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四、从我爱你到我养你

  我是一帘新绿,印在芳草地上

鴛鸯的玫瑰心意,岂能印入图章

图章血液奔腾,也是难诉衷肠

我俩心心相映,坚贞有若天堂

——仓央嘉措

从2011年年初开始,月儿开始给一家网络公司做兼职主持人。一方面月儿看中了互联网视频发展的巨大潜力;另一方面,月儿在骨子里从来没有把自己定位成一只养尊处优天天待在家里的美丽金丝雀。

近半年来,月儿和节目组的几个同事一起策划了一个主题为“影响中外影视发展100人”的系列访谈,访谈内容就是以对中外影视文化发展作为主线,再梳理出与之相关、对其发展有过决定性影响的人物,通过与嘉宾聊天,用最接地气的方式讲故事。

月儿从小受外婆的影响,对中外的影视有很深入的了解,但是要正式搬上屏幕,系统地呈现给受众,月儿知道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为了把前期的案头工作做好,月儿天天起早贪黑,恨不得天天熬到半夜。她自己知道,在工作上她向来都不是一个能够糊弄事儿的人。要么不做,要做一定是做好的。

潘谊和留下的那套位于复兴门外的房子钥匙永远被月儿放在抽屉里,老潘不回来,她从不去住。从大学毕业第一次和初一,卓玛租房开始,月儿就一直住在东五环的北京广播学院背后的定福庄。这是一幢老式的高层楼房,月儿租下它后,精心地装修布置了一翻。十多年了,它一直是属于月儿一个人的“家”。

从东边的定福庄到海淀的白石桥,是北京从东往西最拥堵的一条路。月儿一度为了方便开车过去,但是当她发现从早上出门一堵堵两个小时到公司后,就放弃了开车改坐了六号线。

月儿在地铁上一一整理了当天节目里要采访的嘉宾情况,再用Ipad把编导写出来的采访提纲变成自己的主持语言,虽然完全对采访提纲烂熟于心,但是月儿始终要求自己把开头和结尾的主持词说得精彩流畅。

互联网的原创视频访谈在最初出现时,并不被网友看好,月儿不服气,一直憋着劲把想通过一些节目慢慢改变这种现状,明知道这件事做起来并不容易,但月儿还是想尽力一试。月儿就是这样一个人,看似凡事漫不经心,可实际上她心里装着的东西永远会让身边的人大吃一惊。

潘谊和更是如此。

这个倔强的女孩儿,从二十岁时走进他的生活,至今已经过去了十三年。久经官场的潘谊和亲眼见过太多年轻人一路成长,但是月儿“长大”的过程却还是常常让他瞠目结舌。

二十岁那年,她像一只刚刚绽放的百合,浑身散发着咄咄逼人的青春活力。看着她晶莹剔透皮肤和清澈见底的眼睛,潘谊和总会在心里的最深处浮起太多的自惭形秽。十多年后,那支美丽的百合少了许多的青涩,却在不经意间多了一些成熟的幽幽清香。

当年,他以为她会像所有世俗的女孩儿一样,不过是用“爱”做理由,找一个直接通往“幸福”的捷径。而且潘谊和也很自信,自己恰恰符合这种女孩儿的一切标准。漂亮的女孩子通过年轻的脸蛋和身体来换取幸福,有钱且又自信的男人通过俘虏这样的女孩儿来证明自己的实力。

潘谊和一度甚至想过,那个加班的深夜,那场关于一个“卤蛋”的邂逅,不过是一个有心的女孩儿处心积虑的安排。

然而十多年过去了,这个特别的女孩儿用她自己的骄傲让潘谊和一改初衷,并且深深地感受到她的与众不同。

人前,她是个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从小良好的家庭教育让她端庄的脸上永远挂着淡淡的笑意,她说话稳当、做事妥帖,举手投足让人觉得舒心愉悦;她懂得察言观色,她懂得进退,无论是做下属还是做朋友;人后,她瞬间变成了一个能慑人心魄的妖精,眼睛里流动着妩媚,身体却流淌着温柔。她从不黏人,有自己的生活和朋友圈子,但她又时时能牵动着自己的心,一颦一笑一轻叹。

正因如此,潘谊和才会这么多年为一个小女人欲罢不能,并用他自己的方式爱着她,给她一切他能给的,除了婚姻。

近几年来,随着内地人的不断涌入,香港人早已经不再是从一顿丰盛的早茶开始那么简单。早高峰提前到达的时间不断地被刷新,潘谊和2006年刚到香港时,早上八点半从位于沙田的家里出发到铜锣湾上班不过半个小时车程,然而短短的几年后,一样的路程,老潘却要把时间提前一个小时。否则就很难在上午十点前赶到铜锣湾。

老潘自得其乐,因为越早出门,他就能越早可以听到那个让他永远心动和牵挂的声音。为了月儿,作为一个习惯只用软笔写字和天天看报纸的“60后”,潘谊和学会了上网聊QQ,从学习打字开始,后来又学会QQ视频,再后来生生地学会了用智能手机随时随地音频视频呼叫月儿。但每个早上,潘谊和还是习惯出门后就给月儿打电话。

“起床了,小卤蛋!”

“懒丫头,再不起我让大伟上去敲门了!”

“小卤蛋,此刻若我能在你的被窝里,那该多好……”

这是属于潘谊和和月儿最独特的叫早方式,多年不变。电话里,老潘的声音温柔而有磁性,月儿喜欢赖在床上,蓬头垢面地听他一遍遍地叫着自己的名字,直到自己咯咯地笑出声来。

月儿从来没有看过自己的银行卡里的余额,除了因为她从小就不是一个对数字敏感的人之外,更多的是她知道,她的卡里每个月都会有一笔固定的钱存入,虽然不知道数额是多少,但是她知道那笔钱足可以让她过上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她知道,那是潘谊和多少年来一直遵守的一个承诺。

潘谊和心疼月儿这么卖命的工作太过辛苦,同时又郁闷月儿天天忙于工作,压缩了他们两个人以往雷打不动的视频聊天的时间。电话里,人人敬重的潘总像个情窦初开的小男生,“小卤蛋,难道工作比我还重要吗?这份工作太辛苦了,换一份吧。或者我让大伟帮你安排?”

大伟是老潘在北京最好的朋友,在北京大到项目合作的前期谈判,小到下雨天给月儿送雨伞,王大伟都会亲力亲为。而王大伟自然也是为数不多的知道月儿和潘谊和关系的人。

“不工作,你养我啊?”月儿一边侧着脑袋用耳朵和肩膀夹着电话,手里一边哗哗地翻着资料,对老潘撒着娇,抬眼看了看墙上的表,时针已经过了夜里十一点。多年来,潘谊和雷打不动的习惯除了早上打电话叫早以外,晚上下班后除了应酬之外他总会留在办公室,要么给月儿打电话煲粥,要么和月儿视频聊天。月儿知道,潘谊和是爱自己的。好多次,月儿心情不好,在视频里一句无心的“我想你”,天亮之后就能看到潘谊和风尘扑扑地站在自己面前。

“养啊!只要你肯给我机会!”原封不动的一句话,十年前潘谊和的回答纯粹是为了逗一个喜欢的女孩子开心,而十年后潘谊和却为了兑现这句话,真正地动了心思。

只不过,潘谊和不是一个张扬的人。在他的心里,默默地计划着一切。这个计划里,月儿是他的主角。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时候千回百转、梦寐以求的爱情求而不得,无论男女痛哭涕叫得生不如死,等多年之后回头再看,当初所有“不能没有”的东西,其实全部可以“一样没有”。所谓天长地久的爱情,其实都可以随着日子而轮转。

十多年来,月儿从来没有对老潘提过任何要求。最初的那几年,初一和卓玛常常会在耳边念叨,提醒月儿要想着自己的将来,毕竟女人的将来是需要一个结果的,月儿有时候也多少有些纠结。尤其是当年老潘决定离开北京去把业务转到香港的时候,初一和卓玛恨不得打上门去替月儿讨个说法。月儿抽抽搭搭地在老潘怀里哭成了泪人,把老潘的心哭成了一团乱麻。

老潘离开北京后,月儿很快适应了这种自由自在的生活,不用精心地打扮,在家里坐等一个人的日子一样可以有滋有味。用月儿自己的话说:生活还得继续。一哭二闹三上吊是闹给枕边人看的,自己的枕头边的人远在几千公里之外,闹也没用……

初一和卓玛曾多次问过月儿,到底爱不爱潘谊和?

“到底爱不爱呢?”月儿看着两个情同手足的小姐妹,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十四、从我爱你到我养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