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九、昆明,一双扔在地板上的高跟鞋

  野鹜飞来,眷恋丛芦的深情

在甘甜宁静中,互吐浓情与芬芳

可是,湖面上的层冰,竖起寒冬的利刃

挚着的鹜啊,在风中……一步一回头

——仓央嘉措

北京迎来了一年四季中最美的季节。偶尔会有那么几天,没有风沙,没有雾霾。小公园里多了许多老人和孩子的身影,他们嘻笑的声音总是宛如天籁。二环路边的玉兰花争相绽放,早上还在朝阳中扭扭捏捏含苞待放,到了傍晚便一字排开,婷婷袅袅地绚烂无比。护城河边的新柳从三月的嫩绿变成了五月的翠绿,不过两个月时间,便宛如一个青葱少年长成了魁梧汉子。

初一家在十八层,有一个视线极好的大落地窗。卓玛喜欢每天傍晚时站在窗前向远处眺望,赶上北京天气好的时候,还能隐约看到北京的西山。落日的余晖洒满屋子的每一个角落,卓玛健康的小麦色的脸被映出仙女般美丽的颜色。有一次,海峰无意中看到卓玛站在夕阳下的样子,竟然看得出了神,而卓玛也看到了海峰从来没有过的异样眼神,两个人同时红了脸。

卓玛其实并不想去西双版纳。她只是想给自己找一个暂时离开北京,或者说离开海峰的机会。卓玛有些懊恼,自己盼望已久的和海峰独处的机会就在眼前,可是她却天天看着行色匆匆的海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当着初一的面,卓玛到还能大大咧咧地牵一下海峰的手,甚至调皮地亲一下海峰的脸,而初一出差之后,卓玛竟然发现,自己每每在洗手间通往客厅的小走廊里和海峰擦肩而过时,心跳会莫名其妙地加速,就连脸都会烫上好一阵子。

从拉萨回到北京一个多月了,卓玛有些心烦意乱。其实卓玛最清楚,因为有初一有海峰有月儿,北京才是她的避风港,但是就这样待在北京,绝对不是长久之计。那天晚上因为相亲和家人大吵一架之后,决定返回北京,卓玛就暗暗地和自己打了一个赌。如果赢了,她就能赢回自己的一辈子;如果输了,自己的一生就将一败涂地。

而那个赌注,其实是关于柳海峰。

卓玛根本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了海峰。是当年海峰第一次送初一回家时,还是后来在某一个不经意的瞬间?这么多年来,看到海峰不温不火地守在初一身边,看到海峰满眼全是初一,心里眼里再也放不下任何一个除了初一之外的女人,卓玛羡慕极了。从小到大,卓玛想要的“爱”就是这样,无论好坏,只有唯一,没有分享、没有多寡、没有等待……

北京到西双版纳需要在昆明中转。这个花一样的城市和拉萨不同,一年四季都春意盎然。如果说昆明是个明丽温婉的江南女子,那么拉萨一定是热情如火的草原女儿。前者一年四季秀丽如春,浅笑安然,而后者则能在一天之内要么雨雪相加,要不烈日如灼。

西双版纳的采访组里一行四人。除了杂志社的负责内容的主编陈楠之外,还有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编辑林芳,以及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小男孩儿。上飞机前卓玛无意中瞟了一眼他的身份证,出生日期竟然赫然写着1991年。卓玛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这小子竟然比我小了整整八岁。”卓玛暗自嘀咕。

飞机到了昆明已经是下午六点,老陈为了见昆明的几个老朋友,选择在昆明住一夜,第二天一早飞往版纳。卓玛客随主便,只能顺从。

1991年出生的小伙儿一路上对卓玛产生了无比强烈的兴趣。他见过许多长头发女孩儿,大多要么是弯弯曲曲的波浪,要么就是顺顺地一直垂下来直到腰际。但是卓玛的头发与众不同,乌黑浓密的发头仿佛每一根都有生命一般,随意且倔强地散落在胸前、背后和肩上。空姐把航餐发放到每个人手上的时候,卓玛抬起双手,三下五除二地就把所有的头发拢到了一起,没有借助任何工具,竟三扭两扭地把头发挽成了一个高高的髻。这一切,让坐在一边的小男孩看得目瞪口呆。

卓玛的眉毛很粗,微微地向上扬着的眼角,直直的高鼻梁。卓玛一身素色的亚麻上衣,配了一条长长的妃色裙子,细长的脖子上带着十八岁时阿妈在色拉寺托喇嘛加持过的“九眼绳”,此外,再无其他一件多余的饰物。卓玛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上,悠然的恬淡的神态,让这个1991年的小伙儿一路上心猿意马。

卓玛明显地能感觉到,他的这份兴趣不单单是“藏族人姓什么”那么简单。

“卓玛姐姐,我叫杨柳。你叫我小杨或者小柳都行……”其实根本用不着自报家门,卓玛看到了他身份证上的出生年月日的同时,自然也看到了他的名字。

“你好,杨柳。”卓玛就是这样,典型的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安静的时候像个大家闺秀,疯起来俨然就是青藏高原上的一头野牦牛。

“卓玛姐姐,你看上去根本没我大,要不我别叫你姐姐了?“操着一口京片口音的杨柳一看就是个从小养尊处优的主,一身的名牌不说,光是手腕上卡地亚经典款的手表就价格不菲。

“卓玛,晚上你想吃什么?陈老师带着林老师要见朋友,要不咱俩晚上找地方去玩儿会儿?“杨柳一副“贱兮兮”但又有些可爱的模样,一边说一边把眉毛挑上了天,而且自作主张地把对卓玛的称呼去掉了“姐姐”。

“卓玛,你真的比我大8岁?我怎么觉得你不过20岁啊?”杨柳带着卓玛一路七拐八转,又是打车又是步行,终于到了一个叫“祥云街”的夜市,看上去人高马大的杨柳,见了热闹瞬间变回小孩子的状态,一下车便撒了欢儿。

早在1926年就闻名于昆明的祥云街,一年四季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卓玛看着夜色中的祥云街车水马龙,突然想起拉萨的八廓街,虽然是拉萨城里最热闹繁华的地方,但依旧比这里要清静上几十倍。

杨柳一副不吃遍所有美食誓不罢休的架势,卓玛跟在身后有些不耐烦,谁知他倒是毫不见外,上来就牵着卓玛的手,这让卓玛有点不舒服了,一扭头,他竟一把搂住了卓玛的肩……

“我得离你近点啊,这么多人,你又长得这么好看,万一走丢了,或者被抢去怎么办……”卓玛发现,杨柳睫毛很长,头顶的路灯照在他的脸上,密密的睫毛竟然在脸上留下一道长长阴影。这样的眼睛和睫毛海峰也有,而且看上去比他的还要好看……

卓玛看着杨柳那张年轻充满活力的脸,不由得想起了海峰。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嘿,你怎么叹气呀?刚才那么认真地看我,我正打算问问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杨柳依旧贫嘴寡舌地逗着卓玛,卓玛想笑又忍住了,侧着脑袋白了他一眼:“小屁孩儿,还挺臭美……”

“别呀,卓玛。你不能总把我定位成一个小屁孩儿,这会影响到未来我们两个关系的发展。”杨柳把一颗撒尿牛丸从长长的竹签上撸到嘴里,一边大口地咀嚼,一边口齿不清地说。

吃了一夜,转了一夜,回到酒店已经过了凌晨一点。卓玛又困又累,杨柳却依旧精神十足。酒店长长的走廊里,一字排开的水晶灯忽明忽暗,闪着有些暧昧的光。卓玛和杨柳借着光分别找到各自的房间,卓玛用房卡开门时,却发现智能门琐不能识别房卡,忙叫住了杨柳帮忙。

杨柳打开手机的手电筒,蹲下来研究门琐。看着杨柳粗鲁地用扶着门把手推来推去,卓玛不禁皱了皱眉头。这时候,房间门突然开了,主编陈楠光着膀子光着脚,身上裹着酒店里白色的裕袍,一脸红润地站在门口,卓玛清楚地看床边地上扔着两只valentino的最新款高跟鞋,中午在机场时,这双鞋穿在编辑林芳的脚上……

杨柳仔细看了看被陈楠拉开的8018房门,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8016的房卡,摸着后脑勺尴尬地嘿嘿傻乐,而卓玛也恨不得在地上找一条缝钻进去……

好不容易回到房间,卓玛简单冲了个澡赶紧爬进被窝。虽然困意十足,却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一直不停地闪着老陈站在门口一脸淡定的神情、林芳一路上张口闭口地叫着“陈老师”,以及那双细跟的高跟鞋……

卓玛觉得自己度过了好凌乱的一天。这时,手机里弹出一条微信提醒信息,卓玛打开一看,里面是杨柳发来的一行字:

“卓玛,我好像爱上你了,做我的女朋友吧……”

“真有毛病!”本来就已经头大的卓玛看完信息心里暗暗地骂了一句,随手关上手机,用被子把脑袋严实地蒙上,强迫自己赶紧睡着。

九、昆明,一双扔在地板上的高跟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