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酒后畅谈

  两人一起走向车,林亚潇先给魏子沫打开车门,很绅士的请魏子沫上去后,关上车门,自己再坐到主驾驶去开车。

角落里的苏雨帆,看着魏子沫没有丝毫的抗拒,没有一丝的排斥,两人走在一起的画面,可恨的协调,可恨的般配。

如同一对感情深厚的夫妻,不需要猜忌,对方的一切对于自己来说都是无比熟悉无比自然的。。。。。。。

车上。。。。。。。。。。。。。。。。。。。。

“你怎么在那?”

“你怎么在那?”

两个人竟然用同样的语气默契的说出了相同的话!

“谈生意!”林亚潇先回答道,“你不是在聚会吗?”林亚潇接着问道。

“我们的确是有聚会,只是太乱了,所以我想先回去。”魏子沫目光停留在后视镜上说道。

“那怎么不告诉我,让人去接你!”林亚潇目视着前方,平静地说道。

“这样的小事,我自己可以!”

“正是因为你认为可以所以才会出现刚才那一幕吗?如果我不在那,怎么办!”

“我还是有能力照顾好我自己!”

“你所谓的照顾就是你那些拳脚吗!还是说即使我不出现依旧会有人来带你离开!”林亚潇嘴角勾起了一丝嘲弄的弧度。

“你什么意思!”魏子沫的声音中多了几分怒意,“虽然你一次次的帮过我,但并代表你就可以随意的污蔑!”

“什么意思?”林亚潇笑了笑,想起那个跟他一样躲在角落里的男人,那个意图在危险的时候可以挺身保护她的男人。“你现在的身份不一样,我可不希望在我们公开之前,你有什么不良新闻!”

魏子沫冷冷的笑了笑,“那就太令你失望,我魏子沫本就没有一点可以说的过的优良。”

“你有自知之明就好!”林亚潇继续冷淡的说道。

魏子沫不再说话,也懒得再跟他再去说什么,目光随着窗外的场景一次次流失。。。。。。

那个身影,那个自己明明可以万分肯定的身影,却没有一丝勇气来承认,自己的心都在想着逃避。。。。。。。

在同样的时间,另一个人同样在想念着曾经互相信任的日子,那种知道在自己有困难会有人来帮自己,一种全身心可以信任的感觉。但是在现在,那个本应让自己保护的人,拥有了自己的骑士。而自己或许只是白雪公主的克洛斯,总有一天,白雪公主会被王子救下,克洛斯的结局注定是要离开。

。。。。。。。。。。。。。。。。。。。

。。。。。。。。。。。。。。。。。。。

回到公寓,天空已经被带星点的棉被笼罩,一种深沉的黑色,却有几个渺小却不容忽略的闪亮,那个让人遐想的的缺失的月牙。。。。。。。。。。

“我先回房间了。”刚进门,魏子沫抛下这句话,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林亚潇脱下外套,走到酒柜,拿了一瓶红酒,如同往年的今日一样,将一杯杯烈酒灌进自己本就炽热的胃。一种火燎燎的感受席卷全身。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望向窗外的星空,那样静怡,那样翻腾。

手中的拳头迅速移动了一个弧度,

bang!!!

酒瓶掉在地上,深沉的红色溅满了地板,林亚潇端起酒杯,将杯中的浓郁一饮而尽。

听见声音,魏子沫从房间出来。

第一次发现林亚潇也有买醉的时候。

看到地上满地的碎片。。。。。。。。。。。。。。

和那个不胜酒力已经微醉的人。

魏子沫拿来工具,一点一点的打扫着地上的狼藉。

林亚潇依旧一口一口的喝着杯中的酒,没有阻止,没有说话。

魏子沫仔细的打扫着每一个地方,哪怕是一滴红色都不曾忽略。

打扫干净后,收起工具。

却发现林亚潇依旧在那喝着杯中的酒,但是显然喝酒的人已经醉了,仿佛是忘记了自己。

“别再喝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出于怎样的原因,魏子沫拿过林亚潇手中的酒杯。本就做好了林亚潇生气的准备,却没想到,他根本就没有丝毫怒气。

魏子沫将手中的酒杯放下,静静地坐在一旁没有说话。

沉默了许久。。。。。。。

林亚潇起身去酒柜又拿了一瓶红酒,但又多拿了一个酒杯。

将酒杯放在魏子沫面前,魏子沫看着他那副依旧纨绔的表情,那种如同神话里才拥有的白马王子的感觉。

这张脸的后面真的埋藏着好多,多的让魏子沫猜不透,看不清,甚至有太多的时候,让她愤怒,但是现在看来却是那么令人放松。

魏子沫拿起酒杯给林亚潇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一种莫名的安全感,让魏子沫安心的将一杯杯酒灌进肚子里。

两三杯下肚。

两个人都迷迷糊糊。

“你为什么自己在这里喝酒?”魏子沫顶着一张略带红晕的脸问道。

林亚潇停滞了片刻,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但是嘴角的话却不知道该怎么样表达,自己为什么在这喝酒?因为今天是那女人的生日,自己母亲生前最爱过的日子吗?

魏子沫见林亚潇一直沉默,将手中的酒杯举起,“今天不说不开心的事情,很多事情该忘记的就不要再埋在心底!”

林亚潇依旧没有说话,但是拿起酒杯跟魏子沫碰了一下,再一次一饮而尽!

。。。。。。。。。。。。。。。。。。。。。。。。。。。。。。。

。。。。。。。。。。。。。。。。。。。。。。。。。。。。。。。

两人带着酒杯来到阳台,坐在那个精致的桌子旁,好像打开了话匣子。

两个人谈论起各种各样的事情,远到曾近在校园里自己做过的叛逆事,近到为什么范同那么爱吃,难道是因为他的名字吗?

然后两人放开心扉的哈哈大笑一下!那样发自内心的笑。

。。。。。。。。。。。。。。。。。。。。。。。

。。。。。。。。。。。。。。。。。。。。。。。

东方已经有了一丝丝的红晕,片刻之后,火红的亮光代替了最初的红晕。

在一些街道已近有人开始了忙碌,偶尔碰见寒暄几句。

校园附近已经有几个穿着校服满身活力的稀稀落落的学生。。。。。。。。。。。。

。。。。。。。。。。。。。。。。。。。。。

魏子沫下意识的用手揉了揉头,怎么会这么晕呢?发生什么了?

翻了一下身子,好像枕头没有这么硬吧!

迷迷糊糊的想要睁开眼睛,但是眼皮上像被压了一个大石头,根本拿不开,那就再睡一会吧!

另一个人也下意识的动了动身子,但是腿好像麻了,艰难地睁开眼睛。

原来一个人躺在自己的腿上!

。。。。。。。。。。。。。。。。。。。。。。。。

一更来袭,二更即将上路,求评论,看见空空的评论区,我的心底真的哇凉!!!

第十七章 酒后畅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