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暗处明处桃花朵朵

  天空是红色的,风邀请着一朵朵彼岸翩翩起舞,让人忍不住被迷惑。

蓝袍少年戴着面纱出神的望着面前的美景,不过那额头上一抹红生生破坏了美感。

他想,就此看下去,天荒地老可好?

他眼前可不是花在飞舞那么简单,

他眼前的可是凰浴罂穿着大红长袍,在花丛中翩翩起舞,每一个动作,每一次回眸极度魅惑,让他忍不住沉迷。

凰浴罂站在他旁边好一会才发现有些不对劲,血眸一闪,一只小小的九婴也敢在此放肆。

“宁桃夭。”听到这声音,宁桃夭脸上闪过一丝疑惑,一丝挣扎,这声音太温柔,饱含了太多情意,让他更痴迷。

“宁桃夭,你再不回来本尊就一个人去人界了。”声音再次响起,是在叫他么?他叫宁桃夭?她是谁?为什么要去人界?又要丢下他么?心里一惊为何是又?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本尊就赐你名为宁桃夭,记住了,你生是本尊的魔,死也还是本尊的鬼,无论如何你是逃脱不了的。”他仿佛又看到了红衣少女向他伸出一双手,那般温暖。

红唇轻启“宁、桃、夭。”梦境破碎,只剩下无望,黑暗将他包围,耳畔又回响起那一声声辱骂和永无止境落在自己身上的抽打……

凰浴罂轻叹一声,在他眉心一点。

宁桃夭只觉得黑暗中有无数双手将他拖入深渊,他怎么也摆脱不了,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想摆脱……

光明似一把利剑劈开黑暗,他仰头一望,是那张让他刻在心里的脸,他开始有了挣扎,努力摆脱,奋力抓住那双温暖的手……

宁桃夭缓缓睁开眼睛,入眼便是凰浴罂担忧的眼神,心里一暖,“宁桃夭,难不成你忘了本尊曾经说过的话了?”

凰浴罂秀眉轻蹙,他就这般放任沉溺自己?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只要……”你不离开。宁桃夭第一次主动拥抱了凰浴罂。

朝花丛一瞥,微不可微的一整片花海颤抖了一下,“本尊本来苦恼骑凤凰很容易让人认出本尊,既然你自己送上门就勉强让你当个代步工具吧。”本来她可以直接用法术去往人界,不过她是想游历人界,方法太快欲速则不达,凤凰?不就明摆告诉世人她就是魔尊么?看了看眼前的九婴,勉勉强强看的过眼。

九婴是一条红色蛇形魔兽,不过这条九婴可是一条上千年的魔兽,不仅修炼了一对翅膀,一双眼睛更是有制造梦境的功能,还差一步就可以幻化成人形了,可谁又曾想到碰到了不该碰到的人,就这样它开始了漫漫的代步旅程。

﹉﹉﹉﹉﹉﹉

“诶诶,你听说没有?那个北方雪山上有人亲眼看见异象。”客栈中一桌酒席上,一个长相猥琐的女子拿着酒杯就在那儿说道,“这事儿谁不知道啊?你尽会说些有的没的。”同桌另外的女子开口不满。

“哈哈哈,还有件事就是你们不知道的了,”那女子打了个酒嗝,一张脸带着你们都不知道就我知道的表情。

“你不说我们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忽悠我们!”坐在她旁边的女子嘲讽开口。

被这么一激,那女子猛的将酒杯往桌上一放,发出不大不小的声响,让许多人都看向她们。

“哼,我…我听人说,在那雪山上看见了一个身穿白衣的妙人儿!”众人一愣,哈哈大笑起来,女子很是不屑,“你们莫不相信何必问我,这是我爹恰巧看见的。”

话毕有人依旧哈哈大笑,不过他们同桌的都陷入了沉思,这冰嫣什么都不好,唯一好的一点就是酒后什么都说出来了,所以他们都在考虑这话的到底是她道听途说还是真的看到过…

“陛……罂,你怎么看?”蓝袍少年一开口就被红衣少女瞪了回去。

“这女子说话无遮掩,看他们同桌一行人的神色可以判断她说的不是假话。”轻轻抿了一口茶,很仔细的分析道。

下面又是一阵骚动打断了蓝袍少年即将要说的话。

“你们不要脸,我只是在此挣足给爹爹买药的钱,你们何苦刁难我?!”一个男子身着青竹长袍,手里抱着一把古筝,虽然戴着面纱但那双勾人心魄的眼睛是怎么也挡不住风华,男子肝肠寸断的喊话,不会让人有任何反感,只会油然生出一种保护欲。

为首的女子露出淫邪的目光,似要把那男子看穿,“本大爷这是在帮你你懂不懂?小美人,只要你陪本大爷一夜保证让医士治好你爹的病。”

男子盈盈目光无意之间朝楼上一瞥,眼里闪过一丝惊艳,不过又立刻眼泪花花,让在场大多数女子好不怜惜,却没人敢上前,谁都知道秦家是这城里的首富,在城里还没人敢去跟他们作对“我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那女子脸露不屑,这样装作清高的人她早就看多了“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上,把他绑了给我送回府上暖床!”

女子后面的侍卫通通上前将他围住,他这才开始慌了,将琴横在自己面前就往楼上冲,那些侍卫虽然有些三脚猫功夫却没有拦得住他。

“快抓住他你们这些饭桶。”女子一巴掌打在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侍卫头上,被这么一骂,那些侍卫纷纷都有些恼了,随便就拿起身旁的东西跟着往上冲。

男子用尽全身的力气拼命往上跑着,后面的人也穷追不舍,看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却无人出手相助。

噗通一声,男子在众目睽睽之下跪了下去,风轻扬他的面纱,让大家看清了里面的绝世容颜,“求姑娘救救我,我愿做为奴为婢报答姑娘。”

男子眼里闪过一丝得意,他向来对自己的容貌有信心。

一旁的蓝袍男子用力捏紧了手,却没有任何动作。

众人才将目光放到那红衣女子身上,一眼便让人们呆住了,只见女子身着彼岸红袍,慵懒的靠在椅子上,却没有丝毫掩盖住那从骨子里透露出的高贵,柳叶眉轻蹙不禁让人想要为她抚平,眸子微敛看不清里面的流光四溢,红唇与白色的酒杯色差有着极大的冲击感。

“理由。”没错,此人就是凰浴罂,本打算看好戏,却没想到偏偏有麻烦往自己这里钻。

男子看着身后的人追了上来,心底一慌,竟没说出半个字。

凰浴罂冷冷一笑,想让她寻挡箭牌还要看够不够格。不过,难得看到宁桃夭脸色有变化……

“喂!你谁啊你,我的人也敢抢!!你知不知道冷天是我表哥!”不少人听到冷天这个名字就是倒吸一口气,心里默默为凰浴罂祈祷,冷天飓风国十大天才之一,据说二十岁就已经元婴中期了,许多人都不敢得罪他,和冷家。

男子脸一白,哀求又绝望的看着凰浴罂。

又是啜了口小酒,凰浴罂抬眼看了看那女子“不知道。”

嘶,好狂的语气,众人心下一阵佩服,又有些可惜,这般好的女子就要在此处丧命了。

顶楼一个戴着月半面具的男子饶有兴趣的看着凰浴罂,“给我查查这女子什么来头。”“是,主”黑暗中传来了一阵女声,很快又被下面的声音淹没。

————————

某天某人被揪着耳朵,

“好啊,你可是随时随地都在惹桃花啊!”

“若我不惹桃花你这朵桃花又怎么会开呢!”

哑口无言

————————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本文快过2万了,太棒了!(那个有些错别字面面没有改到请大家多多原谅!)

第七章 暗处明处桃花朵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