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差点出局

  平时的艾严松都比较宅看到这般景象心跳咚,咚,咚,是艾严松也喜欢云游四海吧但在现代根本不可能有机会见到,原来上学那会一到暑假寒假艾严松就要去旅行,差不多大半个中国也走过一遍了,自从上完大学后艾严松就像变了个人一直宅着,电视机从醒过来一直开到晚上睡觉,艾严松也很喜欢看一些历史剧什么的。这下他眼前事情全是真实世界可不是电视上看到的画面,艾严松走过去看看那人还有没有呼吸,把手放在他的鼻孔感觉不到一丝气息,看样子已经死了几个时辰了,就当这时后面突然跳出几个大汉,个个都膀大腰圆身强体壮手上还拿着刀表情也像那电视剧里的强盗似的面目狰狞,艾严松心想:他奶奶的,应该就是这群人了杀人越货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艾严松亮着嗓门道:怎么着啊你们是不是连我也想杀。其中一个身上披着像是松鼠皮毛一般在肩上看样子是强盗头头,他就大笑起来:哈哈哈,这年头天不管我谁管我只能自力更生,艾严松用轻蔑的语气道:尔等这些个歪瓜劣枣吾屠汝乎如屠猪狗,几个大汉听到这些辱骂的话瞬间就怒起来还没等头头命令几个人就举着刀跑过来。这时艾严松也准备好大干一场了今天咱也行一次狭义,身体斜到四十五度用手撑住速度很快做出扫腿的动作,那个大汉冲的太快没看到艾严松已经蹲下去准备下三路攻击瞬间被踢倒身体撞到门框上大叫声:“呃啊”艾严松顺着攻势迅速拿走他身边掉得的刀旁边几个大汉也快接近,右手持刀左手掏出电棒打开功率与刀刃并齐。三国时期刀不算流行的兵器也是用钢铸成的,电流顺着在刀刃上循序近纪。艾严松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冲到几个大汉身边乱砍,大汉也不傻看到艾严松如此疯狂就用刀上前试探身子不敢靠前,大汉的刀砍在艾严松身上竟发出呯呯声,无法进入艾严松身体也伤不了他分毫,说时迟那时快艾严松已经冲到几个大汉身边双手持刀用力甩出一圈,在半空中画个三百六十度圈圈,带着电流的刀刃砍在大汉身上磁的一声几个大汉瞬间倒地,伤口还冒着青烟,刚刚那位老大看到如此身体直哆嗦从来没有见过刀有如此威力,以为见到了天神。直接跪在艾严松身边大叫饶命,艾严松瞪了头目一眼冷冷道:这下汝等知道吾之骁勇,头目道:大爷饶命,大爷饶命,我等也只是为了混口饭吃不得已干起如此勾当,艾严松也不在想杀人让木头赶快滚别再让我看到你,头目吓得连滚带爬的钻进树林,艾严松这下有了很多信心,没想到我能想到这么聪明的绝招,真是天才天才,心中正暗自得意抬头看天已经到了正午,艾严松想赶快找个城池挥霍一下手中的钱财,不然老感觉不踏实。艾严松从后院井里打了口水喝马上驾马上路了,冀州有很多郡县多方都有城池大小不同,因为古代城池是按照中有一大城旁设四小城,小城又是很多有些偏僻地方都没有城墙围起,艾严松一路往南想到中原几州在做发展,虽然冀州也算大的州郡但远没有中原土地这么有影响,做一个后方大本营还是不错的。现在想这些有点早啊,什么都没有的,还是想办法招兵买马,从中午骑马奔走了一下午,马也筋疲力尽了速度从一步几米慢慢到一步一米,趁着天还没黑必须要进城找地方住下,前方有个小郡那就暂且住到哪里吧,这小郡城前门下没有要检查的意思,像这种小城县令也只会每天饮酒作乐不关正事,艾严松骑着马不关其他直接就冲了过去,走到小城卒身旁时嘴里还吐出 hey baby what is up,几个小卒迷茫都左看看你右看看我这几个人也不知他说的什么,刚进城艾严松急着找住的地方,溜了几条街看到一个叫义舍招牌中式建筑,艾严松进门后看到掌柜正在和伙计说话,艾严松喊:给爷找个房间快点,掌柜看到有客人来了就马上吩咐伙计招待客人,伙计说:客官里面请,我带您上去,艾严松跟着伙计进了房间,伙计临走前说一句:您有什么吩咐就尽管开口。艾严松想到身上这些金条不能打发小喽啰就给条吧,问伙计:你们这地方哪里可有钱庄。那伙计说:你走出这里右转走几十米就到说着就关上门下楼了,艾严松把衣服脱下金子放在床上,我去,带了一天了都快格死我了,心里想着:过会去换点散碎银子铜钱在定制一套衣服不能老是这样兜着,艾严松整理好金条就撕下整块布条裹着,仔细数了数总共是二十三条,那我就先换个十条留着几个吧不能一下全换了那就更拿不了。刚出大门就听西北方位有声响欢呼声叫喊声,可能也就隔了几条街吧声音还算清楚,也没空管这么多了艾严松按照小二说的地方找到了钱庄,是个地方不大摆设别致像书房一般,艾严松找到掌柜拿出几个金条,掌柜看到后马上站起来敲击听听声音。艾严松心想古代难道还有假金子怎么还有这出。看到钱庄掌柜放下金条后,艾严松说:掌柜给我换些散碎银子。掌柜客气道:先生要换多少银两是换成五株还是银子,艾严松就说全换成银两吧,然后就把金条拿到后边称了一下拿出来,艾严松把钱放道来时装金子那里裹了起来,就问掌柜:你们这里那里还有裁缝铺。掌柜答:这小城里是有一家不过离这里非常遥远。艾严松说:没关系你告诉就行,掌柜把详细路线告诉艾严松后就回去,艾严松回到客栈牵出马,这马好像也恢复过来艾严松吩咐过给他的马儿上最好的草料伙计也不敢怠慢,骑上马拐了几个街道才到了这间做衣服的铺子,艾严松到后就告诉前台掌柜说:掌柜吧你们最好的料子全拿出来给我量身制作一件衣服,说着掏出很多银两,掌柜看有出手如此大方的客人马上勤奋起来这边吩咐几个人动起手来,艾严松想一定不能要想那些汉朝官员上袖子衣服非常不方便,所以他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掌柜,掌柜似懂似不懂的看着他,后来艾严松语言中要加点古语中的韵脚后裁缝掌柜才听懂,后几个伙计就来给艾严松量身测臂记录在竹简上。趁着做衣服的功夫,艾严松就到门口观察观察,有没有漂亮的姑娘让我调戏调戏,坐在门口等了很久过路人有几个女的男的但都是几十岁老妇,艾严松已经没有耐心再回头看衣服怎么样了,终于艾严松独家定制版的衣服做成了,大致上有点像现代我们穿的衣服,就是中间还是有汉服样式不过也没关系,艾严松穿上后感觉很轻松舒适从自己的裤子里掉出个东西,艾严松定眼一看原来是自己的智能手机,被摔了一下但没有大碍,漂亮啊你不出来我都把你给忘了嘴上碎碎念心里更是欢喜了就像找到主人的小狗面孔,袖口大小正合适腰带也让掌柜用最好的衣料,把汉服下面拖长的一部分给去掉,裤子艾严松也交代不要长裤褪全都拉成与艾严松的腿大小相等模样,里面还特地用布缝上几个装东西的小衣袋,艾严松吧他的那些打火机,电棒,卫生纸,装进里面,手机也放进去,艾严松照了照镜子又吩咐掌柜给他做一件风衣,头发原来是寸头还是等长长在大理吧现在不用,走到大街上回头率都很高的,古时候男子头发都很长有的从出生到二十几岁都没有剪过可想而知,艾严松掏出银子给了老板自己就骑马返回了,回到客栈已经晚上了准备收拾收拾睡觉。又想到手机也被带过来了艾严松掏出手机发现还有满满的一格电量,打开手机看到很多未接电话和短信翻开一看全都是妈妈和爸爸给打来的,这下艾严松心里无比的失落应该是来着前爸妈这么晚也见不到我肯定很着急,想着想着眼里也泛出了泪水,怀着对父母的愧疚马上进入睡眠状态,第二天太阳光穿进窗子艾严松也渐渐被唤醒,醒来后思考下一步要干什么,虽然这些金子也足够招买足够兵马扛起大旗了,黄巾之乱还没完全平息怎么做都是一步险棋。想着艾严松穿上衣服还是把剩下的金条塞到新作的衣服里尽量的把金子摆的整整齐齐。下次有机会一定要打造一件防刀枪的衣服防身,就先用金条代替着吧,下了楼想找小二弄点东西吃,看到楼下掌柜和伙计几个人要离开,艾严松上前问道:老板这是要干嘛去?掌柜回答:如今兵荒马乱我已经没有余力经营这家客栈了,家里有一老母快不行了我想回家照顾老母给母亲养老送终,说到这里掌柜脸上也露出无奈的表情长叹一口气准备离开,有两三个伙计也准备再求生路了,这下这客栈就剩下三个老年伙计和艾严松了,艾严松想了个办法反正没有归处那我就在这做两天掌柜吧,从身上掏出些琐碎银两给掌柜让他好生伺候老母。剩下几个老伙计艾严松对他们说:既然掌柜已经走了那我就接他的手怎么样,说着也从衣服里掏出几根金条,那些伙计看到这些个金条也是无比惊讶,这动荡时代能拿得出金子的肯定是些达官贵人,艾严松对他们说:你们去帮我找些木匠再招些伙计越多越好再买些马匹不够再回来跟我要,那些伙计看到这人出手阔绰肯定不是凡人,就照艾严松说的马上行动起来。到了中午艾严松简单吃了些小菜喝点粥就饱了,准备先做好这个掌柜后再做打算,一天不到已经陆续有很多人来到这里做饭的做饭木匠就负责扩建这个义舍马上这里就变得热闹起来,这时从门口来了一个高大威武,胡譅满面,嗓音粗暴的男人。

差点出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