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真的是个穷人

  只见到这个小密室桌子上摆着全都是黄金,一条一条落在那里,左边墙壁全都是用画遮挡住,中间几个大桌子后边好像和进来前房子装饰一样的柜子,艾严松两眼发闪眼珠子就快掉出来似的,缓了好一会精神才有点反应,我擦,看样子这家的主人不是个大官就是大富,哈哈,这下可发财喽,随便拿点出去这辈子就不愁了,先让我开个连锁酒楼也过过当老板的干瘾,等等,艾严松觉得这样也不行,就算把这些金子全拿走也是没用,有钱就怕没命享受尤其是在这种时代,艾严松小跑到那贴着墙壁的柜子旁打开来看,定眼一看全都是珠宝首饰,心想着:这TM要是个大官得贪多少钱几辈子也花不完啊,这要怎么运出去呢?刚刚还打哈哈的艾严松看到这些个宝贝瞬间精神抖擞起来,这样的话不能在这睡觉了艾严松想带走这些,拿起两个金条就往自己衣服里塞,这衣服就算脱下来装也装不了多少,这时艾严松想出个好办法,艾严松就把衣服松解来腰带也接下,把腰带从新打结这次嘞的他快喘不过起来了,然后就一个一个把金条子往衣服里装,这衣服就被艾严松弄成个袋子样,肚子后背左胸有胸全都贴身瞬间身板就高大起来,艾严松心想装了这么多也差不多了,看我这个样子再装别人看到就要怀疑了。这要是放在现代铁定能防弹。这深夜的艾严松也不准备睡觉了,你想啊哪有身子里装了几十条金块还睡得着的,艾严松悄悄的爬出去把桌子椅子摆归一下位置,然后垫着脚走出门口慢慢关上房门,从这个后院房间还能看到那间点着灯的房间,这时艾严松就有点好奇了,怎么这都已经是深夜了还有人没有熟睡。这强大的好奇心艾严松就走不动道了非得去看看什么情况不可,艾严松又像刚进来那般趴在地上慢慢爬行,比刚进来那会更小心了,身上带着这么多金子要是被人看到绝对活不了。爬了一会就来到那个点这灯的房间,艾严松慢慢起身用手指戳一下,看到一名年轻女子在里面躺着。大大眼睛长长的睫毛正也长得恰到好处,脸型也是上圆下尖脸上还带着点腮红,身上也没穿多少衣服,只看到白色丝绸衣服还透着红色,应该是古代女子都会有的肚兜,艾严松看到他就会想到潘金莲这种妇女形象,长得有点太妖艳了是那种很有女人味的女人。那姑娘手托着头自己躺在床上迟迟不闭眼好像在等着谁,艾严松看的入迷了就准备换那只脚托起身子,也是半蹲这眼睛刚好能看到那个小孔里面,一个不小心脚顶到旁边的墙上发出“蹭”的声音,这下那姑娘竟直接吹灭了油灯玩这边走了起来,边走还说了句:哎呀。死鬼你怎么才来啊人家等了你一个晚上,真是讨厌死了,这时艾严松也是很害怕的不敢动就听到房间被推开了,里面出来一个人,艾严松想趁着夜黑悄悄溜走,不料那姑娘直接抓住了艾严松把他拽到屋里,艾严松心里一片空白已经蒙了。幸好那姑娘来的时候把灯给吹灭了,不然看到艾严松不该吓一大跳?那姑娘说:你真是的下次你要在这样人家都不等你了。把艾严松拖到床上自己就开始脱起了衣服,这下连肚兜都脱了,艾严松一边恐惧着一边想着:这是怎么回事,她是不是把我当成了她认识的人了。也是要不然不可能这样对我,艾严松也放松下来不管了反正这是在古代什么人都不会知道的,他一把正在托衣服的姑娘拉倒床边抱着亲了起来,哎不对不对我身上还有金子呢我不能脱衣服不然就出大事了,那姑娘贴着艾严松的身子感觉一丝凉意:你身上又怎么了又做些什么玩意?艾严松还是不敢说话一边托着姑娘的衣服把她压在身上,终于连肚兜也被拖下来了,这下艾严松也是完全放开了一只手把自己的裤子脱下来那一只也不闲着摸来摸去,艾严松下边也是反映很强烈,姑娘被压的已经喘不过气来,一直在嗯~嗯的叫着,等到艾严松把嘴放开,就说:今天你怎么了这么雄壮粗暴,平时也没见你有这般力气啊?艾严松做贼心虚的接着把他嘴巴堵住,两手抱着她的腰心里也是一边欢喜一边恐慌,还是快点结束吧万一天亮了就完蛋,这姑娘慢慢叫了起来声音也不大,不到1分钟艾严松就感觉身体一震下面轻快的感觉涌入心头,姑娘也大叫一声:啊,,从姑娘的身上下来后露出很满足的表情,他的手还是在她身上不肯下来,姑娘也很满足的笑起来,然后就推开艾严松准备睡觉了,还是等了好几个时辰才等到这个时候啊,就这样过了一会,艾严松脑袋轻飘飘不自主也进入梦乡。咯,咯,咯,艾严松听到几声公鸡打鸣声渐渐有了意识,天刚蒙蒙亮,艾严松看到自己下裸露在一个床上还有另一个不认识的女子,才反应过来马上穿上裤子准备跑路,看到这位姑娘还在熟睡中头发一半盖住了脸庞嘴巴微微撅起,就过去在她香唇上亲上一口转身走了,艾严松攧脚走出房门接着跑起来,那时天还没完全亮。从刚进来的那条小走廊跑过去,翻过墙面在上半身藏着的金子掉出两块,艾严松也来不及去捡了逃跑要紧被抓到就完了,跑到马旁边骑起来,驾。驾,跑出去现在感觉也能分出东西南北了,就顺着南边那条街道跑去,在马上还在思索着昨晚上的遭遇,猜想刚刚那位姑娘把他当做那家院子的主人了,又或者那姑娘不是正室而是一个小妾因晚上寂寞难耐苦苦等着自己家老爷,想到这里艾严松就暗喜不知道那晚上去的不是他老爷而是一个不认识的人,马蹄一登前面便是冀州城的南城门了,因为这才刚到早上城门还没开,就几个困得不行的小兵倚到墙上打盹,艾严松这就大喊了一声:喂,前面的小赤佬赶紧给我打开城门不然爷爷要你们好看,那小兵听到有人敢这门前叫骂,就跑到艾严松身边说:你算老几啊凭什么让我们开城门,我只听我们卒长得命令。艾严松下去直接变了副面孔低声说:哎军爷你看这是什么,边说边用手从后边衣服拿出一块金子放在城卒面前,城卒看到金子目瞪口呆起来,这,这,这,什么意思?我,我,我可是追随过张角大人的,艾严松急忙带话:小军爷这也不少了够你一家人花几年了,不要敬酒不吃吃法就哦,那小兵接下金块马上跑过去开了城门,艾严松笑嘻嘻骑马走过,走出后说了一句:你大爷的还费了我一个金块以后别让我看到你不然你就死定了,沿着这条小路艾严松也不知走了多久,看到一个驿站正准备歇息一下,突然看到一个血肉模糊的人趴在驿站桌子上,这让艾严松下了一跳嘴上叨念一句:厄运已经开始了。

我真的是个穷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