住我的寒气吗?”

  奥利维亚缓缓落下,踏着悠悠的脚步声,朝已经没有一丝动静的独孤舒琴缓缓走去。

  “‘火’之卢恩,终于也变成历史了啊。呵呵。。。‘预言视’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奥利维亚抬起一只手,朝那绿色的藤蔓伸去。

  “破魔剑阵!”

  寂静的藤蔓内突然传来了独孤舒琴的声音!一股强烈的波动随即奔涌而出。奥利维亚一惊,几乎是条件放射般的伸出一只手,对着空中用力一划!瞬间便写出一道道闪着光亮的卢恩符文。也跟着大叫道:“卢恩术士!隔空断绝!”

  话音刚落,一层透明虚幻的术士结界立刻将奥利维亚包裹住,将那股强烈的波动隔绝开来。

  这臭丫头!居然没死!

  奥利维亚满脸的震惊。

  绿色的藤蔓缓缓降下,只见独孤舒琴正一手撑着剑,满脸胜利般的笑容。

  ”你放松警惕了呢,奥利维亚。居然大摇大摆的朝我走了过来。“

  ”不可能!你到底做了什么?!我刚刚确实感觉到你的灵压完全消失了才对!“

  奥利维亚此时已经没有了刚刚的淡定,这意料之外的一幕已经超出了她的理解。

  ”是吗?那还真是不好意思呢,这只是我使的一个小小障眼法。这些藤蔓,刚刚将我的灵压给隐藏了起来。“

  独孤舒琴微微一笑,神秘的说道。

  ”这些藤蔓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能防御住我的寒气。你的灵力应该已经基本消耗完了,除了卢恩魔术应该使不出其他像样招数了才对!“

  奥利维亚咬牙切齿的问道,这突然间的反转完全超出了她了预料。

  ”啊、啊,那还真是抱歉呢,我的这招,和初原卢恩一样,也是不需要消耗灵力的。“

  独孤舒琴此时已经完全的放松下来,一脸得意的继续说道:”‘森罗万象’——道家三大秘术之一,是只有接触到自己的‘灵魂根源’之人才能使用的招数。由于每个人‘灵魂根源’都不一样,所以‘森罗万象’也是各不相同的。就像身体的手和脚一样,‘森罗万象’相当于每个人的‘灵魂触手’,你的冰,还尚未达到冻结灵魂的境界吧!“

  原来如此。。。

  奥利维亚并不愚蠢,听了独孤舒琴的解释,立刻理解了:她刚刚是用灵魂之力防御住了我的物理攻击!

  “你刚刚说过,并不认同我吧?其实我也一样,我也并不认同你啊,奥利维亚。我才不像你那么‘偏科’呢!我可是样样精通、全面发展的优等生!现在,我就让你见识下你从来没见的现象吧!”

  独孤舒琴说着,举起一只手对着奥利维亚的方向猛的打了个响指!

  “森罗万象!荆刺玫瑰!”

  话音刚落,奥利维亚的术士结界内猛的升起一根根绿色的藤蔓,犹如一条条绿蟒般瞬间将毫无防备的她牢牢捆绑了起来!

  什么?!居然无视我的术士结界直接在结界内部发动攻击!

  奥利维亚此时已经惊的说不出话了,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无视规则、不讲道理的攻击!

  ”能防御住的攻击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防御不了的攻击。灵魂的攻击,可是无法防御的哦!“

第八十七章 冰与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