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答案不过三个字

  “在找什么?”正当黑衣人倚在柱子上歇息的时候旁边传出一声清亮的女声。

黑衣人下意识的回答“当然是找床啊。”凰浴罂笑了起来,却也有些郁闷,什么时候她的床成了香饽饽了每人都来找床?若不是无聊这几个小喽啰能进的来?

黑衣人听到这笑声浑身打了一个冷颤,身边没有呼吸啊,难不成闯鬼了?“你你……你是谁?是人…还是…”不仅吓的说话结巴,拿着刀的手也抖个不停,虽然他已经元婴,但始终是个人类,见过妖物却从未见过鬼怪。

凰浴罂绕有意思的看着黑衣人,就像看见猎物一般,“你猜呢。”

“你……你别吓我…我可不是…是吓大的。”哐的一声,刀落到地上发出不小的动静,还好凰浴罂提前设了结界,不然铁定惊动外面的侍卫。

“哦?原来你是吓大的啊。”凰浴罂俏皮一笑很会断章取义,此时她脸上的表情灿烂极了,如昙花一现,无人欣赏到。

黑衣人蹲在地上抱着头都快吓哭了,凰浴罂嘴角抽了抽表示很无语,从没见过元婴修士还怕鬼的,更何况她还不是鬼。

“喂,你找床干嘛?”凰浴罂故意暧昧的说到,不过那位快吓哭的人可没注意到,“嘤,我找床找人。”

凰浴罂皱了皱眉,找人?那不就是找她咯。“你找人干嘛?”不厌其烦的问道,若平时她早就将人扔出去了。

“我,我是来找魔尊的。”明显这黑衣人已经吓到语无伦次的地步,来魔宫不找魔尊难不成来找抽?

凰浴罂翻了个白眼,“我问你做什么,没问你什么人。”

“我是来献身的!”憋了一会儿黑衣人才说出了这句把凰浴罂雷到的话,献身?带着刀献身?鬼才信。

刹那间屋子里变得明晃晃,黑衣人下意识遮住了眼睛,眯眼朝手指缝望了望四周。

并没有传说中的金碧辉煌,四周弥漫着檀香,黑衣人才愣住,这里的桌子,椅子,房梁都是上好的紫檀木所造,名贵得很,哪怕是皇帝也不超过十块紫檀木,没想到这魔宫就是如此多,他不禁在心里盘算起了小九九。

凰浴罂肆无忌惮的大量起躲着的黑衣人,一张黑布蒙住了脸,只露出了一双闪亮亮的眸子,不过那双眼睛此刻可不怎么好看,都快成铜钱形状了。

“咳咳咳。”凰浴罂这么一咳,黑衣人立刻回了神,一身抖个不停他不会连魔尊都还没见到就被吓死了吧?呜呜呜,不要啊!!!

凰浴罂一头黑线,这孩子,她还什么都没做就已经吓成这样子了。“本尊又不会吃人,你怕什么?”

咦?有呼吸了。黑衣人兴高采烈的一转,又定住了,他貌似忘了这是魔宫了……

面前的少女长得很美,仿佛有一种气壮山河的气势,又有些精灵的灵动,身材凹凸有致,一袭红袍尽显张扬。不过那头白发,诉说着她是魔尊的事实。他仿佛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停顿了一两拍。

“你…你是魔尊。”虽然是问句,但他无比确定,面前这个如诗画走出来的少女就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尊。

“本尊又没说不是。”凰浴罂看着眼前的黑衣人,饶有兴趣。

黑衣人一改开始的懦弱,飞起身就将凰浴罂扑倒在贵妃椅上,像只八爪鱼一样缠在她身上,一颗脑袋还不停地蹭在凰浴罂胸前“哇,魔尊我终于找到你了!!”

凰浴罂脸一黑,还没见过这般大胆的男人。

“放手。”

“不放。”

“放手!”

“不放。”

…………

凰浴罂有种快要破功的感觉,对上黑衣人的眼睛,琥珀色的眸子乍然变成红色,黑衣人的眼神也开始涣散。

“乖,放手。”黑衣人听话的放开了凰浴罂,不过整个人还趴在她身上,“来,起身坐好。”黑衣人立马坐的端端正正。

凰浴罂眸光轻轻一闪,又变回了琥珀眸,真是只不听话的小猫。

“咦?!”黑衣人回过神差异的看着凰浴罂,大有又扑上去的节奏,“这般热情让本尊有种砍了你手的冲动。”凰浴罂嘴角啜着笑,说出的话却不怎么好笑。

“说吧,有什么目的?”黑衣人看着眼前慵懒的躺在榻上的人,手里不停地绞着自己的衣服,心下有些紧张,“你会帮我的对吧?”。

“不会。”凰浴罂如实回答,她看起来就像好心泛滥的那种人?

黑衣人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大有种你不帮我我就哭给你看,凰浴罂不禁有些头疼,忍住,这不过自己给自己找乐趣,“本尊向来不做亏本买卖,既然本尊帮你,你拿什么来与本尊交换?”

黑衣人歪着头,“我拿我跟你交换吖!”

“你?”凰浴罂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黑衣人,还惋惜的摇了摇头,搞得他面红耳赤,“对,就是我,怎么啦?”

凰浴罂撑首看着他,宛若打量一件物品一般,“你先摘下面罩,实力太差,若长相太差那这笔交易本尊就亏了。”

黑衣人羞愤愈加,实力太差,他可是家族里公认的小天才,一把扯下自己的面罩。

凰浴罂眼底闪过一抹惊艳,不对,惊愕,一头冰蓝色的的头发高高束起,带着几分飒爽,大眼睛里此刻全是羞愤平添了几分妩媚,一张脸蛋有些婴儿肥,脸上绯红看上去就像一个苹果,这不一个活脱脱的正太吗?

“你闺龄多大了?”

“虚岁十五。”

凰浴罂一下子就愣住了,才十五,这么小。

“闺名?”

“南无雪。”

凰浴罂挑眉,雪族少主。若是这般的话,他来找她无非两种情况,第一种,外敌来犯,第二种,家族内斗,若是外敌来犯自然就少不了火族,想到火族就想到那位,凰浴罂不免有些头疼,若是家族内斗免不了后院纷争,她最讨厌看见的就是这些琐事,不如直接灭了,不过到时候这小猫铁定伤心。

看见凰浴罂沉默还以为她不帮他,不禁急得快哭了,“为什么找本尊?”这个问题倒是把南无雪问到了,是啊,自己为什么找她呢?他自己也不明白,或许是日月湖惊鸿一瞥,或许是听到她的大名,亦或许是她装鬼吓他,鬼使神差他就是信她。

“既然这般,你就找到答案再来找本尊。”轻轻一拂袖,南无雪便晕了过去,待他第二日醒来,发现自己睡在家里,若不是身上的夜行衣和她残留的彼岸花香,他都快以为自己做了个梦了,答案?呵。

卧在榻上,凰浴罂有些想搬到月上宫,这魔宫如此多人纷扰,这样下去她还怎么睡觉?不过近日还是将事情处理了再搬上去,不过她这个想法注定是泡汤了,这都是后话。

召唤了侍娥,让他们给她洗漱更衣,其实她完全可以自己来,不过为了她的威信她还是任由他们在自己身上摆弄。

晨曦象征着一天的开始,

众位魔界大臣一大早就来到了魔殿守着,生怕有什么做得不对就被这位喜怒无常的魔尊给杀了。况且连四大魔使都守在这里,魔使的实力强大,势力也强大,她们也更没有理由不守在这里了。

“奕老,你说陛下还会跟以前一样么?”一个长相尖酸的女子问这一旁的老太。

老太瞥了她一眼“无论怎样,陛下的心思可是我们这些大臣能够猜的?”

那女子表情讪讪,眼底划过一抹阴狠,这死老太婆,不过就是个文官,拽什么拽,过几日老子就弄死你……

下面议论纷纷,上面莜雅看着对面的宁桃夭,眼底的思慕毫柔情都快溢出来了,但看着宁桃夭看都没看她一眼,不禁苦笑连连。宁桃夭哪儿不知她心思,在很久以前就知道了,不过他的心早就给了凰浴罂,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也无法给予她回应,所以所说的话,只能对她说一声谢谢和抱歉了,谢谢她当年的救命之恩,抱歉他没办法回应她的感情。

宁桃夭还在沉思,完全没注意到旁边发生了什么,一下子天旋地转,整个人就被人抱在怀里,乘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对着众大臣冷冷一瞥。

这些大臣虽然不是吓大的,但她这一眼可包含了气势,众大臣赶紧站好跪了下去“参加魔尊陛下!”

凰浴罂并没有出声,只是抱着宁桃夭给他顺毛,这些奸臣,刚才所说她也听到了,说话一套,背后一套,若不给点惩罚她又怎会是魔尊呢?

太阳渐渐升起来,普照大地,不过…照不进魔界的。有些大臣开始浑身僵硬,心底开始对魔尊不满,回来第二天留给脸色给他们看。

“免礼。”两个时辰后凰浴罂才徐徐说到“谢陛下。”

凰浴罂冷笑,这就受不了了?

一些大臣本就年迈,刚站起来就因为跪了太久摔倒在地上,有的人上前去搀扶,有的人冷眼旁观。

“李冰。”“臣在。”这李冰正是那个长相尖酸的女子。

“当年一役正是你率兵吧?”凰浴罂看似有些漫不经心,眼神只落在宁桃夭身上。许多大臣都已经站好了。

李冰心里一喜,难不成陛下要嘉奖她?“回陛下,当年正是臣带兵。”

“那你可知罪?”李冰本来笑成菊花的脸一下子就愣住了,赶紧又跪了下去,“老臣惶恐,何罪之有?”

凰浴罂看着宁桃夭的脸,“你们可识得这人?”不少大臣纷纷看了一眼宁桃夭,又赶紧低头下去,这不是四大魔使唯一的公子,阑魔宁桃夭么?

李冰脸色变得煞白,他…他不是死了么?怎么会!!

当年她看上了这阑魔,可他心高气傲根本看不上她这个小小的士兵,她不断努力不断提升,只为了他看她一眼,终于她当上了将军,可他的目光却永远看的不是她,被嫉恶冲昏了了,她想既然得不到就毁掉吧,所以她暗中勾结天地,势必要铲除阑魔,可最终,看他佝偻的身躯以及灰白的头发,终究下不去手,据说他回了魔界,据说他已经死了,据说他失踪了,可万万没想到再次相见,他竟然活的好好的,还在别人怀里……

凰浴罂眼底闪过一丝红光,真相原来是这般,看来这李冰更加不能留了。

“没关系,你不认也没关系。”凰浴罂诡异的笑了笑,素手一挥,李冰的头慢慢滑落,两眼瞪得极大,身体无力的垂下。

一些大臣看着这个场面脸色都不太好,生怕下一个就是他们。

“陛下,最近天降异象,不少魔兵前往人间查看。”一位大臣轻瞥了一眼李冰,站出来说话。

“嗯……让那些魔兵回来吧,本尊会亲自去一趟人界。”凰浴罂眼底幽深愈加,抱着宁桃夭离开。“退朝。”

稚清魅留在原地,纷纷在想魔尊竟然会去人界?真是怪哉,怪哉。

————————

夭:我也不不知道

罂:你自己惹出的桃花

火冒三丈/夭:你还说我,你桃花可是遍地开!

赶紧抱住人/罂:好了好了,我们不去想他们了,乖。

木讷一脸/夭:那你要让我怎么才去想他们?

罂:我给你加油,你给我亲亲,不就想不了他们了嘛?

某人眼角微抽。

——————————

大家好,面面有点懒(羞涩脸),但是面面是爱你们的,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面面,不足之处大家可以给面面指出来,mua~

第五章 答案不过三个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