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开学派对(中)

  星雪和父母妹妹弟弟回到家中,父母满是疑虑问她:“你和少熙在交往?”

星雪不好意思说:“我是和少熙在交往。”

“那我们就放心了。”她父母满是高兴说。

星月和星宇在这时问星雪:“姐,你真的跟少熙哥交往?”

星雪很害羞的点头。这时她父母发话了:“你们俩不要缠着你姐姐了睡觉了!”

星月和星宇做鬼脸就回房了,星雪也回房睡觉了。

我回到别墅之后,我直接回到自己的卧室了;少光他们早就在卧室里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我们四兄弟梳洗好,就到楼下餐厅吃早饭。

吃完早饭,少光他们先走了。我坐上车去星雪家,接星雪上学。

到星雪家之后,我下车走近星雪家里,伯父伯母早就起来为星雪准备好了早饭。

这时,星雪从楼上下来,看到我来了,脸马上红了起来。

我用着温和的语气说:“伯父伯母,早安!星雪,早安!”

伯父伯母带着笑容说:“早安,少熙!”

星雪带着脸通红说:“少熙,早啊!”

我又用着温和的说:“星雪,星月,星宇她(他)们现在干嘛?”

伯父伯母又带着笑容说:“她(他)们还在楼上睡觉呢。”

我再次用着温和的语气说:“好吧。”

这时星雪星月星宇下楼了。星月和星宇同时说到:“姐,你脸红干嘛?”

我听到声音望去,星雪脸是红的。我就开口问:“你干嘛脸通红的。”

星雪生气说:“我脸通红关你什么事!”

我说:“当然关我事了,你就别生气了,我是来接你和星月星宇上学的。”

星雪说:“那你现在这里坐一下,等我一下。”

星月和星宇看呆了,伯父和伯母这时开口说话:“你们俩下来吃早饭,站在那里干什么。”

星月和星宇听到伯父和伯母的话,立马下来吃早饭。

星月和星宇同时向我打招呼:“少熙哥,早安!”

我面带笑容的向星月星宇打招呼:“星月星宇,早安!”

伯父伯母很热情的问我:“吃过早饭吗?”

我也很热情的回答到:“我吃过了,你们先吃,我在这等星雪吧。”

“那我们先吃了, 那你随便,像在自己家里一样。”伯父伯母用着温和语气说。

“谢谢,伯父伯母。”我温和的说。

这时星雪从楼上下来,到餐厅吃早饭。

星雪吃完早饭,走到我面前。

星月星宇还在吃早饭,我用着温和的语气对星雪说:“我们等一下,星月和星宇吧。”

星月面带笑容点头,星月和星宇这时开口说话了:“姐,少熙哥,我们吃好了,去上学吧。”

我向星雪的父母有礼貌的说:“我和星雪星月星宇先上学了,伯父伯母再见!”

星雪星月星宇在她父母额头上吻了一下。

星雪用着和蔼的语气对她父母说:“爸妈,我先和少熙星月星宇上学去了,再见了。”

伯父伯母嘱咐着说:“路上小心点,少熙星雪星月星宇再见。”

我和星雪手牵着手向外奔去,在我们后面的星月星宇满脸吃醋的样子,奔到汽车前。

张理事和后面一辆车的司机看到我和星雪星月星宇来了已经把车门打来了;等待我和星雪上车。

星月星宇上了后面一辆车。

我和星雪牵着手就上车了。

星月星宇随后上了后面一辆车了。

汽车启动了,向学校方向开去。

我抬头看见不透明玻璃早就关好了,汽车后座位的窗帘都拉上了;我很开心的笑。

我向星雪的脸靠过去,星雪顿时脸红了;我有点不知所措,立马离开了星雪的脸。

星雪带着脸通红说:“你干嘛突然靠到我的脸,我吓了一跳,好忒跟我讲一声!”

我不知所措的说:“我想吻你,也想给你一个惊喜,不好意思吓到你了。”

星雪说:“好吧,我原谅你了,现在你可以吻我了。”

我说:“太好了,你不生气了。”

我又再次向星雪的脸靠去,我在她脸蹭蹭了几下,然后向她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星雪向我的嘴唇吻了一下,然后我们俩的嘴唇靠在一起吻了很久,吻得都忘记时间。

当张理事敲响不透明的玻璃,这才知道我们已经到学校了,可我根本不想离开星雪的嘴唇,我又在星雪的嘴唇上吻了几下,这时星月和星宇敲了一下窗外的玻璃,我和星雪整理了一下这才下车。

下车后,星月和星宇同时开口问我和星雪:“你们俩在车里面干什么?”我们俩什么都没说,我就牵着星雪的手向音乐系的大楼走去。星雪有几次想要放开我的手,我没让她离开我的手;她心里知道我这样做是为了告诉大家:“我已经有女朋友,她就是音乐系的苏星雪!”星月和星宇跟在我和星雪后面。

一路上所有人用鄙视的眼光,又有着羡慕的眼光看着星雪,而我用着批判的眼光看着那些人。

这时星月和星宇开口说话:“少熙哥,你好厉害,这样这些想做你女朋友的女生在也不敢痴心妄想了。少熙哥,我们先走了。”

我微笑点头到,星月是学美术的,而星宇是学摄影的。我和星雪看着星月星宇走后,我和星雪就这样牵手就到了音乐系大楼,音乐系整栋大楼的人看着我和星雪,我和星雪并不胆怯,并且我们俩很自信的手牵着手走着。

星雪拉了一下我的衣服,我回过头跟他说:“你怎么呢?有什么事情?”

星雪小声细语跟我说:“今天我要小提琴考试,我很紧张,怕那个从英国来的凯文,而且又是我们音乐系的弦乐教授,这怎么办?”

我温柔的跟星雪说:“星雪你别怕,有我在你没问题,看我的吧。”

我和星雪缓慢的走进音乐教室,所有人的眼光往我们俩这边望。

星雪用着不相信的语气跟我说:“真的没问题?”

我很自信的跟星雪说:“真的没问题,相信我。”

星雪看着我满了自信,这才知道我已经有办法了。

我和星雪又向着小提琴教室走去。

我和星雪来到小提琴教室,那位凯文教授已经在教室里了。

星雪拿好小提琴站在那里,凯文教授问:“你就是苏星雪,拉一曲布拉姆斯的作品《匈牙利五号圆舞曲》,开始!”

我立马上前打断了凯文教授的话,我说:“凯文教授,您等一下;这是舞曲需要钢琴伴奏才能表现,只有小提琴不行,我来帮苏星雪同学伴奏!”

凯文教授出现疑问的表情说:“伴奏?”

星雪胆怯的说:“是的,伴奏。”

我用着温和的语气对星雪说:“苏星雪同学小提琴准备好?”

星雪也用着温和的语气对我说:“我准备好了!”

我说:“那我们开始吧!”

星雪的手在小提琴上飞快地拉着,我的手在钢琴上飞快地弹着,配合得天衣无缝。

我们沉浸在演奏之中,忘乎所以;就当演奏时,才回过神。

所有人连凯文教授鼓着掌声嘴里都说着:“演奏的太完美了!没想到苏星雪同学的小提琴来得很不错。”

凯文教授说:“你的分数是96分!”

凯文教授说完分数后,走出了小提琴教室,其他人也跟着走了出去。

我抱起星雪开心的旋转了起来,我开心的对星雪:“你成功了,我们学校最高分是98,就差两分,就到学校最高分了。”

我和星雪手牵着手走出了小提琴教室。一路上所有人还是用着鄙视羡慕的眼光看着星雪,我毫不在乎;但这时,星雪眼角流泪了,拉着她一直向前走;当她脱开我的手时,我才注意到;我心里出现了内疚。

我轻声细语的在星雪的耳边说:“都是我的错,我没考虑到你的感受,不要哭了好不好。”

我为了不让她哭了,我走上前抱住她。我在她耳边告诉她:“不要怕,有我在!你不受伤的,我不会再让你流泪了!”

就在这时,星月和星宇就在站在我们俩后面。

我松开她,向她嘴唇那里吻过去。她用手捶着我的后背,想告诉我:“有人在!”

我故意的向她的嘴唇最深处探过去,她被我的吻放松了下来,慢慢地把手放在我的后背上。我们吻得那样深沉,忘乎所以。

直到后面星月星宇拍下我的肩,我才知道该停下来了。

星雪满脸通红对我说:“我们走吧,拉起我的手!”

我把她手握在手里,飞快地向校门口走去。

我们一行人来到校门口。

张理事早就在校门口等我们,看到我们向校门口走来。立马把车门打开等我们来。后面一辆车的司机又开好的车门等星月星宇。

我带着笑容问:“星月星宇,你们要不要去我家别墅玩?”

星月和星宇带着笑容说:“少熙哥,我们俩就不去了,我们俩回家。”

我说:“好吧,你们俩回家,我让徐司机送你们倆回家。”

我转身吩咐徐司机:“徐司机,你送他(她)们回家,要安全送回家。”

徐司机恭敬的说:“好,是少熙少爷,我会安全送他(她)们回家的。”

星月星宇对我们俩说:“姐,少熙哥,我们先走了。”

我和星雪微笑点头,看着星月星宇的车走了。

我牵着星雪的手直到车门前才放手,我立马跑到右侧车门帮星雪把车门打开并关上车门。张理事看到我要往这边走,立马打开左侧车门让我进去并把左侧车门关上。张理事随后进汽车里,坐在副驾驶座,再向旁边的赵司机说:“开回别墅!”

我向张理事咳了一声,张理事用吩咐的语气说:“把后面所有的窗帘放下来,后面不透明的玻璃板关上!”

赵司机用着恭敬的语气说:“是的,马上就关上!”动作熟练就关上了!

这下我才放心,我不由自主的向星雪的嘴唇靠近。我已经在那蠢蠢欲动了,开始迫不及待想进攻。星雪看出了我的心思,她也没任何反应。这下我才敢放下心进攻她的嘴唇。

我和她的嘴唇相交汇时,她的嘴唇又柔软又丝滑,就像一块蜜糖含在嘴里的连在一起,分也分不开。我向她的嘴唇探得越来越深,不放过一丝机会,让星雪的嘴唇不得有喘息的机会,这样说明爱的浓郁!

当星雪向我后背捶打时,我就意识到是我吻得让她没有机会呼吸了。我立马离开了她的嘴唇,让她喘口气。

她看到我脸上的内疚,这才知道我并不想这样。她也知道我是因为爱她,才这样做的,她用着充满安慰的眼光看着我,仿佛在说:“少熙,你没有错!我只知道你是因为爱我才这样做,我很开心!你这样做才让我安心!无论你这样做不做我都很安心,我知道你心里只有我,你是爱我的。我爱你,少熙!”

我看着她的眼光读懂了她想要说的一切,我心里知道我再也不会爱上别人,我这一辈子只爱她一个人!

张理事突然向不透明的玻璃板敲了一下,是在提示我已经到别墅了,要注意一下,要做出该有主人的样子!

我和星雪从车上下来,所有佣人恭敬地向我和星雪鞠躬。我和星雪手牵着手走进大厅。刚走进大厅就听到少光他们用着羡慕叫声朝我和星雪示意,我和星雪脸红了起来,有点不知所措。我拉着她的手朝我的房间走去。

刚进我的房间,我就开始展开攻势,连门还没来得及关。我就上去吻星雪,星雪躲开了,手向门那边指去;我明白了她的意思,不想要让别人看见,我向门走去并把门关上,再把门锁起来不让任何进来,这下星雪才安心。

星雪突然又躲开了,我变得不知所措,我也不知道怎么,我就没再继续下去了。

我用着温和的语气说:“我送你回家吧。”

星雪看出了我的不知所措,星雪突然吻了我,我睁大了双眼望着她,她发现了不对劲,睁开眼看着我,瞬间她脸上出现泛红,我看到她的脸上泛红,我就闭上眼睛,她看到我闭上眼,就离开我的唇。我闭眼感受到她已经离开我的唇,我再次睁开眼。我带着疑惑的眼神问星雪:“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要离开我的嘴唇,是不是我破坏了气氛!”她听到我这样问她,带着脸上的泛红说:“不是你破坏气氛,只是我害羞了!”

听她说完,我就开始吻她了。她的手不知放哪,我把她手向我腰上一放,让她的手下揽着我腰,我的左手放在她的头发那,右手抱着她。

我们俩从门口的墙上吻到床上,我们俩倒在床边,我这时已经欲火难耐的对星雪说:“星雪,我等不及了,我真的受不了!”

我说完又吻上星雪的唇,我刚要对星雪做一件男女之间该做的事,星雪在我怀里挣扎,我感受到了,我放开了她,我立马把头扭开,不与星雪的眼睛对视。我像犯了错的小孩一样的道歉:“对不起,星雪!我不该对做一些你不喜欢的事,我知道你跟我说过,不是订婚或结婚,不能做这种事情。我真的万分抱歉,我先送你回家吧!”

星雪知道我在自责,说:“少熙,你不必自责,不是你的错你,送我回家吧。”我听完星雪说的话,我打开房门。我和星雪向别墅大门走去,我们两出了别墅大门;一路上,我和星雪什么话都没讲,直到星雪家门口才说了一句:“拜拜,晚安!”我看着她进去之后,转身就走了。回到别墅,我五味杂成;我心里满是自责,我带着自责回到房间,坐躺在沙发上,一直坐躺到天亮。我带着满身自责和一样没睡,去了星雪家门口。

星雪看到我站在家门口等她上学,很快她从家里面出来,她站在我面前。

她看到我满脸疲惫,她就知道我自责一夜没睡觉。她满是心疼的语气说:“少熙,你怎么这么疲惫?”我在脸上强装着微笑说:“星雪,没事!昨天晚上看公司的资料看了一夜就没睡觉了;真的不好意思,害你担心了。我你家门口等你一起去上学。”

星雪知道我在隐瞒因为我是自责一夜没睡觉的事,就没再问下去了。

星雪用着温和的语气说:“少熙,你进来吧。你还没有吃早饭吧,我们一起吃早饭吧。”

说完,我被星雪牵着手就进去了,我和星雪坐在餐厅吃起来早饭。我没有看到伯父伯母星语星宇他(她)们,就开口问:“星雪,伯父伯母星月星宇怎么没看到他(她)们?”

星雪微笑着说:“我爸我妈一大早出去了,星月星宇今天没有课,还在睡觉。”

我微笑着点头。我和星雪很快吃完早饭,就出门去上学了。

我和星雪还像往常一样牵着手去上学了,我们俩就这样一直牵着手到学校了。我们俩今天的课是要钢琴手和小提琴手演奏帕克尼尼的《二十四号随想曲》的曲目。

这对我和星雪很简单,我们俩熟悉这曲目;很快就到我和星雪了,我和星雪早就准备好了。

到我和星雪演奏时,我们俩配合的完美无缺;我们来演奏完,所有人惊叹的说不话来,就用一直鼓掌;直到我和星雪离开教室,就停止鼓掌了。

我们俩牵着手离开教室,来到我私人办公室。星雪一到我私人办公室就去旁边书架拿一本书就坐在沙发上看了,我坐在旁边的躺椅沙发上看了一会儿公司资料就睡着了。资料掉一地,星雪听到响声,往我这边望来,才知道我已经看资料睡着了。星雪帮我把掉在地上资料捡起来,收拾好。

星雪看着熟睡的我,满脸微笑;突然,我手机响了。我睁开眼睛,才发现星雪在看着我睡觉的样子,我意识到星雪已经脸红了。我移开视线,不在看她;让她不那么脸红了。

我不好意思开口说话:“星雪,我出去接一个电话,你在里面看一会书,打完电话,就带你去吃饭,再送你回家。”

星雪脸上还是有点泛红,还面带微笑说:“少熙,好。我在这你等打完电话。”

在出去之前,我在星雪额头吻了一下,就出去接电话了。

十分钟之后,我进来了。

我满脸微笑说:“星雪,走吧。我们去吃饭。”

星雪微笑点头。我伸出手,星雪立马上来拐着我。

我问星雪:“星雪你想吃什么?”

星雪若有所思的想着。星雪问我:“少熙你想吃什么?”

我说:“星雪,我随便,你想吃什么我们就吃什么。”

星雪说:“那我回去做饭给你吃吧。”

我满脸笑意的说:“好啊,我好想吃你做的饭。”

我们就这样牵着手回去了。

第三章 开学派对(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