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几世追忆几曾痴

  几世回眸几曾忆

在场人脸色各异,没有一个人说话。

高台上那个老太婆清了清嗓子,好不容易消化了这个讯息,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各位,魔尊现世,天下大乱,请问有何妙计可否?”

依然是那个年轻女子站了出来,“听闻魔尊现世日月交替,阴阳结合,正是魔尊最虚弱之时,只要我们集结众人之力,合起来将魔尊抹杀,便不会再有魔尊危害人间了。”

在座各位都互相交换了自己的看法,觉得这个方法甚是不错,再加上自己老祖宗的实力,还怕抹杀不了一个虚弱的魔尊?不过他们都漏掉了一条讯息,一个虚弱的魔尊,也是还是魔尊。

冥界,地狱。

老者看着铜镜里自己的脸,发着呆。

原来时间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久到岁月都在自己脸上留下了痕迹,想到那个天人般的女子,不禁黯然,她应该不会记得自己了吧……

火山口开出了开出了一朵又一朵的彼岸,若剥开那彼岸往里看的话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少女一头银白色发丝在熔岩里特别明显,扇子般的睫毛轻轻覆盖在眼,高挺的鼻子,比熔岩更甚的瑰唇,让人不禁想偷咬一口,肌肤如羊脂膏玉般,熔岩只限限遮住她重要部位。

陡然一转,少女缓缓睁开眼,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流光四溢,可那眼里全是冰冷与历经岁月的神色。

这少女正是孤狼,她还有个更好听的名字——魔尊,凰浴罂。

身体一点点分离熔岩,没有任何遮蔽物,她完美的身姿展现在外面。

冥界,呵,算个什么东西,手一勾,血河干涸,露出了河底的骷髅与肮脏,彼岸枯萎,变成一朵朵妖花,像是失去了经脉与生命般,化作虚无。

红色衣衫轻披在她身上,彼岸一朵朵盛开,对此凰浴罂表示很满意。

一道炽热的眼光投在自己身上,凰浴罂抬眼一看,老者佝偻着身躯,白发在空中飞扬,眼神有些躲避凰浴罂的注视,“宁桃夭。”老者浑身一震,眼神带了些期寄,他没想到她还记得他,还认得他,转念一想。

自嘲一声,自己这幅容颜自己都不愿看到,何况是她。

“参见魔尊。”宁桃夭声音沙哑,饱含沧桑,单膝跪地行大礼,宁桃夭眼底没有一丝神采他再也不是那个宁桃夭。不过,她回来就好。

没听见任何声音,宁桃夭就保持着这个动作。

“等了这么久,值得么?”凰浴罂手轻抚上宁桃夭的头,感觉到他身体一震,真是个敏感的孩子,想到他等了自己这么长的时间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弥漫开来,这是她游历人间,轮回百世从未有过的滋味,感觉……还不错。

宁桃夭身体僵直,一直低着头,他不知道的是他身体正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那白色的发丝犹如逢春枯木般变成了蓝色,皱巴巴的皮肤也以肉眼看得到的速度变得光滑白净,可惜那脸被发丝遮住,看不清是怎样的风采。

“起来吧。”凰浴罂站在他面前,看着低着头的宁桃夭,皱了皱眉,她是洪水猛兽还是什么,他就如此怕自己?“抬起头来。”

宁桃夭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变化,身子有些颤抖,害怕从她眼里看见厌恶的神色。

只见男子身着一身破烂的长袍,一头如蓝色妖姬般的秀发在风中轻扬,眉眼带着一些害怕,和担忧,蓝色的水眸有些闪躲,这样的人恰恰最是迷惑人,谁能想到这样外表看起来儒雅的男子是魔界的?

凰浴罂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是记忆中的样子,不过却多了几分木讷。

“魔尊是否现在回去?”宁桃夭有几分喜悦,他没有看到一丝厌恶,不禁让他觉得这些年的守候也是值得的。

凰浴罂轻轻摩挲着手腕上的镯子,有几分轻蔑“有人要算计本尊,那本尊可不能辜负这群人的期望。”抬眼看了宁桃夭一眼,很自然的执起他的手,“走吧。”

宁桃夭身子一僵,没有想到她会有这么一举动,当即想抽出手来,却又有些贪念那温度。

日月湖————

平静的湖面上没有一丝波澜,不过在日月湖周围有一层红色的保护罩,保护罩外围是成千上万的妖魔,妖魔之外是那些自诩正道之人的侠客。

“盟主,现在若再不能冲进去,等会儿便没有时间打破结界。”天琊在老太婆身后毕恭毕敬,。

“哼,区区蝼蚁也在此放肆。”那老太婆极为不屑,手拿起一根手杖轻轻一挥,面前的妖魔瞬间消失五分之一。

“倚老卖老,你嘚瑟什么,死老太婆。”一道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传出,听起来声音有些稚嫩,是女子无疑,不过这说出来的话却并不好听。

那老太婆一听,立刻气的瞪眼,“死丫头,老太婆我行走江湖你还在娘胎里呢!!”

“死老太婆,老子行走江湖的时候要是知道你是这样一个为老不尊的人,就应该把你爹娘杀了。”在场的正派弟子都有些憋笑,这不是变相说她比这小娃小么?这小娃也真是天不怕地不怕,骨婆也敢去招惹。

骨婆听了这话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死丫头,你这样藏头露尾算什么?有本事出来跟老太婆我决一死战。”

“哼,死老太婆,这可是你说的可别后悔。”话毕,只见群魔纷纷向两侧后退,让出一条大道。

“你这毛都还没长齐的死丫头,竟然还敢还不知死活的挑衅我这老婆子。”骨婆讥讽一笑,“盟主,抓紧时间,”天琊在身后适时提醒,“嗯,知道了。”

众妖魔打了一个冷颤,这个恶魔谁瞧不起她谁倒霉,谁不知道阮沫昙这恶魔是四大魔使之一,因为一次意外,从此外表便永远停留在了十三四岁的样子,最讨厌别人戳她“痛处”,偏偏这老太婆作死的一直戳。

“找死!”手轻轻一挥,甚至没有人看清她的动作,骨婆身体一僵,本想躲开却来不及,狠狠将她从天上打落到地下。骨婆只感觉全身所有部位都被移了位,轻轻一牵扯都疼的发慌。

“盟主,你没事吧?!”天琊心里很惊讶,这个看起来像是小孩的老家伙居然将骨婆一招打落。这……可是连那几位老祖宗都做不到事,除非……

“咳咳咳…”骨婆随着天琊而站起来,心下一紧,仅仅一招就…

天空的云彩仿佛聚在了一起,阮沫昙眯着眼笑的像一只狐狸,众妖魔不禁离她更远了几分,每次她这样笑准没好事。

再是一挥手,云彩破开,几团影子卒不及防,以以一种极其不雅的姿势摔在地上。也不防有早就多了心眼的人,慢悠悠的飘了下来。

“前辈可是稚魔阮沫昙?”金羽门派的老祖宗站出来问道。

阮沫昙眸光闪了闪,隔空一巴掌捆在她脸上,直接将人扇晕了过去“就你也还敢直呼老子的名字。”

闻言几人都变了脸色,这不就是变相承认了,看来此行就是肉包子打狗了?

说起阮沫昙可能还有人不知道是谁,不过谈到这稚魔那可就是人见人惧,鬼见鬼惧,巴不得看了她就绕道走。因为传闻她手法极其凶残,只要落在她手里的人几乎都有生还的可能,不过那时你就已经变成白骨,白骨却还有意识,呵。

阮沫昙看了看天上,还有一刻钟,魔尊终于回来了。想到此她不禁有些兴奋。

“喂,老子今个可没时间跟你们在这儿耗,识相的都快给老子滚。”明明顶着一张稚嫩的脸,却说出这般粗野的话,众人嘴角的都抽了抽。

“小昙昙,魔尊回来咋们应该开心点啊,你这幅死表情谁愿意看?”一道极其魅惑的声音穿进大家耳朵,掉了一地的鸡皮。

阮沫昙假意抱着手臂,“慕姒涵,你少在这儿恶心我!!你那些表情可别恶心到了魔尊!!”

慕姒涵这三个字在众人心里又掀起了波浪,又是四大魔使之一,魑魔慕姒涵,身影妖媚,跟男子有的一拼,不过若是小瞧她那么你一定没好下场,她杀人恰恰是让你从上一刻天堂,下一刻就会让你跌到地狱。

“别吵了,魔尊快回来了……”一道极为冷淡的声音打破了她们的吵架,

众人闻声朝天上望去,

夜无边,一轮血红的太阳与月亮悬挂在天上。

慢慢的,在众人肉眼可见的速度太阳与月亮渐渐靠近。

缓缓重合,仿佛分开已久的恋人紧紧相拥。

红与白笼罩大地,铺散世间在每一个角落。

“不好,魔尊快现世了,诸位快拦住他们!”骨婆捂着胸口,在天涯的搀扶下对着那几位门派的老祖宗说道。看着日月湖的结界一点点的消失,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止,不禁急上心头,气息一个不稳,当即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拦住?连一个稚魔都打不过,更别说四大魔使都在了,虽然说众人也不确定,却也知道他们都不是稚魔的对手。

日月同辉,九星连珠,妖魔出现,魔尊现世。

少女一头白发及腰,精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身着一大红长袍,仿佛从地狱开出的彼岸,妖治。悬浮在空中,手里搂着一个美少年,看见如此多的人看着他们,少年脸色一赧,蓝色的发丝飞扬,与白色相缠,空中痴缠的发丝预示着她们将来会很多纠缠。

——————

“娘子你是不是早就算到了?”

某人看着身下人,吃干抹净。

“不是算好,是一眼看到就知道了。”

当即热泪盈眶又被吃了一次。

——————

hhhh,麻油错,宁桃夭也是魔使之一,也是唯一的蓝孩子。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面面,阿里嘎多ε&#1641;(&#3665;>&#160;&#8323;&#160;<)7з么么哒

第二章 几世追忆几曾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