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记忆中的初见

  让一切倒退回22年前,1994年。

那一年,我五岁。

那一年,鞠衷生七岁。

我经常看见妈妈把一些瓶瓶罐罐拿起来,倒出一些液体或粉末,然后涂抹在脸上,用不了十分钟,妈妈的脸就焕然一新,脸色白白的,嘴巴红红的,很好看。

妈妈在客厅接电话,听得出她十分的开心,不断绕着电话线好像要把它绕折一样,她靠着墙站着,背对着她的卧室,放着电话的柜子比我还高,妈妈因为开心而变大的嗓门用细细的好听的声音说着:“今天吗?怎么不提前告诉我呀。今天大概几点会到?”

我觉得妈妈一定发现不了我,因为她高兴地忘乎所以,于是我蹑手蹑脚悄悄来到了她和爸爸的卧室。

我轻车熟路的来到梳妆台面前,费尽好大一番力气才坐到高高的椅子上,凭借记忆打开梳妆台的两个抽屉,里面放满了妈妈变美的秘密。

我早已窥探这些美丽的秘密许久,无奈妈妈从不让我进她的房间,于是每次我只能暗暗记下位置,方便我偷摸进来的时候不至于什么也找不到。

妈妈的大嗓门还在不停地讲电话,我放心的拿起里面的瓶罐,学着妈妈的样子照着镜子涂抹起来。

白白的像奶油蛋糕上的奶油一样的脸,红色的像昨天幼儿园老师发的樱桃一样颜色的嘴巴,我正画的欢脱,就听见妈妈挂掉电话,大喊着我的名字:“南极?南极?”我吓得不敢吭声,妈妈在客厅里找了几圈,大概以为我出去玩了,就和在客厅的爸爸说着那令她开心的事:“你知道吗,今天阿生和她爱人搬过来!就是咱俩隔壁那个空房子,原来前段时间过来看房要买下的就是她!我的天,我都有快三四年没有见到阿生了!我记得上次见她的时候,她家那个儿子,长得哟,那个水灵!咱家南极搂着人家小男孩的脖子就去亲呀……”

我在妈妈的卧室偷偷听着,心里却不屑一顾,哼,我才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呢!

爸爸听见妈妈这么说,仿佛也很高兴,说要和妈妈一起去接新搬来的人,不大一会,两个人就走了。

我放心的从妈妈的卧室里出来,顶着自认为最好看的妆,蹦跶哒的出去,也想去凑凑热闹。

北方小镇的十月末,是凉凉的,接近一种初冬的冷,我从楼道里出来,哆哆嗦嗦的站在外楼梯的栏杆上往下看,一辆蓝色的卡车停在楼下,卡车后面慢慢的家具,四个大人站在卡车后面高兴的讲话,搬运的工人,一件件将家具从车上卸下。

我注意到,卡车里还坐着一个小男孩,就坐在卡车最右边的位置,车门打开,冷风灌入,使他不得不往里移了一个位置。

离远了瞅,这个小男孩好像长得挺好看的。

我蹦蹦跳跳的下楼,期间还差点摔个狗吃屎,大人们没有注意到我,这让我松一口气,我来到卡车右边的门前,点着脚尖,想要爬到卡车里去。

卡车那么高,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即将要爬到最边上那个位置。

我累得气喘吁吁,上半身趴在最边上的座位,屁股撅的老高,两条腿还在车外晃荡。

我觉得我这样子十分不礼貌,于是我决定我应该先抬头和他打个招呼。

我有着全世界最美的妆容,我很自信。

于是我抬头,冲他咧嘴笑,嘴巴门口两颗漏风的门牙使我说话很不利索,我说:“我叫南极,和我一起玩吧!”

当我以为他会很乐意下来与我分享他的玩具的时候我听见他的一声惨叫,随之是一种神奇的力量,使我向后倒去,然后我的屁股摔倒了地上,眼睛周围有什么热乎乎的液体在脸上肆意流淌。

我还没感觉疼,我还没开始哭,他却先哇哇大哭起来,然后我也因为眼睛周围的剧痛和屁股的疼痛,哇哇大哭起来,然后,大人们全都赶紧跑过来……

再然后,我不知道我是昏了过去还是睡了过去。

后来我才知道,我当天画的自认为绝世美妆,其实巨丑,雪白的没有一点血色的脸上有一个红的像刚吃了死孩子一样的大嘴巴,而那个小男孩,以为我是妈妈们常常用“不听话就要怪物来抓你”里的怪物,张着血盆大口要吃掉它,而惊吓的把我推下了卡车,我右眼角右斜上方的伤,是我当时掉下卡车时被卡车门的铁角刮掉了一块小拇指大小的肉而哗哗淌血。

至于我的屁股,我自私的想要把后来别人说我是I型身材没有屁股没有胸的错全都赖在这上。

然而我是一个没皮没脸的人。

第二天,阿生阿姨买了一堆好吃的和补品带着鞠衷生来我家,心怀歉意的向我道歉。

妈妈笑着说没事没事,都说破了相的小孩长大都好看。最后还不忘谢谢阿生阿姨的时候,我真觉得我不是我妈亲生的。

阿生阿姨推着鞠衷生来我的面前,跟我说:“南极呀,哥哥昨天不是故意的,他来给你道歉啦,你原谅他好不好呀?”

鞠衷生别扭的低着头,两只白嫩嫩的小手因为害羞互相绞着,大眼睛忽闪忽闪,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他比我高那么一点点,可他看我的时候,却偷偷地,偷偷地把眼帘抬起一点点,盯着我眼睛旁边的纱布,看一会,又内疚的把眼睛低下。

我听见他蚊子般的声音,异常好听,他蠕蠕的声音和我说:“南极妹妹,我错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的心都要化了,我竟然没有和他生气,我竟然张着两只细小的胳膊,去抱他,搂着他的脖子,亲了他的脸一口。

旁边的妈妈和阿生阿姨笑开了花,妈妈拽着阿生阿姨的手,使劲晃啊晃,高兴的说:“不然我们两家定娃娃亲算了,你看我家南极,得有多喜欢小鞠呀,我记得上次他俩见面,南极也是这样亲了小鞠……”

过了很多很多年以后,当鞠衷生再次提起这件事,他的眼里依然充满内疚,他轻轻摸着我右眼角斜上方的疤,笑着说当年以为我看见他会大哭会生气会不理他,没想到我却不计前嫌,还亲了他,就是那个时候,他决定要保护我,一定不让我收任何委屈。

记忆中的初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