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4 考试以及学生会?!

  这么大片大块的人血装饰,这学校到底怎么回事……非法买卖人血吗?还是说……

淑冉却对此事并不怎么在意,管它鸡血人血还是牛血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去考场,她拉着珑瑾,径直往地下室走去。

“诶诶,淑冉,你不觉得奇怪吗?”珑瑾有些抱怨。

“现在最重要的是去考试,快走吧,学校怎么装修并不关我们的事,考试才是第一大事,迟到了要扣分的。”

珑瑾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跟在淑冉后面,加快了步伐。

也对,毕竟考试才是最重要的,要是考不好,珑瑾就真成为淑冉的学妹了。

一直沿着地下室的走,尽头开阔又明亮,是好几个教室和一个大厅还有一个卫生间。大厅里的人都排成一排,蜿蜒着一直到门口,“总算赶到了……”淑冉无聊数了数,一共是十室一厅一卫,大厅现在挤满了人,应该是报道的,各个教室应该是魔法考试的考场,至于卫生间……也不需要解释了。分别是:

第一火试场

第二光试场

第三暗试场

第四风试场

第五冰试场

第六土试场

第六木试场

第七水试场

第八异试场

第九体试场

第十金试场

能被学院录取成为候补班的人少之又少,每年招收三班,每班30人,也就是一年90人。

而能够从候补班进入普通班的只有30人。其余的60人,从中挑选30人继续就读普通班,另外30人就此退学,来年再招收60名学生。

在这十个试场内,分别代表了不只十种魔法,在学生眼里这些试场的标号是随机的,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些魔法也有好坏之分,这些学生们并不知道,知道此事的只有老师们和学生会。最高贵的是火魔法,火历来被古人们称为神圣,能够给他们带来温暖和光明,威力也极其的大,纯净的火魔法跟是厉害以及少见。其次是光和暗,古人认为太阳和月亮维持他们的生活,不可违逆,所以也拥有了高等的地位。风,古人认为是神圣的引导者,风能助燃,也能灭火,给古人带来了很多方便和美好,也有向狂风一样的,古文中有记载:风,八风也。东方曰明庶风,东南曰清明风,南方曰景风,西南曰凉风,西方曰闾阖风,西北曰不周风,北方曰广莫风,东北曰融风。风动虫生,故虫八日而化。——《说文》山雨欲来风满楼。——许浑《咸阳城东楼。往下我也不多讲了,就简单说说倒数三个试场吧。异魔法,就是从前面基础的几个魔法火光暗风冰土木水金魔法变异而来,最近几年的案例上出现了由冰魔法变异而来的雪魔法,这种魔法不会遗传,有时候与生俱来,有时候原来是基础魔法后变异而成,具体如何变异的史册上没有记载。体魔法,就是强化身体某个部分或全身的魔法,使身体某个部分或全身拥有短暂或长时间的敏捷,灵敏,增强,放大缩小或弱化等,实战上的案例有:强化身体的肌肉给敌人造成致命一击,以及将敌人的疼痛感放大。至于基础魔法的金魔法为什么会落到最后一个排名,是因为修炼金魔法的人或多或少都会以自己的魔法为优势,贪及财富,所以学院不招收心术不正的学生,久而久之,金系魔法也就落得如此下场。珑瑾开始注意到,登记的老师对每一位学生的态度并不一样,对待光,火等系别的学生反而有一种恭敬感,对待金系和体系学生反而有种打发走的感觉,这让她觉得很不舒服。淑冉排在珑瑾后面,觉得珑瑾的脸色有点难看,以为她是紧张,便安慰道:“没事吧珑瑾,没关系的不用紧张,放松。”“恩?哦哦,好的。”

淑冉往前看了看,说道:“珑瑾,看,现在到西晴川了呢”说道晴川,珑瑾拿出晴川给她的香包闻了闻。“很好闻的,风信子味。”淑冉凑过来说:“闻香包能很好的放松呢。”“恩”

珑瑾突然觉得眼前一黑,眼前出现了几个荧光的小点,分别散落在不同的位置,一个在眼前,一个在后面,还有几个离她们很远,但聚集在一起,还有一个零散的在走动。 她突然回过神来,愣在原地。淑冉发现不对劲问:“怎么了珑瑾,怎么愣在原地了呢?”珑瑾看着淑冉,终于想到了。原来,晴川所谓的感应位置,就是问一下香包,至荧光小点,是各个香包的位置。所以,刚才看到的前面的小点是晴川,后面的小点是淑冉。这样子一切就说的通了!

“啊,没事淑冉,刚刚走神了。”珑瑾笑着把香包收回袋子里“淑冉,考试完跟你说件事吧。”

“好的吧,不过珑瑾你这样频繁的走神也会把我吓到的呢。”

过了一会,终于轮到珑瑾了。

走到报道老师面前,报上了姓名学号魔法,核对一遍,进入了第五冰试场。

前一位人刚刚考完离开,所以,整个冰试场只剩她一个人。整个市场被冰覆盖,墙壁,天花板,地板,都是实实的冰。踩得时候非常小心,因为很容易滑倒。考试老师坐在有冰做成的讲台上,招呼珑瑾过去。看了一眼珑瑾:“什么名字。”

“墨珑瑾。”

“几班”

“候补一班”

“号码”

“七”

老师发给她一张纸,给她墨,却不给她笔。“把这张表格写一下。”

珑瑾接过墨和纸,找个座位坐下。

既然不给珑瑾笔,却给她墨,很明显,这就是考试很关键的一步。她用之前削冰的方法,削了一只老式钢笔,有笔帽,笔杆,笔胆,笔胆帽,以及笔杆。

“很聪明的学生呢。”老师坐在讲台上抬起头看着她。“做的很精细,是一个认真的学生呢。”

珑瑾抬起头,瞧了瞧教室。因为她是冰系魔法的学生,所以不怕寒冷,但如果可以让身体产热的话,对身体的害处也是极大的。“赌一赌吧。”珑瑾把钢笔放进墨水里,先释放寒气,后用手的温度给笔胆加热。

“是吗……”老师坐在讲台上说:“把钢笔放进墨水里面,冰笔胆和外界气压是一样的。

利用热涨冷缩,使气压就小于外界的气压,用这种气压差,让外界大气压把墨水压进了皮囊内部,最后加热,让笔胆回到了原来的样子,内外气压平衡,真是不简单,这份勇气也是可嘉。”

老师翻了翻档案:“这个学生的资质还行吧,不过这点聪明我喜欢。”

珑瑾刷刷的写完了表格,交给老师。

老师稍微留意了一下她的手,有被冻伤的痕迹。她开始翻看表格。

老师注意到了什么。

“墨珑瑾对吧,这表格上对学校的提问上,你写的人血装饰是你自己发现的吗?”

“恩,是的。”

老师目光和蔼很多,笑着说,“接下来你就不用考了,回去等消息吧。”

“恩……”

珑瑾慢慢的走出教室。

因为自己提早考完,所以慢慢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等淑冉。看到了到处闲逛的晴川,便招呼她过来。

晴川看到珑瑾招呼,也就走过去,坐在椅子上。

“墨珑瑾,找我有事吗?”

“我一直有个问题没想明白。”

“什么问题?”

“西晴川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看着珑瑾表情严肃庄重,西晴川也知道了她并没有开玩笑。笑着说“我怎么会有企图呢?哈哈,珑瑾你别逗了。”

“不,你很可疑,从你给我们香包时我就有点怀疑了,我们只是见过几面聊了几句话而已,你就送给我们那么贵重的香包,当然,拥有这香包的不止我们,还有很多,而且那些人很多都是正式生,在另外一个教学区,除非是认识的很要好的人,否则,带着这个香包就是自曝身份位置,而且你从一开始,接近我们的时候就很谨慎,有着防范的感觉,就连你刚刚走到我旁边坐下的时候都是犹豫了一会儿,况且,你应该很早就考完试了,除了等人,你应给不允许停留在这里,而你的朋友,应该只有冷夕瑶了吧,冷夕瑶是学生会,有特权提前考试不排队,所以她不在这里等你,也就是说明你应该不是等她到这里来的,这里是不允许再回来的,东西掉了的话有规定一定要结束后去政教处认领,所以你现在根本没有理由出现在这里。”

“观察的真仔细呢。”晴川笑了笑:“我承认,我是有点防范你们,送你们香包也是有人命令,香包你们爱戴不戴,不过我告诉你们,最好带着,其次,有一点你没有想到。”

她从手里的文件袋里拿出一份文件:“我是来给你送文件的。”

珑瑾接过文件一看,是学习校正宗文件,有盖章,应该不是伪冒的,需要注入寒气才能显示文字。

她往里面注入了少许寒气:“这……这是……”

西晴川笑了笑:“是啊,文件上说的没错,你真的很聪明,观察的也很仔细,反而让人细思机恐,香包那件事你爱说就和季淑冉说了吧,反正怎样又不管我的事。”她转身走了,最后丢下一句话:“明天下午来学生会报道哦。”

chapter.4 考试以及学生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