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No.7告诫

  不准动她,哪怕伤害她一丝一毫,我都会跟你拼命。谢谢你的劝告,不过我会认为这是威胁,没有人能威胁我,更没有人敢伤她!

酒吧,男人依然坐在了那个靠边的角落,这次他点了一杯伏特加。他没有先小酌一口,先没有像平常的爷们那样抽出一根雪茄来,坐在那儿慢慢品味着。事实上,他并不抽烟,应该说,他讨厌那种呛鼻的烟草味,因为她很讨厌,所以他从不在她面前抽烟,也不会抽烟。

男人都抽烟,甚至有些女人也是如此,只不过男人抽的烟都是烈性,女人抽的都是柔和型,就像男人能喝烈酒,而女人只能小口细细地品味几杯,不过量一样。并不是说男人喜欢抽烟,而是闲来无事时不抽一根不行,仿佛抽一根就能让原本沉闷的心情好受一些,眉头舒展开来。

所以说,酒和烟都是男人用来排遣的必不可少的宝贝。但不是缺一不可,有的男人不抽烟却一定会喝酒,真正不抽烟不喝酒的“好男人"是少之又少的。并不是说好男人就一定不能抽烟和喝酒,不这么痛快地吸一把,喝个过瘾的都不能算是个男人,算是个爷们!就像蒙古人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一样,有血性有脾性,更要有骨气和本事的才算个真正的爷们!是男人就一定要有血性和脾性,否则如何成家立业,闯天下,干大事!

但老实说烟和酒都是一种慢性毒药,比砒霜等都更致命,那是一种难以抗拒的诱惑,会在不知不觉中,无时无刻地牵引着你,去一点点地品味它的毒素。然后慢慢的,隐藏在你的体内,一天天地积攒,直到那颗肺变得污秽无比,令你咳嗽难止,直至那鲜活跳动的器官渐渐地衰竭残败,到无限的痛苦的折磨。

为了活命,节制点总是好的。虽然你不能让自己完全停止驱散它带来的欲望,但你至少可以控制住它的份量,不过量。

人类啊,总是会被这些所谓的解忧消愁之物弄得不堪一击,愁倒好没解,却愁上加愁。

突然,不远处的包厢里传来一阵争执声。

“若不是你们不经思考再三,就这么草率地下定杀手,现在倒好,就为这么一个交货的鸡毛蒜皮的小事!破事!虎口帮陈虎彪那边已经是下定决心,不讨一个合理满意的答复就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一个男人头疼地说道。

“明明是陈皮等人先使诈,在草丛里埋伏的,我们只不过是抢先一步识破了他们的计谋,并把他们一不做二不休干净利落地杀了,正当防卫而已。"

青龙不满地反驳道。

“说什么正当防卫!可你也太冲动了,不先试着再洽谈一下,而不等思考,根本就没商量余地的出手了!"

男人一脸地无奈。

“青龙的确是冲动了点,但我们这已是迫不得已。"

一旁的已蛇帮着辩解道。

“迫不得已?可。。。也不能就这样将人杀了啊!"

男人不满道。

“呵,杀了又怎样?难不成他们老大就为了这几个小喽喽,就派手下来要以牙还牙,杀我?"

青龙不屑地嘲讽道:

“好!就算他们真敢来,也要量量他们自己有几斤几两,别还不够当沙袋一样打的才好!"

男人听了青龙这嚣张气焰的话,不禁手颤抖不止。一只手哆哆嗦嗦地指着他道:

“你。。。你!"

“青龙,收敛点!"

已蛇见他被气得不轻,心里在偷着乐着,但脸上却一幅着急慌张的模样提醒道。

“切。。。"

青龙见此仍旧一脸的不屑。也懒得再跟他说一堆的废话,将一大堆乱七八糟无用的道理,就这么高昂着头颅走出了包厢,临走前还很嫌弃地看了表明假装好心劝诫自己的已蛇一眼。显然是明白他内心,真正所想的含义是什么,不管他也懒得去管,这种废脑子的事,一般他才不会干呢!

“青龙!你。。。给我回来!"

男人气急败坏道叫道,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真抱歉,青龙他就是这个性格,那么这件事看似大却也很小,我也不知道虎口帮那边会采取什么策略,我也不想多管这件事,请您就好自为之吧!"

已蛇说完,看都不愿再多看男人一眼,径直走出门外。只留下男人一个人在包厢内气地手指发抖。

青龙一出来本想走到吧台前叫杯酒解解闷,但还没到吧台前便一眼看见了独自一个坐在哪儿的“怪物"。

他迈着轻捷的脚步缓缓走到了男人身旁,未开口,一道低沉的声音便传来,使他只好把未出口的话截止住。

“怎么?又和人闹不愉快了?你这脾气也真该改改,收敛些了。"

青龙坐在他身旁,朝酒保示意也点了杯伏特加,猛地就迎头灌了一口下去,缓了缓气,便开口道:

“呵,已蛇那家伙也是这么说的,都叫我收敛些。"

“也许他早就想你收敛些了,他很了解你,不,应该说他对每个人都很了解,那双被镜片遮掩下所掩藏的是一双暗含杀机的目光,一步步算计到底,对每个人都不放过,该说,不愧为帮派中的首脑“军师"吗?"

男人一步步解析道。

“呵,“军师"吗?的确他对每个人都了如指掌,难不成连你这整天到晚阴沉乖僻的家伙以被看透晰了?"

青龙嘲讽道。

男人沉默了片刻,良久,道:

“也许被看透了吧。。。。。。"

青龙没有说话,而是埋头又灌了一口酒,酒精的刺激能使他此时沉闷的心情好受些,突地噗呲一笑道:

“你这种人也会被看透?那是比天塌了,更让人难以置信的事。"

男人不语低头抿了一口酒,缓缓道:

“难以。。。置信。。。吗?"

“是啊!难不成你这家伙也会有秘密藏在心里,不想被人知道?"

男人低下头,微微垂下眼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秘密。。。吗。。。"

突地又不知想起了什么,咧嘴一笑道:

“每个人都有秘密,都有不想被人所知道的事不是吗?正因为不想被人所发现,所以就将心头紧紧地扣上枷锁,不愿被人所揭开。"

青龙似隐约从男人的表情中察觉了一丝丝的什么,不解道:

“但以往的秘密不都是痛苦不堪的吗?正因狼狈不堪才不想让人所知道,而紧紧地将秘密封锁在记忆的深渊中。"

男人不由惊讶地笑道:

“没想到,你也有这般富有文艺的时候啊。。。 的确,一般不愿被揭开的都是痛苦的过往,但也有甜蜜的记忆不愿被人所知晓,而只愿自己独自所享有这份所带给自己的温暖。"

看着男人的表情,青龙找到了那张 Wan 年 不惊面瘫脸上出现的破绽,而且不知一丝丝的,微不足道的瑕疵。想到这,青龙不仅将原本稍稍舒展的眉头又重新皱了起来,很是难堪道:

“难不成你也拥有着一份能温暖人心的记忆?"

似乎得知被察觉了什么,男人稍稍收敛了下笑容,道:

“也许。。。这份记忆就连自己都不知道呢。。。"

青龙似乎确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想,不愠不火地道:

“是一个人。。。对吧?"

男人面色不改,不否认道:

“是。"

“能告诉我。。。是谁吗?"

青龙依旧不愠不火地问道。

男人沉默了,缓缓道:

“抱歉。。。无可奉告。"

看着男人的脸色,像以前一样的冰冷如山,青龙尽管已经大概知道了答案,但也没揭露,可以说是看在男人的面上,但其实是不想破坏自己和男人的这层还算不错的关系,不想弄得鱼死网破。便耸了耸道:

“无所谓,我也没那么八卦,连个人隐私都想知道。只是。。。我提醒你如果那个人影响到了你的身心的话,就算不是我,等他们知道了,也会难不留情面地斩草除根掉!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听着青龙这似是威胁的语气,男人一脸平静地开口道:

“我不会让他们察觉的,我会用尽全力,哪怕是搭上我这条命,也不会让人伤害到她一丝一毫的!"

青龙站起身来,将最后的一点酒一饮而尽,劝告道:

“随你便,这种事不是我能为此左右的,要知道他们是不会对怀有恻隐之心的人留情的,只是还望你保全身心,别将自己推入万劫不复的绝境。"

青龙转身欲要走时,又开口道:

“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

男人笑了笑,不在意道:

“谢谢好意,只是我已下决心定要誓死保护她,没有人可以劝得了我的,你请自便吧。。。"

青龙见他这般固执,也只劝再多,说再多的苦口婆心也没商量的余地,便不再多言,径直隐没在人群中。

男人苦笑地看着他消失的背影,举着手中的酒杯晃了晃,良久,似自言自语道:

“既入了道,我又岂不知必没了自己的心,何况是魔道呢。。。。。。"

殊不知刚刚的这一切皆入了他人眼中,一个隐藏在角落中阴险狡诈的人,似把柄般落入了他的手里,原本计划密布的棋盘上又多了一枚逃不开,避不掉的棋子。

难道他们都一无所觉吗?

不,只是命运的齿轮早已开始转动,何必去阻止它的运转呢。。。。。。

No.7告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