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若长久此情最浓

  “稚清魑,”冷清的声音传出,没有一丝情绪,如同那空谷的回音在人们心间久久不能拂去。

三道影子极速冲到凰浴罂面前,单膝跪地绝对臣服“恭迎魔尊归来。”

这时人们才回过神,不管他们承认不承认,魔尊确实是回归了,众妖魔匍匐在大地上,为了 他们的神,放下一切,臣服“恭迎魔尊。”

“平身。”凰浴罂声音极其慵懒,不过其中包含了上位者的气势,尤其是她这种实力强悍,头脑得了的人。

“谢魔尊陛下。”凰浴罂琥珀色的眸子一转,便看见了外围的所谓的正道人士,唇角勾起一抹弧度,有些讥讽他们这种愚蠢的行为。手隔空一抓,骨婆竟轻易被她捏在手里,仿佛她的生命如同蚂蚁一般不值一提,“有些狼扮羊,还真把她放羊圈里了。”

凰浴罂搂着宁桃夭,眼底闪过一丝精光,人族已经没落到这个地步了。她本不屑做这些,不过看看了身旁的人还是有点乐趣的好,没乐趣怕是她又想睡了,朝后面三人吩咐一声,转身便没了踪影,徒留骨婆一个坐在那里,整个人虚汗不止。

这一场与魔较量她们就输得一败涂地,众人看着魔尊走了纷纷上来‘慰问’骨婆,骨婆心里冷笑一声,这群人若是真心,何必等到现在才来慰问,骨婆冷静下来,仔细品味刚才凰浴罂所说的话,看来她身边养了一头狼啊,既然是狼,迟早也会露出尾巴。

“宁桃夭。”凰浴罂卧在软榻上将宁桃夭置于腿上,“嗯。”宁桃夭气息有些不稳,有些害羞,身体僵直,蔚蓝色眼眸里有着深深的自卑,她不嫌弃他,可他如今这样子怎么配得上她?

“给本尊说说本尊睡了之后发生了什么吧。”凰浴罂拿起宁桃夭的发丝套在指上转圈圈,有几分玩味,其实她早就知道了,问的目的不过是想逗逗他。

宁桃夭眼神一讷,并没有回答。

凰浴罂轻笑一声,搂着宁桃夭在他脖子后面轻轻哈气,“是不想告诉本尊么?嗯?”

果不其然宁桃夭身体更加僵直,在她说话的时候还颤抖了一下,引得凰浴罂哈哈大笑。

‘扣扣扣’一阵敲门声传来,生生将这暧昧的气息打破,宁桃夭一听,急急忙忙就要下榻,此时他只穿了一件蓝色长袍,甚至松松垮垮,露出半个圆润的香肩,虽然说他长相‘见不得人’,怎么说他也是个男子,让人看见了还得了。

凰浴罂搂着他不让他走,另一只手细心为他整理衣袍,“进。”

当四大魔使的另外三个走进来时就是这么一副场景,少女一头银白色的发丝搭在蓝色衣袍上,一张瓜子脸靠在少年颈窝,手强势的搂着少年的纤腰,少年脸上绯红,羞于见到他们。

清魔莜雅的手在长袍下捏紧了几分,眼底闪过一丝不甘,愤恨。明明是她与宁桃夭最先接触,他却不爱她,只爱那个人。

凰浴罂自然没错过莜雅眼里的情绪,区区蝼蚁不足为惧,此番作为,就是要让那莜雅知难而退,她现在已经把宁桃夭归为自己所有物。

“咳咳,陛下你一睡就是那么久,害得臣好等啊。”慕姒涵不甘寂寞,嗲声嗲气朝凰浴罂抛了个媚眼,害得这里的人直想将昨日吃的饭菜都吐出来。

“魑,我吩咐你办的事办好了?”凰浴罂斜睨了一眼那人,眼底晦明不定。

慕姒涵看着那眼神,娇躯一震“是,已经办妥了。”一谈正事这人便老实下来了,一本正经的回答。

“你们呢?”凰浴罂看着面前几人。

“都已经办妥。”两人异口同声。

天地,你可喜欢本尊送你的这份大礼?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稚留下。”莜雅眼神明明灭灭,一直盯着宁桃夭,这让她很不喜,自己的所有物被觊觎了呢。

众人行礼告辞,“安守本分,怎会大祸临头。”莜雅脚步一顿,这是…在警告她,不禁苦笑,她如何能斗得过她呢?她本就是遵从他的心,既然选择了她,她便在旁守护吧。

阮沫昙一个人就在这儿也没那么拘谨,眨着大眼睛盯着宁桃夭看,问出了刚刚她就想问的问题“桃夭,你怎么变得更加漂亮了啊?”明明当年一战,宁桃夭听闻魔尊沉睡的消息,马不停蹄的从仙魔战场上赶回来,途中却被天地那个贼子伤的只剩下一条命,还是莜雅拼死将他救了出来,也是因为重伤后遗症,宁桃夭样貌大变,功力也大不如前,但这样宁桃夭也没能看到凰浴罂最后一眼,从此销声匿迹,连莜雅都不知道他跑哪儿去了。

“漂亮?”宁桃夭抚摸着自己的脸,有几分茫然,也有点怀疑阮沫昙的眼神,他这般也能称得上漂亮?

无意间一瞥自己的手,光滑细腻,稍微提力,就感觉自己的功力已经恢复如初,心中一喜,隐隐猜到几分,脑袋一歪,红唇恰好碰到某人的脸,不禁有些呆了。

“咳咳,我还在这儿呢!”阮沫昙很煞风景的来了一句,她不是不畏惧魔尊,而是她性格如此,也不娇柔做作,很直率,嘴角抽了抽,这两人真把自己当成空气了。

宁桃夭脸上飞快升起霞色,把头偏向一边,让头发遮住自己的脸,不让他们看见,自己也不去看他们。

这一动作无疑是取悦了凰浴罂,想到那软绵绵的触感,不禁有些口干舌燥,“稚,本尊让你去找那小家伙你可找到?”

其实她很欣赏阮沫昙的性格,这样的人好掌控,不用随时担心她会在背后捅你一刀。

“启禀陛下,暂时没有找到,不过臣已经探听到了它近日有人在魔桠森林附近看到过它。”阮沫昙毕恭毕敬的回答,这天地魔兽只有他们魔尊陛下才能驯服,不然那个人很有可能就会被这天地魔兽所吞噬。

“墨鸦森林。”凰浴罂眼睛突然变成一片红色,也只是一瞬的事,快到让人觉得只是幻觉。

凰浴罂唇角勾起一抹弧度,小东西,本尊就先允你多逗留几天。

远在世界另一边的魔桠森林,某兽打了个喷嚏,回头看了看,继续在人身上坐着,什么人居然敢咒骂本兽,看本兽以后不抽你的筋,扒你的皮。谁又知道,正因为它此刻的想法,以后它的日子异常难过呢。

“好了,本尊知道了,下去吧。”凰浴罂有些漫不经心,既然处理完了这些琐事,那便要开始她的正事了。

“是,臣告退。”阮沫昙转身出去还不忘将门带上。

凰浴罂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这丫头,还挺懂事的。

宁桃夭只觉得浑身上下都被某人盯的不自在,“陛下……”况且他们四个她只安排了三个,除了他。她是躲着他,不信任他,还是觉得他已经没有这个能力再为他做事了呢?眼神有些黯然。

勾了勾唇,凰浴罂怎会不知道他心思,“宁桃夭,你要再胡思乱想本尊这就让你去做事。”

不知道为什么,宁桃夭总觉得再她说下这些话的时候自己松了口气,同时也有点恼,莫名其妙的恼,让他自己都控制不住,不过他不反感,还有些喜欢。

他有点畏惧,也有点期待这种奇怪的感觉。

“陛下,臣是不是病了?”鬼使神差他就说出口了。

凰浴罂阴测测的笑了一声,“是病了,病的不轻。”

宁桃夭心里一慌,他有病?怎么办?她会不会嫌弃他?他很害怕她会抛弃他。

“宁桃夭,别想这么多,有的时候想太多,想太远,往往计划赶不上变化,珍惜眼前才是真的。”

“好,陛下。”宁桃夭心里感动,多年的守候与等待真的没有白费。

凰浴罂修长有骨节的手指轻轻为他拭去眼角的泪水,看着那盈盈的泪珠在指尖荡漾,轻轻用红唇含了去,“甜的。”弄得宁桃夭脸又是一红。

长袍一挥,周围场景变化。

放眼望去红色的彼岸静静绽放,

没有一丝杂质,圣洁,妖冶集合一身,

却并不矛盾,正如同凰浴罂这个人一般。

“宁桃夭,你知不知道,本尊也会被人踩在脚下的一天?”凰浴罂执起一杯酒,将视线放在一株彼岸上,似乎有点自嘲,暗讽。

宁桃夭脸一冷,语气很是生冷,“陛下无比强大,若真有这么个人,臣相信臣拼尽一切也要为陛下铲除这心腹大患。”

凰浴罂听者有心,别有深意看了看宁桃夭一眼,眉眼有几分醉态,格外魅人,连她都打不过的人他竟然还想去铲除,不过这样的人是不会有机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

宁桃夭仿佛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停顿了两下,她那般注视,仿佛天地间只有自己。不过他也明白,她那般美好的女子是不可能只有他一个,而且他与她还是君臣关系……

本来凰浴罂看着眼前的男子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爱慕,心情挺好,随即他眼底闪过挣扎,彷徨,那爱慕仿佛隔了一层纱,让她触摸不到,她不禁有些烦躁。

“你回去吧。”说罢人便没了踪影,徒留宁桃夭一人看着彼岸发呆,他做错什么了?她生气了?

到底是宁桃夭,人木讷,心又敏感。

————

器宇轩昂的魔宫,有几个小侍小心翼翼的守在宫外。

“青姐,陛下今夜就会回来么?”一个长相妖媚,说话都带着一股魅惑的男子朝叶青猛烈的眨眼睛放电。

叶青微不可微的皱了皱眉,不是她不懂风情,而是她明白眼前这个男人天生一股子魅劲,凭借他的手段坐上了侍首的位置,她本就看不惯这种男人,这次居然还敢来向她打听魔尊陛下的下落,想去勾引神一般的陛下,陛下的心思也是他能够猜测的?她倒是有几分期待他被扔出来的场景。

“嗯。”身为侍卫首领她只是守护魔宫的安危,其余事情只要没危害到治安他便不会理会,纯属抱着一颗看戏的心,不过魔尊的戏也是他一个小小的侍卫能看的?

男子兴奋笑了两声,那娇媚的声音让人恨不得立刻将他拥入怀里,太好了,过了今夜,他便是集齐一身宠爱,可见他对自己的魅力极度自信。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有野心,可惜算计到凰浴罂头上,注定没结果。

一抹影子蹑手蹑脚踏进魔宫,紧张万分的四处探了探,还好陛下还没回来,看了看自己的装束,男子笑的花枝乱颤,这样的他还怕迷不倒一个魔尊?

褪下外衣,只露出薄薄的一层纱衣,摆出了一个非常撩人的姿势,为了保险,男子还在床边洒下了媚药,

此时就等着某人回来了。

——————

某人一天很困,

倒头就准备睡,

结果好几团软绵绵的东西垫在下面。

掀开被子一看,

各种美男在床上,

某人一瞥,

你们睡这儿,

我睡软榻,

众美男不可思议,

撒娇卖萌。

——————

大家好,我会在最后的时候发一个短短的小短片,大家若不喜欢就忽略吧。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面面,谢谢。

第三章 若长久此情最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