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遇险

  看着周围完全不熟悉的环境,魏子沫心中不免一阵凄凉,眼泪不觉顺着脸颊滴到衣服上,留下一个个印记。

不知不觉走进了一条不熟悉的街道,人也稀少了许多。

突然,魏子沫只觉得有一个结实的大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丝丝乙醚的味道进入自己的身体,魏子沫不自觉的倒了下去。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魏子沫艰难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豪华无比的房间。

“这是哪?”魏子沫心中突有一丝愤怒。

“你醒了啊!”范同听见声音走到床前!然后向另一个房间走去。

魏子沫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奢华无比,自己怎么会来这,难道自己被人下了药了?

“你这可真能睡!”一个熟悉的声音渐渐逼近自己。

魏子沫抬起头,“是你!”心中不免怒火横生,“你带来这干什么!”

“哼!”那男子冷哼一声,“我,”一脸厌恶的看着她一眼,“你还不配!”

“那我怎么会在这!”

“我们老板好心救了你,你怎么还能怪他呢!”范同忍不住出声替老板鸣冤。

魏子沫低下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不起!”

林亚潇瞧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魏子沫看向范同,“我发生什么事了!”

“你被人用药迷晕了,幸亏我们老板有事刚好经过那条街,然后就好心把你救下来了!”

“迷晕?怪不得!”

“你自己在这异国他乡,大晚上干嘛还出来,太不安全了!”

魏子沫心中一沉,她怎么就出来了呢?“哥…”越想心中便越沉,也不知道现在哥怎么样了,爸妈还知道吗?自己现在什么也帮不上,真是…没用

“哎。。哎怎么还哭了!”范同看着魏子沫脸上清楚地两条泪痕。他可什么也没干,怎么眼前的人就这样了呢!不知道的人以为他欺负她了呢!让老板知道了怎么办,对啊,告诉老板去。

想着转身去敲另一个房间的门。

“哭了?”林亚潇心中些许疑惑,莫非是要博取同情!

也不知道抱着什么样的目的,林亚潇走出了房门,看着呆呆坐在床上的魏子沫,眼神似乎都放空了,泪水滴答滴答的留在魏子沫的手背上。

床上的人只是任眼泪流着,没有任何声音。

“你是打算泪洗这里吗?”

魏子沫回过神,顺着声音看向林亚潇,又低头看着手上的泪珠,连忙擦净脸上的泪花。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想着想着就泪流满面。

“我这可不是难民收养所,想哭出去哭!”林亚潇看着魏子沫本想的训斥温柔了许多,虽然语句严厉了些,却没有几分训斥的意思。

魏子沫平息了一下呼吸,“对不起,打扰你了!”

“我可不敢当,你在这哭得跟泪人似的,跟我虐待你似的!”说完林亚潇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了下来。

魏子沫沉静了片刻,又抬起头看着他,“对了,谢谢你啊!”这是一句发自肺腑的话。

林亚潇挑了挑眉,“这个就免了,我还不需要!”

林亚潇见魏子沫欲下床,“你要是再出去被人下了药,我可不会再管你了,我可不会好心的送你回去!”

魏子沫一怔,的确如此啊,万一再有什么不测,让爸妈怎么办,哥哥已经那样了,自己不能再有事了!

林亚潇看魏子沫一脸犹豫,一副不在乎的表情,漫不经心的道,“你今晚就在这睡一晚,天明了再说!”

魏子沫点了点头,“谢谢!”

林亚潇没有说话,良久,林亚潇开口,“你刚才哭的什么!”说完这句话俨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魏子沫一顿,没想到他会问这句话,“奥,没什么,就是家里有点事!”

林亚潇皱了皱眉头,似乎不满意她的回答。

魏子沫也不管他听不听,一股脑的将心中的事说出来,说出来自己心里也轻快好多。

林亚潇点了点头,“你跟我说 什么意思?”

魏子沫垂下眸子,是啊,自己跟他说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希望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来帮自己吗?

但现在的情况,也容不得她顾忌脸面,厚着脸皮,“你能帮我吗?”

林亚潇笑了一声,“你凭什么让我帮你!”

魏子沫也冷冷的笑了几声,自己的那些亲戚都不肯一个陌生人为什么借给自己300万,“或许你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说完魏子沫暗叫自己疯了,一个富家子弟怎么会需要自己的微弱力量。

林亚潇低头沉思了一番,淡淡说道,“我的确需要!我需要一个老婆!”

范同和魏子沫几乎同时用惊讶的表情看向林亚潇。

魏子沫楞在那好一会,然后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需要我帮忙吗?”

林亚潇瞥了她一眼,“你凭什么认为你能帮到我!”

“我或许可以帮到你呢?”魏子沫坚定了一下自己的语言。

“不错,你是能帮我!可是跟你一样想帮我的人不计其数,而能帮你的或许只有我!”

魏子沫低下头,终于还是做出了最后的挣扎,“我不会要你任何东西,那三百万是我借你的,无论如何我都会还给你,我会尽我所能的帮你!”

“很好!既然这样,我也就不用说什么了!明天我会给你答复!”说完之后便离开了。

或许真的能有一线生机呢?魏子沫一遍遍的安慰着自己。

熬着熬着天终于有了些许要明亮的意思。魏子沫悬着的心又绷紧了一根弦。

起身走到房间外面,是一个很宽敞的客厅,范同早早地就站在了厨房。

“这么早就起来了!”范同看着天还只是朦胧亮,魏子沫就已经起身。

魏子沫笑了笑,“你在这做什么?”

范同皱了皱眉,拿着手中的刀挥舞了挥舞,“做饭!”

“你还会做饭?”

范同长叹一口气,“不会!”

“那你这是…”

“老板有事要出去,六点半就要吃早餐,但是又不喜欢泰国菜。这么早中餐店根本不开门,酒店的菜又不喜欢,我也找不到会做中国菜的厨师,只能看着菜谱自己试试。”

魏子沫低头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快六点了,如果你相信我,就让我来吧!”

范同怀疑的看了看魏子沫,还是交出了厨房,大不了就是一顿训斥嘛,有什么了不起的,范同在心底里安慰着自己。

六点十五分的时候,林亚潇起床以最快的动作收拾好后,看着一桌子的菜,打趣似的看着范同,他真能做出这些!

扔给魏子沫一份文件,“这是条约,你要没什么异议就这么定了!”

然后坐到饭桌前,开始吃饭,范同一直非常忐忑的看着林亚潇。

“这个…”林亚潇正吃着突然说道。范同心中一惊,难道不好吃!

“这个不是南方菜啊!范同,你还会做北方菜!”

范同低着头没有说话,最后还是开了口,“这不是我做的!”

“不是你?”林亚潇看了看魏子沫,“你不是A市人?”

“我是,只是我妈是北方人我从小喜欢北方菜所以会做一些。”

林亚潇漫不经心的奥了一声,继续吃着饭菜。范同见林亚潇没有不喜欢,总算是安心了不少。

吃完饭,魏子沫将合同递给了林亚潇,“我没有什么意见,我是来泰国出差的,还有三天才能回去,所以希望…”

“这个用不着你担心,你只需要跟你家里说一声就行!”

第八章 遇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