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三、四个糌粑坨坨和一身狼爪的冲锋衣

  天上布满墨水写成的誓言,地上飞舞着

相似的流萤,遇到雨水,就沉寂消失

真爱,似水一样流过两人的身体,升腾成——

羞红的太阳,雷电亦难将它拭去!

——仓央嘉措

春夏交替时正值雨季,航班要在西安咸阳机场停留两个小时,正好赶上了雷电,航班大面积延误。初一清早从上海出发,按照正常时间下午两点能到拉萨贡嘎机场,谁知直到下午六点雷电都没停,航班也始终没有要起飞的意思。候机楼里的人越来越多,嘈杂的声音里,初一有些心烦意乱。

洛桑在电话里说,次仁阿哥和两个叔叔前天刚刚去了日喀则。这样一来,家里就只剩下了阿爸和央宗。初一知道,生意上的事马虎不得,康巴人的观念里,钱对于生意人来说不是最重要的,但信誉比天还要大。

阿妈的病情不知道如何,卓玛不在身边,自己也不在身边,次仁阿哥和央宗嫂子的第二个孩子刚刚出生三个月,一面要照顾两个孩子,一面照顾阿妈丹增,不知道能不能忙得过来。上午给海峰打电话,海峰有些怪怪的,估计又在生闷气。这么多事,懒得管他了……卓玛也不知道到底去了哪儿?为什么手机一直没有

人接?

初一一面胡思乱想,一面心不在焉地翻看着机场的杂志,等待着飞机起飞的通知。这时,手机响了,是洛桑的信息:“初一,网上的信息显示,飞机还没有起飞,你起飞前联系我,我到机场接你。不要着急,阿妈丹增这儿,有我在。”

近几年来,微信这种独特的通讯方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无孔不入地闯进了人们的生活。上到六七十岁的老人,下到背着书包的孩子,都在用微信联系亲朋好友。抢红包、转账、小视频,它在取代短信的同时,恨不得用视频通话取代了中国移动。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做不到的。一时间它占据了人们生活,成为和包子油条豆腐脑馄饨一样重要的东西。

更重要的是,微信也成了人们的良师益友,养生之道、生活哲理、爱情科学无所不有。记得前几天在采访时,月儿通过微信转发过来一条很有趣的段子,大概的意思就是,有人总结了全世界最能打动女人的几句话的排名顺序,位列前三位的三句话是“有我在”“我养你”和“随便花”,而排名垫底的竟然成了“我爱你”和“我想你”……

看完这条小段子,初一哑然失笑。

想到这儿,初一突然想起了什么,翻出手机时,洛桑发来的那条消息里,最后的一句话是排名第一的“有我在”,初一禁不住在嘴角露出一个笑意。无论如何,洛桑似乎是个温暖的男人。

晚上七点十五分,等了将近一个白天的飞机终于起飞。飞机起飞了,初一的心也落下了。

飞机穿过云层豁然开朗,这种满眼开阔的感觉是初一喜欢的。从小到大,初一总会反复做着一个梦,自己在一个四面封闭的屋子里醒来,明明能够听到母亲和姐姐弟弟们欢笑的声音,可怎么都找不到屋子的出口……喊不出来,哭不出来,心被巨大的恐惧和无助填满……

直到现在,初一依旧会惧怕黑暗、惧怕打雷。初一喜欢温暖的阳光,喜欢开阔的草原,喜欢人与人之间最简单的信任、友爱。而这一切,拉萨都有……

有人说西藏的8月最美,也有人说10月最美,初一却固执地觉得西藏的每一个季节都有着不同的美丽。从2003年初一和月儿眼着卓玛第一次进藏开始,这么多年来,初一已经记不清自己去过了多少趟西藏。这片距离天堂最近的土地,散发着神奇的魅力,让初一心心念念。别人把进藏叫作“去”西藏,而初一的口语里却是“回”西藏。

飞机飞过唐古拉山山口,满眼青黄。那是青藏高原独有的颜色。每一次,当这样的颜色渐渐跃入眼中时,初一的心总会莫名地感动。“我回家了……”在心里,初一这样地告诉自己。

落地后,初一手机里跳出一条西藏移动的欢迎短信和几条微信。

“初一,贡嘎机场的接站口设计极不合理,我只能站在二十米以外的出口接你。如果你的行李多,拜托一下工作人员帮忙吧。”

“初一,我找了机场的朋友,把我带进了一楼大厅,你从二楼下来时,我会在电梯口等你……”

“初一,十点多下飞机气温会很低,你注意增减衣服……另,晚上十点多空气含氧量会降低,你出来时缓慢行走,注意高原反应……”

“初一,我穿了黑色的风衣,如果找不到我,就打我的手机……”

……

坐了三个多小时的飞机,加上又累了一天,初一原本有些迷迷糊糊头晕脑涨,但在一条条地读完这位叫洛桑大哥的消息后,初一差点儿笑出声来。看样子洛桑是把自己当成第一次来西藏旅游的游客了,还认真地附加上了这么多的注意

事项……

贡嘎机场不算太大,下飞机走廊桥不过二十米就能到机场大厅。大厅的墙壁上挂着巨幅雪山图片。图片里,远远近近的牦牛星星点点,完整的牛头骨上镶嵌着绿松石和蜜蜡,用哈达包裹着挂在图片两侧。这些当地人司空见惯但是外来者新奇无比的东西,恰好代表着城市的特色和文化。

“电梯口……黑色风衣……”初一嘴里念叨着洛桑发来的关键词,想起了2001年上大学后不久,和卓玛一起陪月儿见网友时的情形。约好时间地点,再说好衣着特色,仿佛是地下党接头一般。想到这儿,初一笑了。

其实,初一根本就没有费任何的劲就准确无误地认出了洛桑。一是从二楼下来的电梯口本来就没有几个人,二是人和人之间或者前世或者今生熟悉的或不熟悉的第一眼……

在拉萨,可以根据男子的身材判断他的故乡,土生土长的拉萨藏族男子,多半身材中等,偶尔在大街上看到一两个身材高大、虎背熊腰的,那基本可以确定是康巴藏族。

慵懒的滚梯把初一送到一楼,初一一眼便认出那就是洛桑。

洛桑比初一想象得要高很多,长长的黑色风衣盖过大腿,棕色的西裤下面一双经典的ecco男鞋。初一一米六九的身高在女孩中不算最高,但也绝不算矮,站在洛桑眼前,初一发现要扬起头才能看清这张脸。黝黑的皮肤看上去阳光而健康,一头浓密乌黑的自来卷儿被打理得干净而整洁,眉毛粗而长,下巴上的胡子虽然刮得干干净净,但仍然能清晰地看见青色的胡茬。从小对自己鼻子最不满意的初一,早已经习惯了每个藏族人都有一个令人无比羡慕的高鼻梁,但是当看到洛桑那挺立的高鼻梁时,初一还是忍不住又多看了一眼。

“初一,我是洛桑。”洛桑的语气仿佛和初一已经熟识了一个世纪,话音还没落,一只长臂就伸了过来,妥贴地握了握初一下意识伸来的手。初一最大的感觉是这只手好暖和、好大、好厚实。

正如洛桑在微信里所说,五月的拉萨入夜后的温度基本不会超过十度。初一从闷热的上海直到飞拉萨,箱子里唯一一件长袖衣服还是薄薄的防晒服,剩下的全是短袖和裙子了。下了飞机穿过廊桥的时候,初一就感觉风呼呼地往身上钻,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你的衣服太薄,出去了一定会冻坏的。我不太会买女孩儿的衣服,猜着你的身高买了两件,你要不要先凑和一下?”洛桑像变戏法似的递给初一一个大袋子,抬手指了指前面的角落,“那边是洗手间。”

初一有点晕,和高原反应无关。

“狼爪”的冲锋衣和裤子都是初一平常穿的170码,长短大小刚好合适,连颜色都是初一平时最喜欢的玫红。换好衣服,初一站在机场洗手间的镜子前,看到一张略显疲惫的脸,但是无论如何,身体瞬间暖和许多,心也跟着暖和起来。

洛桑的丰田SUV缓缓开出机场停车场,右转不久后就是拉萨刚刚修通的机场高速和嘎拉山隧道。雅鲁藏布江在蜿蜒流过,天黑看不到江,但是水流的声音清晰可闻。

“初一,我给你准备了一个小的氧气瓶,如果你觉得胸闷或者头晕的话,就可以吸一点。”

“初一,我带了一个保湿杯,里面有热水,杯子是新的,你可以直接喝。”

“初一,航餐估计不会太好吃,我猜你肚子饿了吧?你要不要吃点东西?“

洛桑扶着方便盘,见初一半晌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侧着脸看着初一开始等待答案。

从几天前“认识“洛桑起,初一就一直感受着这个素未平生的人对自己的“好”。月儿牙尖嘴利,但是常常一针见血。早在多年前,她就说初一是典型的贱骨头,再难看的脸色都能受得住,就是别对自己好……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女孩子漂亮且高贵,她们心安理得地接受着一切的宠爱,认为那些是理所应当的。然而,也有一些女孩儿,比起接受和索取,她们宁可选择付出。她们骨子里始终认为,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她们得不到,也要不起,那种东西叫作——爱。

“你不会挼好了糌粑带来吧?”洛桑持续不断的“好”让初一终于开始有些无适从了。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初一假装大大咧咧地开了一玩笑。其实她自己知道,这已经是她最智慧的回答了。

“你怎么知道?阿妈丹增说你爱吃糌粑,每次胃不好,她都给你挼。出门前我挼了几个坨坨放在保鲜盒里,等了你一下午,估计变硬了,不好吃了……”洛桑一脚把车踩在了路边,一面打开双门,一面回手从后座上打开了一个保鲜盒。盒子里,一排四个带着细细手纹的糌粑坨坨安静地躺着,小巧而可爱……

十三、四个糌粑坨坨和一身狼爪的冲锋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