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五、心里只能装下一个人

  生机勃发的锦葵花儿

若要用幽香去陪伴无上的佛

请把我这年轻的松石蜂儿

也带进佛堂——隐入曼札

——仓央嘉措

卓玛的语音刚刚发出,瞬间就收到了月儿的回复。“卓玛,你跑哪儿去了?阿妈生病了吗?全世界的人都联系不上你……”

卓玛这才知道大家联系不上自己,初一早在一周前就放下了手里的工作赶到了拉萨去照顾阿妈,月儿因为手上有个重要的工作抽不出身,初一安排她留在北京负责接应,如果阿妈的身体情况严重,初一随时会把阿妈带回北京来治疗。

月儿带来的消息让卓玛懊恼不已。阿妈的病其实就是脑梗的后遗症,医生多次说过血压过高或者情绪激动都会引发晕厥。卓玛想起那天自己像头小牦牛一样横冲直撞,竟然全然没有顾及到阿妈年纪大了,而且身体不好。

每次阿妈生病,她都会格外地想念自己,她喜欢让自己伏在她的腿上,摸着自己又黑又长的头发……

先回北京?还是直接回拉萨?卓玛纠结不已。西双版纳的稿子采访结束,但是真正的重头戏还在后面,按照主编陈楠的意思,回到北京之后要按照西双版纳的采访分不同的主题和角度做出多个系列,这才不枉在西双版纳停留近十天。

卓玛不想给阿哥次仁打电话,阿哥一定会把阿妈生病的账全部算到自己头上。卓玛更不敢打初一的电话,她知道初一的火爆脾气一定会把她骂死。思来想去,卓玛想到一个人——洛桑。而且她想起月儿好像在电话里提了一句,是洛桑通知的初一阿妈生病的事。

电话另一端,洛桑不急不缓地安慰卓玛:“你别着急,阿妈丹增的病情已经稳定了,再观察几天如果没事就出院了,你如果实在赶不回来也没关系,医院里有我和初一轮流照顾着。”

卓玛心里涌上了一阵暖意。多年来,初一永远像个姐姐,她总能包容自己所有任性,一如继往地照顾了自己许多年。在北京,只要有初一,就一定会有她的家。阿妈生病了,第一时间赶到床前尽孝的不是自己,却是初一。洛桑本来是阿妈介绍给自己的男友,如果不是自己的强烈反对,也许不久的将来会成为自己的丈夫。自己不声不响地逃离拉萨,他却还能不计前嫌地照顾阿妈……

回到北京,卓玛和陈楠、林芳、杨柳一起吃了一顿饭。

陈楠提了第一杯酒。端着酒杯,陈楠用了很大的篇幅夸了四个人的小团队,夸了杨柳和林芳,当然也夸了卓玛。若是在出发版纳采访前,卓玛一定会觉得那番话“太装”,但是当陈楠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时,卓玛还是有些小小的感动。这个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把名和利当成了理想,但是有一天,当发现自己内心深处最真实的职业理想依旧存在时,多数人还是会觉得自己像个违背了誓言的负心汉,对它心存愧疚。

杨柳有些兴奋,四个人围坐的一个小桌而已,他却非要绕到每个人的面前敬酒。站在陈楠面前,整整比陈楠高了一个头顶,但他一张口就让人知道他依旧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陈老师,我还是想再问您一句,您真的觉得我的图片拍得能配得上卓玛的文字吗?”他的一句话惹得大家哈哈大笑起来,陈楠扭头看了一眼卓玛,笑着说了一句:“图片是配得上的,但是人能不能配得上,这我说了可就不算了……”卓玛也忍不住笑了,看到杨柳一副不依不绕的架势,只能打趣地说了一句:“是我的文字配不上你的图片,这总行了吧?”

在卓玛的印象里,林芳是个看上去有些“冷”的女人,卓玛几乎没有见她过露着牙齿笑的样子。但在近十天的相处中,卓玛慢慢发现,每一个外表很冷的人其实都有一颗和外表极不相符的心。“卓玛,我敬你!”林芳修长的手优雅地托着高脚杯递到卓玛面前,眼晴里闪着柔柔的光。两个杯子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音,林芳把头凑到卓玛的耳边悄悄地说了一句:“你看到了我故事中的一幕,有机会我把故事的全篇讲给你听……”说完向着卓玛神秘地眨了眨眼,卓玛突然生出一种感觉,伸出双手拥住了林芳,喃喃地说了一句:“让我抱抱你吧……”

一个晚上,四个人聊工作、聊版纳、聊人生、聊未来,借着酒劲说了许多惺惺相惜的话,从小就常常和阿爸、叔叔一起喝酒的卓玛也喝多了。临近散场前,杨柳凑上来提出要送卓玛回家。“回家?哪儿是我的家?”陈楠看出了卓玛的醉意,但他并不知道哪儿是卓玛的家。

海峰接到卓玛的电话有些犯了难。

初一出差之后不久,妈妈就从天津老家过来,一直在家里住着。屋子小,无论谁来了都得在客厅的沙发上凑和,初一不在家时海峰心疼妈妈,就让妈妈睡里屋,自己睡沙发。卓玛打电话说要回来,海峰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好晚上怎么个睡法?

海峰给月儿打电话求助,结果月儿手机关机。想打给初一,号码拨出去却又被海峰挂断。初一去拉萨前两个人在电话里就有些别扭,海峰都能想象到初一的电话接通之后一定会炒豆子似的埋怨自己没有好好照顾卓玛……

酒店。

海峰突然想到了这两个字。

陈楠带着林芳打车先撤,杨柳自告奋勇留下来陪卓玛。

远远地,海峰就看到卓玛摇摇晃晃地站在马路边上,一个个子很高、模样帅气的大男孩子搂着卓玛的肩一副关心的样子,海峰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一股无名的火往上窜。停车后径直走到卓玛面前,一把拉过卓玛的手一边问了一句:“干么把自己喝成这样?”明眼人一听这话里就充满了埋怨。

“嘿嘿嘿,大哥,什么叫把自己喝成这样啊!”杨柳听出了海峰的口气不对,一副挑衅的模样。卓玛喝得东倒西歪,看见海峰之后立刻倒在了海峰怀里,喃喃地说了一句,“海峰,你带我回家……”

其实,海峰的心里有些不自在,在登记酒店时,前台服务员问到人数时,海峰特别认真地回答为一人,说完自己都有些心虚。酒店的房间里贴着粉红色的壁纸,即使把所有的灯都打开还是显得有些昏暗。暧昧的灯光下,一张铺着雪白床单的大床是整个房间的主角,卓玛被海峰扶着一进屋就软软地倒在了床上。

灯光下,卓玛茂密的睫毛下细长的眼睛轻轻地闭着,高高挺立的鼻头娇俏可爱。海峰看着卓玛的样子,突然想起了那个藏在自己心里多年的秘密:如果有一天,他给一个小女孩儿做爸爸,那么他希望她长着茂密的睫毛、细长的眼睛和高高挺立的鼻子,像卓玛一样好看。

虽然长在青藏高原,但一个女子的酒量毕竟有限。卓玛只觉得胃里一阵阵地排山倒海,可却又吐不出来。海峰看看卓玛难受的样子,干着急却又无计可施。手忙脚乱地一会儿喂水,一会儿又用毛巾擦擦脸。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管现代化工具的交流有多频繁,也比不过两个人的面对面,近到能听到彼此呼吸和心跳的感情浓烈。卓玛一天无数的短信、微信发过去,海峰总是不为所动,但是此刻,卓玛滚烫的身体就贴在自己胸前,嘴巴里呼出的酒精味道,身体上散发的淡淡清香却让海峰有些意乱情迷。

酒精的作用下,卓玛恍惚间看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那张脸,苦恋多年,他却置若罔闻。“海峰,我知道你心里有我,对不对?”卓玛抖动着长睫毛上的委屈,定定地看着海峰,满眼柔情。

“海峰,如果没有初一,你一定会爱上我的,对不对……”不知道什么时候,卓玛已经满眼是泪,酒精的作用让她语无伦次,但是海峰比任何人都明白,这才是卓玛的酒后真言。

卓玛她用细长的双臂圈住了海峰的脖子,一头扎进海峰怀里,她留恋这种感觉,再也不肯起来。

“海峰,好想你……“

“海峰,我好爱你……”

“海峰,我并不比初一爱你少一点……”

许多女人穷其一生使出浑身解数却始终寻爱不得,但也常常会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让对方心里的坚冰土崩瓦解。海峰习惯了卓玛平日里蛮不讲理的任性,却无法抵挡她楚楚可怜的眼泪。

终于,卓玛用含泪的双眼寻到了海峰火热的嘴唇,海峰几乎没有任何的能力抗拒。

然而,就在这时候,海峰的手机响了,微信里跳出一条信息:“海峰,阿妈丹增病情稳定了,我再陪她几天就尽快回家。拉萨的夜很美,遗憾的是你不在……”

昏暗的灯光下,手机屏幕的亮光照亮了海峰的脸。海峰一遍一遍地读着初一的信息,心在不经意间又被初一装满……海峰收起手机,认真地看着卓玛,轻轻地说了一句:“卓玛,对不起,我的心里只能装得下王初一……”说罢,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酒店。

十五、心里只能装下一个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