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八、回家,回拉萨

  哭泣吧,幸福在睡眠,不再呼吸

深秋的风,为何又牵惹来飞絮

芨芨草啊,你那纤腰,如何独倚冰霜

蜂儿与鲜花,无奈,分飞于苍雾丛中

——仓央嘉措

渐渐地,初一开始适应上海闷热潮湿的天气。

蜿蜒的苏州河缓缓流过,初一渐渐发现,上海人精致的生活决定了他们精致的内心。心静下来了,采访也就顺利了许多。部主任老刘通过微信发来了报社评报时对初一稿件的点评,总编辑用帅气的软笔在白板上写下了七个字:“真实、生动、接地气。”初一忐忑了许久的心也终于算是踏实一些。作为一个出道十多年的老记者,初一有着新记者勤快、老记者的经验,按理说工作对于她来说应该是轻车熟路的,然而偏偏新闻媒体这个行业,拼的不单单是勤快和经验。

采访进入后半程,初一才发现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出来近二十天了。

和杨丹朝夕相处了这些日子,一想到采访结束之后就要分开,初一的鼻子就会酸酸的。杨丹也会撒着娇不停地嘱咐她:“初一,你回了北京要记得想我啊!只要一有时间,就回上海来看我……”

这天下午,初一意外地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电话另一端,一个充满磁性的男声传来:“您好,请问您是王初一吧?我叫洛桑,是卓玛的朋友……”初一愣了一下神之后,迅速地判断出了对方的身份——他,是那个让卓玛逃离拉萨的人。

“您好,我是王初一,您找我有事?”初一有些疑惑,这位洛桑从哪儿拿到自己的手机号码,给自己打电话又是为了什么?

“我从阿妈丹增那里要到你的电话号码,阿妈丹增住院了,大家都联系不上卓玛,所以只能给你打电话,看看你有没有卓玛的消息?”

“阿妈住院了?她怎么了?卓玛回来说她身体好了很多的呀!她没有按时吃药吗,为什么突然又住院,……”初一平日里说话的语速就偏快,一听阿妈丹增生病的事儿,连珠炮似的扔出了一堆的问题。

“初一,你先别着急,阿妈丹增目前没有大事,就是因为血压太高出现了晕厥。现在她已经住院,我恰好是她的主治医生,我会照顾她。”电话的另一端,初一听到的是一个不急不缓的声音,稍稍带着拉萨的口音,但并不浓重,语气中初一感觉到了一种让人心安的淡定。

“谢谢啊……洛……”初一尽顾着着急,一时忘记了对方的名字。

“洛桑,洛桑次仁。我的名字。“对方听出了初一有些窘,及时地提醒了一句,语气中充满和气。

初一的心乱成了一团麻。

初一挂断洛桑的电话,拨打卓玛的手机号码,手机关机。初一又迅速地拨通了海峰的电话。海峰依旧像平时一样,天塌下来都是一副慢条斯理的样子,初一心里有些生气。

“卓玛去哪儿了?为什么她的手机关机了?你不是天天和她在一起吗?”初一从来不知道,自己和海峰说话的语速永远比和别人还要快一倍。

“我没和她天天在一起啊!白天我得上班啊,她去了哪儿也不会告诉我啊……”电话另一端,海峰多少有些委屈。“你出差这么多天,怎么不问问我怎么样啊?上来先质问卓玛去了哪儿?”海峰在电话里嘟囔着。

“丹增阿妈住院了,全家人都找不到卓玛。卓玛的男朋友,不,未婚夫电话打到我这儿了……”初一心急地向海峰解释着。磨叽了半天,海峰还是没有告诉卓玛的去向,初一有些着急了。

“她前几天好像新找了一个杂志社,三天前就出发去西双版纳采风了。”海峰一副云淡风轻的口气让初一有些生气,忍不住冲着电话孔起来:“你怎么回事啊?她离开北京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不是让你照顾好她吗?”

“你让我照顾她,没说让我看着她呀……”海峰似乎也有一些动气,但初一没等海峰把最后一句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整个下午,初一打了一圈儿电话。月儿在电台做节目,手机呼转到了语音信箱,关系比较要好的同学李文涛和马笑倒是接了初一的电话,但是他们也一样联系不上卓玛。

初一有些沮丧。

坐在宽阔的施工工地外,初一的脑子里全是丹增阿妈那张慈爱的脸。记得那年跟着卓玛回拉萨,正好赶上快过藏历新年。丹增阿妈悄悄地量了自己衣服的尺寸,连夜给自己赶制了一身和卓玛一模一样的藏装。穿上藏装的初一被丹增阿妈牵着手带到了一面大镜子前,初一第一次发现镜子里的女孩儿眼睛很大,皮肤很白,若不是眉目中透着太多的倔强和忧伤,她一定会比现在更好看……

初一又是开心又是难过,伏在阿妈丹增的怀里哭得像个孩子。阿妈一边擦去初一的泪水,一边对着龛上的佛祖默默地念着:佛祖,请带去这个孩子心里所有的委屈吧……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身藏装像宝贝一样藏在初一柜子的最深处,也藏在初一心底的最深处。只有初一知道,那是她有生以来从母亲处得到的第一身属于自己的衣裳。

这些年来,丹增阿妈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和卓玛一样的女儿。无论什么,只要卓玛有的,她一定会一模一样地再给初一准备一份,要么亲手交给初一,要么让卓玛带到北京。

在她身体健康的那几年里,几乎每个清晨都会围着布达拉宫去祈福,求众生平安,求心爱的女儿卓玛平安、初一平安……

后来的几年,阿妈生病行动不便,每年她都会请色拉寺僧人到家里来祈福,僧人们诵读的每一句经文里,一定都会有初一的名字……

这么多年来,初一无论多忙,每年都会抽出时间回拉萨去看望阿妈,帮阿妈拆洗被褥,修剪院子里的花草,做晋北人常做的面片儿汤。不忙的时候,初一要么静静地坐在阿妈旁边听她诵经,要么把头伏在阿妈腿上,凭借阿妈用粗糙的手摸着自己的头发。

每每在这个时候,初一都会很恍惚。她仿佛看到许多年前,那条叫平安口的巷子里,小小的自己坐在路边,一脸无助一脸绝望地泪流满面。这时候,妈妈来了,手里没有抱着弟弟,身后没有跟着姐姐,妈妈的眼睛里全是爱,笑着摸着自己的头发说,“初一,妈妈爱你……”

初一以为,总有一天,自己的努力会让所有人对自己刮目相看,自己的优秀会引来别人的注意。可是就在初一即将大学毕业的那年,母亲突然离世,彻底粉碎了初一的所有的希望。

初一按照晋北的风俗赶回家里为母亲披麻戴孝,跪在母亲的棺木前,初一声嘶力竭地哭着。从此,这个世界上,无论冷暖,将不再会有人惦记;从此,无论是好是坏,彻底不再会有人在意;从此,初一真的成了一个没妈的孩子……

好在阿妈丹增在初一最无助的几年里,给了她母亲一样的温暖和关爱。“我得回去照顾阿妈!”初一暗暗地告诉自己。

初一站起身来,迅速地在通话纪录里找到了“洛桑”的名字,把号码拨了出去:“洛桑,请你务必帮我照顾好阿妈丹增,我会用最快的时间赶回拉萨……谢谢你!”

打完电话,初一心顿时轻松地叹了一口气。初一找到杨丹,告诉她自己必须得回一趟拉萨,工作上的事情她自己和报社领导去解释。杨丹从初一的脸上能看出,事关重大,便不再多问,只默默地帮初一打包行李,上网订了最早一班飞往拉萨的航班。

好在刘主任没有为难初一,只是嘱咐初一只要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就尽快返回上海,把剩下的工作做完。初一感激地在电话里频频点头。

在赶往浦东机场的快轨上,初一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手机响了,屏幕上跳出了这样的内容:“初一,请把你的航班号发给我,我会在贡嘎机场接你。拉萨最近三天的最高气温都不会高于二十度,但早晚温差大,请酌情准备衣服……”初一看着短短的几行字,心里突然涌上几分暖意。

初一突然想起了海峰,心里又忍不住冒出一些自责。出差近二十天了,或许是太忙,自己竟很少能够想起海峰,难怪海峰会在电话里有怨气。想到这儿,初一拨通了海峰的电话,电话接通的瞬间,初一听到了那个无比熟悉的声音。

“海峰,我现在正往机场赶,阿妈丹增住院了,卓玛联系不上,我得去拉萨看看阿妈。”初一说。

“啊?你现在去拉萨?你需要去多久?”海峰听到初一去拉萨的消息,有些意外。“你从上海直接去拉萨了?要不你先回北京住几天再去?”

其实初一能听出来海峰话里的失落,但是又不知道应该怎么接海峰的话,只能开玩笑地回了一句:“干吗?不会这么想我吧……”

八、回家,回拉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