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No.4无奈

  黑道,被多少人所误解过,只因自己片面的印象。是,他们是干尽了丧尽天良的罪孽,触犯了一条又一条无形的法律,但他们也仅仅是为了自保,为了自己能在这黑暗中蹒跚行走着,苟延残喘地活着,如行尸走肉般。 不,他们没有像活着这座浮躁繁华的城市中的人一样,忘了本,丢了做人之道,那些所谓的心底善良之人,不过是一群贪生怕死的废物罢了,整日挥霍于**浪荡中。

至少他们,自始至终都没忘了初心,一直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小心翼翼地坚守着。

黑夜袭卷狂澜,茫茫苍雾笼罩大地,雾气弥散,迷惑了归途的人,使他们漫无目的地游荡在空旷的街道上。

夜店里,工作辛劳了一天的上班族,每当下完班后都会习惯性地来这里小酌一杯,以来告别今天再一次的结束。其实这只不过是他们以此无所事事、不思进取的象征而已。试图用酒精来麻痹自己的神经,将每日聚增的所谓的烦恼忧愁,透过酒的零度来淡忘消散。

他们不过是这无数座大同小异的城市中渺小,不起眼的,被茫茫人海给掩埋的普通人罢了。

如果说把人群的阶层分为一个金字塔的层段的话,那么这些上班族便是最可怜的最底层的奴隶,身为奴隶,即便只有为人效劳,为那些肮脏丑恶嘴脸作牛作马一生,不得反抗的命运。不得反抗是因为,自己的懦弱胆小,贪生怕死,只为苟且偷生地活着,真正的令人所同情,又不该同情的“三无青年"。没理想,没目标,没追求比没房,没车,没钱更令人痛恨,对生活失去了信念的人,活着不如死去。

他们也曾是怀揣着美好梦想,努力去追求,去奋斗的年轻人。可他们终是太稚嫩了,面对四处碰壁的一次次失败,长久以来累积的负能量,也使得原本再斗志气昂的信心一点点地消失,最后自卑得抬不起头来。四处碰壁的确会让人信心受到打击,但真正使他们失去自我,将那颗原本已弱不禁风的心来了一击毁灭性的打击的是,社会啊!那个亲自将他们送上人生的旅途,又亲手将他们推入不归路的残酷的社会。

在这世态炎凉,人情渐冷的社会,一个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冷漠 眼神比起毫不保留情面的讽刺,更令人心寒。

但其实这些都不足以摧毁那颗热情跳动的心脏的,终究是他们自己太脆弱,太不堪一击了!用自己不行,无能为力,社会的残酷冷漠来作为借口,作为为自己推脱的说辞。做一个自己不肯努力,怨天尤人,埋怨社会的种种不堪的愤青,反社会分子。如果说他们什么时候,在什么地位上能升职为精英的话,我想就是反社会精英了!这个噱头难道不够狂拽炫酷雕炸天吗?

有多少人以借酒消愁来为自己的胆怯退缩找理由,为此来博得其他人的同情怜悯?面对现实吧,你已不再是那个曾经说着天花乱坠的远大梦想,幻想着去跋山涉水的小伙子了,至少你已不再年轻了。

你若没有能改变社会的能力,便只有去努力适应它,但这种适应不是叫你去接受面对现实,不再抱有任何的念想,以为那都是奢望。

不同于舞池里的喧嚣热闹,吧台倒是显得很冷清,不过冷清点,没人也好,至少拥有安静的气氛。

“一杯威士忌,不加水,纯度。"

他对着吧台里的酒保说道。

酒保没坐声,看都没有看那位要求的顾客一眼,默默地取出一杯冰水放在吧台上。

“一杯威士忌,不加水,纯度。"

男人阴沉地重复道。

酒保没有理会,仍直直盯着前方。

不远处传来一个脚步声,是高跟鞋在地板上发出的嗒嗒声。

“我再说一遍,一杯威士忌,不加水,纯度。"

男人耐着性子又重复了一遍。

不等男人继续没条绪地重复,一个妖媚的女声毫不客气道:

“喝酒伤身,哪怕是能暖身的威士忌也一样,还是喝杯冰水,冰块的温度照样可以刺激神经,提神。"

一个媚如妖精般魅惑人心的女人,不等男人答应自顾自地坐在了他的旁边,朝着酒保示意道。

随即酒保立刻端上了一瓶看上去就价格不菲的洋酒和两个精致的玻璃杯轻轻放在了吧台上。酒保取出开瓶器,拎器酒瓶,轻轻扭了几下,遍听见了清脆的打开声,随即慢慢放下酒瓶,取出布来擦了擦开瓶器,便做自己的事去了,很有眼力劲地不去打搅两位的相处。

女人等酒保忙活去了后,拎起酒瓶,缓缓倒进两个玻璃杯中,倒入适应的量后,举起一杯,手伸到男人面前,微启红唇道:

“虽说喝酒不好,但那是喝多了不好,适量的品味一点点,是对空虚乏味的生活一种惬意的享受,喏~。"

男人没有回应,只是轻轻地伸出手接过了酒杯。望着杯中泛起泡沫的酒液,良久,微微抿了一口道:

“真难喝,苦涩的滋味包围着酒精的麻木,将喉咙哽咽了住。"

男人说着不满的语气,眼神中却没有丝毫的嫌弃。

“呵呵呵~。"

听了这番评价,女人咯咯的笑了,眼中满是玩味,但下一秒却包含深情像触动了心弦般,淡淡回应道:

“是啊,真是他妈的苦啊!简直是苦不堪言!可酒有甜的吗?"

男人没有看她的眼神,只是暗暗埋头咽下了一大口。

苦涩与酒精刺鼻的气味混合在了一块,当真是难喝至极,真不知道平常的那些嗜酒如命的大佬们是怎么咽下去,大概是因为他们没有了舌头尝不出其中蕴含的苦涩吧。。。。。。

“喂,你也是!别整天他妈的一副阴沉样,跟鬼似的,不,简直他妈的跟鬼没两样!"

女人似醉了般直咧咧地骂道。

一杯酒而已,这对于整日与酒鬼打交道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是会醉的量,因为他们的胃早已被迫练得如钢铁般刀枪不入了。

“跟鬼一样吗?呵~还真是。。。。。。不,鬼都比自己好,至少他们天不怕地不怕,不用为被迫谋生而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因为他们本来就是鬼啊!哈哈哈。。。哈哈~。"

男人似被骂醒了般,再也不受控制地胡言乱语起来。女人听见了男人这般无奈自嘲的话语,瞬时间清醒了,猛地站起来,一把举起那杯冰水毫不留情面的直朝男人那阴沉的面颊上泼了过去。

泼~

男人瞬间清醒了,埋下头来一脸的不知所措。四周原本喧嚣的人群见此好不容易才安静了下来。

“清醒了吗?我泼醒你了吗?让你那颗麻木不仁的心得到了片刻的休憩了吗?"

女人冷冷地说。

听到动静的女手下闻身赶来,走到女人身边道:

“姐,你这是。。。。。。。"

“无需你们插手,退下到一旁。"

女人命令道。

手下们也明白这种情况她们不好说什么,便识相地乖乖退到了一旁。

男人见了,强压住怒火冷冷道:

“是,你成功地使我清醒了,所以闹够了吗!"

女人笑了道:

“可惜,还不够,我还不能就此停手,你知道吗?每当看到你的模样,那副活死人般的样子,我就真的,真的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怒气,想要使出全身的劲,将你狠狠地打醒,如果我是个男人的话,你此是恐怕已经起不来,半身不遂了!"

可说完这番气话后,女人后悔了,无论后不后悔也没用了。

男人站起身来,一把将杯里剩下的酒一鼓作气喝光了,随后看都不看女人一眼,转身便要离去。

但在离去前似无奈苦涩地回应道:

“如果这是你的愿望,那你可能永远都实现不了了,因为我那石头般的心永远都不会出现裂纹。。。。。。"

说着又顿了顿:

“但谢谢你的好意,至少你让现在的我清醒了。我们谁都不能带领着谁从万丈深渊中脱离,因为我们都身不由己,为了能在这个混世上悲哀苟且地活着,也只能身不由己。否则,我们都将天诛地灭。"

男人说完这番不容参差一丝感情的话语,转身离去,消失在人群中。

碰~

玻璃杯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女人的心也碎了,凄美憔悴。她目光呆滞地望着男人已经离去消失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

随后发出一声苦笑。

“是啊,我们都身不由己,正因为我们都身不由己,所以谁都没有资格去管另一个人,让他回心转意也只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

No.4无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