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尸花

  那女子脸上不屑,这是从哪个穷乡僻壤出来的土包子,竟然连冷天都不知道,可她哪儿知道凰浴罂不是不知道,是不想知道,蝼蚁之人也想让她记住?

宁桃夭眼神一凛,他看她不顺眼很久了,居然还露出如此这般表情看着凰浴罂,真是找死!

凰浴罂突然转头朝楼上看去,很快又转头回来诡异一笑。

楼上男子心里一惊,又觉得这眼神好生熟悉,却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了。

“喂!他是本大爷先看上的,凡事都有先来后到。”说话便朝那男子抓去,却感觉无形有一层膜,让她怎么也抓到人。

“我看上的人也是你能动的?”凰浴罂淡淡的说到,丝毫不在意周围的人纷纷变了脸色。

宁桃夭心里莫名苦涩散开,手捏紧了微微颤抖,脸色却没有任何变化。

那男子则是心下一喜,果然他的容貌没有让他失望,偷偷瞄了一眼凰浴罂,那般如天神般女子就是他的了,不仅爹爹有的救,他们也可以过上好日子了,不过这仅仅是他的想象而已。

那女子一横,势必要抢到那男子,对着后面的人吼道“好歹你们也是修士,给本大爷上啊!!”

围观群众纷纷都散开来,修士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虽然很多人都想成为修士,却是没有资格的,成为修士必须有好的天赋自己家族培养,只要成为修士那么在这片大陆基本都是受万人敬仰的,可哪曾想这几个修士居然自甘堕落当着这不起眼的侍卫。

凰浴罂面上波澜不惊,看都没看她们一眼,哼,就这几个小喽啰。

宁桃夭正眼看了看她们,冷冷一笑,连元婴都没达到,还敢说自己是修士。

看着凰浴罂不变的表情,那女子咬紧牙关,“给我上,杀了她给本大爷把人抢回来。”

聪明一点的侍卫一眼便看清了格局,那女子分明也是修士, 听到吩咐以及收到众人鄙视眼光不禁苦笑,“是。”

“叫什么?”众人反应过来她是在问那个男子,不过男子显然不知道她居然会在这么重要的时刻问自己的名字,“于岫”。

沉默半晌凰浴罂也没再开口,那些侍卫连凰浴罂衣角都还未碰到就被弹了出去。

于岫跪的时间长了腿也不禁发麻发软,凰浴罂看着他摇晃的身体微微皱眉,人界的男子如今都是这般脆弱么?

“罂,那些人如何处置?”宁桃夭看着倒在地上的,趴在桌子上的侍卫们,没有任何表情。

“你…你们…我可是冷天的表妹,你们不能动我!”那女子双目里全是恐惧,瑟缩在地上,这人分明比她的侍卫更厉害,想到她那双眼瞳不禁发颤。

凰浴罂这才正眼看了她,女子心下一喜,以为凰浴罂想起冷天的名号了,要将自己放了,心里一松,“太聒噪,杀了吧。”咯噔一下,那女子脸色灰白,仿佛从天堂跌入地狱。

众人目瞪口呆,这话她也真敢说出口。

“我不杀没有名字之人,”众人又是一惊,本以为是凰浴罂动手,却没想到是她身旁的男子动手,打量了宁桃夭,众人纷纷怀疑他看到那血腥的一幕会不会害怕的发抖。

女子心下陡然生出一种恐惧,对是源于临近死亡的恐惧,本打着不开口他就不会杀自己的打算,转念一想他们家,或许他听了自己的名号就不会动手了。

抬头认认真真的看着宁桃夭,色心再一次犯了,眼底流露出痴迷的神色,口水也滴了下来,宁桃夭皱了皱眉,有些嫌弃的走远了些。

凰浴罂眼神一冷,她的人也是这般鼠辈能亵渎的,“啊!!!”女子凄厉的叫声在客栈中响起。

众人心底一凉,只见那女子双手捂着眼睛,血不断地从手指缝里渗透了出来,嘴里发出一声声痛苦的呻吟,两颗眼珠在地上滚了又滚,最终停在了于岫的脚边,他脸色一变两眼一翻就这么昏了过去,众人反应过来,多数人都被吓晕过去,是了,这些在深闺了的男子何时见过这般血腥的场面?连有些女子脸色都变得煞白,也有不少人捂着嘴巴很是反胃,不一会儿,本来挤满了人的大堂瞬间就只剩凰浴罂几人,这一幕刻在了许多人心里,每当想起这一幕都会手脚发麻,心里生起一股冷意。

瞥向大门的方向,凰浴罂微微一挑眉,她是不怕麻烦,可是向来讨厌聒噪。

女子捂着双眼,心里深深的恐惧着死亡,“下次杀人不要再废话这么多,到时候被反咬了口都不知道。”

这话分明是对宁桃夭说的,女子浑身打了一个冷颤,害怕自己下一秒就被杀了“我…我是冷予的女儿冷茜。”话毕女子就以一种很诡异的姿势愣住了。

冷予一进门就看到这个场面,她本几天前参加伏魔大会离开了,却不想才跨进门就听见下人来说有人准备杀了她女儿,虽然她女儿身边有几个修士,不过对付普通人差不多,对付厉害的强者就不堪一击了,这还得了,赶紧抄家伙来了这喜来客栈。

女子一身大红长袍,如同泣血有些令人发怵,那姣好的样貌让她有点熟,却一时间想不起在哪儿见过,青衣男子昏倒在地上,身旁还有两科圆滚滚的眼珠,她的女儿跪在,不,不是跪,半趴的姿势倒在地上,白色的裙子上染着点点血红,如同开在雪地的红梅,双手捂着自己的眼睛,很是瘆人。

不过她也顾不得心里的慌张,这可是她的独女,将来可是要为他们家传宗接代的,一个凌空飞到她身边,本想打横将她抱起来,却没想到刚一拦腰,冷茜的头就这么直直的掉落,殷红的血飞溅起来,在冷予脸上,身上,让她就这么定住了。

凰浴罂本就不想太过张扬,所以那一头白发早就被她施了障眼法,在外人眼里就是与常人无异的墨发,只有她自己才看得出这是白发。

欣赏的望着冷予脸上的血符,很满意自己的杰作。

宁桃夭垂首站在她身后,隐匿在黑暗中,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

“冷予?”听到这个声音,冷予蓦然回头,抱着一具无头尸,脸上带着血渍,那双眸仿佛也染了一层红色,让人一看就害怕,不过……魔皇会害怕?答案当然是,不会咯。

在凰浴罂眼里的冷予不过就是一直正处于发疯的兔子,“元婴?桃夭,看来你刚恢复,来人界是不会有练手的机会了。”这骨龄分明就是两百多岁的老家伙了,不知怎么她突然想起那晚那只可爱的小猫,这老家伙差远了。

冷予顾不得黑衣人对她说的话,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颗似弹珠的东西,飞快朝凰浴罂扔去。

凰浴罂本毫无在意,却没想到那东西竟然破开了她的保护罩,直愣愣的朝她脑门飞过来。

凰浴罂反应过来,原来是这个东西啊,可惜可惜,她身体从来都不受任何毒物的侵邪。

可站在她身后的宁桃夭却不知道,想都没想,在那药丸飞过来的时候挺身挡在了她面前。

一口血喷出如同彼岸盛开,凰浴罂飞身接住了他,抱着轻轻飘飘的人儿,凰浴罂怒了,真正的怒了。

血眸一闪,一抬手将冷予吸了过来,此时冷予双手双脚不断挣扎,脸色也变成了猪肝色,心里很是吃惊,她已经是元婴修士,却没想到在这么一个年轻人手里如同一直蚂蚁一样,“你伤了他!!”

声音像是从地狱爬出的厉鬼,下一刻就会将她吃掉。

“宁桃夭,坚持住,不许睡!!”凰浴罂手一撇将冷予扔了出去,如同扔垃圾一般,闪身不见。

宁桃夭眼皮直打架,听到她的声音努力将眼睛睁大。

第一次不希望一个人死,他们是魔,魔没有灵魂,如果死了就只能魂飞魄散。

楼上的男子呆了好一会,突然有些羡慕起那位名宁桃夭的男子,可他总觉得这名字有几分熟悉,看了看和死人躺在那儿的于岫,微微叹息,这喜来客栈被这么一闹怕是要被人哀来客栈了。

叫了几个小侍下去打理,随即消失不见。

蓝蓝的天空朵朵白云飘着,青山秀水,这是她的空间,凰浴罂抱着宁桃夭,她虽然什么都会,却唯独不会解这种毒。

这毒名为尸花,顾名思义是用死人的身体培育出来的花朵作为药引,加入了上千种毒物才凝聚出一颗尸花,而且这尸花尤为恶毒,传说是一个修士爱上了一只妖,却没想到那妖接近她是为了她的真气,最后还背叛了她,她心里因爱生恨用了九九八十一天炼制出了这么一颗尸花,最后那妖全身溃烂,尸体上长出了一朵朵娇艳的花朵,不过一天,那花朵化为粉末,从此消散于人间,据说连阎王都没有见到过这妖的灵魂,可想而知这尸花有多毒,连灵魂都可以一起腐化,不过,这尸花的配方不是失传了么?怎么……

“陛下,桃夭有话说。”宁桃夭轻声吐出这几个字,足矣将凰浴罂从思绪中拉了回来,手很想触摸她的容颜使劲气力却怎么也碰不到。

“别说了,节省点力气,以后我们慢慢说啊。”凰浴罂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脸上,像哄孩子一样轻轻哄着他,突然脑子里划过什么……她年少多次想找寻尸花的配方与解药终是无果,可她却知道一个解药的偏方…

真正触摸到她突然觉得空落的心一下子就满了“不,我怕我再不说……就…就没机会了,罂,我爱你,在很久以前…”鼓足勇气对她说出了埋在心底的话。

凰浴罂一笑,“宁桃夭你个傻子。”是了亿年前傻,亿年后的如今还是傻,怎么会会没有机会,虽然这种药她无解,却是有种方法能解,她不介意以身引药。

————————

“原来你在那个时候就打好算盘了。”

“还不是那天杀的。”

“不,是你杀得。”

某人无语,事实如此。

————————

啦啦啦,晚期懒癌犯了,请大家多多支持。

话说真正的尸花其实不是这个,

泰坦魔芋花(TitanArum),又称为“尸花”,它还有更形象的一个名字“尸臭魔芋”。【大家可以度娘一下普及普及。】。

第八章 尸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