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七、他说过的谎和我流过的泪

  黑色的佛缘,抛锚于上师座前

我抛却身上的新鲜空气,祈求上师指点

可是这佛堂啊,关不住爱人嫩红的嘴唇

静坐须臾,我的心,又燃烧而燃烧成她的蝴蝶

——仓央嘉措

连续一个月多,月儿几乎要到半夜才回家。她想把这次的系列访谈做到最好,投入的精力自然也要最多。按照惯例,作为主持人,月儿只需要把编导写的采访提纲吃透,事前驾驭好选题,采访中驾驭好嘉宾,再适当地做一些机智的发挥就足够出彩。但是月儿并不满足自己只是一个简单的“传声筒”,她希望内容里有自己的思想,节目要有自己的灵魂。

快一个月没见到月儿了,马正杨实在憋不住,所以就一个电话追了过去,“在哪儿喝呢?我这几天腰不好啊,别指着我再扛你上八楼!”这就是马正杨和月儿最独特的交流方式,无论心里多么惦记她,话到嘴边就成了哥们儿间的玩笑。

“哪儿能啊!我都快找不着去后海的道儿了!”在北京,有许多这样的孩子,他们户口本上的祖籍显示来自祖国各地,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一张口就是一口“京片子”腔。月儿和马正杨就是这样,祖籍仅仅是写在户口本上的一个名词而已,他们从小在北京长大,胡同和大院儿才是他们的家。所以,两个人每每凑到一起时,一人一句地逗着贫,让坐在一旁的初一和卓玛总能想起马季和赵焱、郭德纲和于谦。

“不错呀,开始改邪归正走正道儿了?”马正杨继续在电话里和月儿开着玩笑。

“什么叫改邪归正啊?我这叫‘从良’!”月儿和马正杨说话向来口无遮拦。

“行了,时候不早了,早点睡。下回喝多了想着还给我打电话,哥一人儿弄不动你,叫上门口保安,我们哥俩儿抬……”马正杨说笑着在电话里和月儿告别,电话要挂断的时候,突然又说了一句,“月儿,要知道心疼自己……”外人听起来是句玩笑,月儿却明白是句挂心的叮嘱。这样的方式,怕是只有月儿心知肚明。

近几年来,一些互联网公司为了在业界占据一席之地,不惜重金打造自己的硬件设施。这不,一个价格不菲的录影棚就藏在海淀白石桥的一个树木茂密的大院儿里。

就像多年不肯把自己拴死在某个男人身上一样,月儿一样不想把自己拴死在某个公司,于是月儿一直选择兼职。虽说是兼职,但是生性要强,做事认真的月儿投入的时间和精力却不比任何一个全职少。

经过近一个月的前期准备,终天到了要正式进棚录制的一天。尽管事先做了无比充足的准备,但是月儿还是多少有些紧张。为了不把自己堵在路上,她起了个大早,赶在了北京的早高峰前到达了录影棚。

月儿穿着一身湖蓝色的上镜小西服,配着米白色的T恤,再配上一条质感很好的灰白色包身裙,她出现在众人眼里时,让平日里看惯了她白衬衣牛仔裤的同事们眼前一亮。

录影棚里的大灯亮起,嘉宾到位,月儿通过门口的电视看到端庄挺拔、神采奕奕的自己,心里踏实了一些,毕竟自己是做过充足准备的。嘉宾是一所大学里多年从事文化研究的教育专家,人虽年轻,但造诣极高。灯光亮起,导演一字一顿地倒数五个数,月儿深呼吸调整好气息,一个迷人的职业性的微笑在唇角泛起:“亲爱的网友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大家走进演播室,我是主持人月儿……”把那段早已烂熟于心的开场白抛出之后,月儿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半。

因为节目录制现场不带观众,棚里除了导演偶尔会蹑手蹑脚地走动一下之外,三个固定机位摄像师和一个游机位置基本固定。按照正常的流程,主持人开场白结束、开场音乐起,导演会引导在外面候场的嘉宾从右侧走上舞台,采访正式开始。

可是开场白结束之后,月儿却发现嘉宾迟迟没有上来,不由得心里一紧,一面等待,一面用最快的速度把事先预测过的种种事故可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月儿无意中看到一个穿着讲究的中年女人从右侧走上舞台,没太看清楚她的脸,只是听到她的高跟鞋把玻璃装饰成的蓝色地板踩出很响的声音,等回过神,她已经径直走到了月儿面前。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声顺着高音质的耳麦声传到录音间每个人的耳朵里,众人瞬间全部愣了神。只看见高跟鞋女人虎视眈眈地站在月儿的一步之外,月儿的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左脸。

“我想我没有打错人,小卤蛋!”耳光了甩出去,眼里仇恨却依旧不减分毫,月儿分明看到眼前这个咬牙切齿的女人恨不得把自己挫骨扬灰。

“小卤蛋”的称呼迅速地让月儿判断出了对方的身份。月儿想,如果自己没有猜错,她应该是潘谊和的太太。

“这一巴掌为了他过去十多年说过的谎和我流过的泪……”月儿还没有回过神来,对方一字一顿地留下一句话转头离开了录影棚。录影棚的门被推开,月儿看到了惊慌失措的王大伟以及瞠目结舌的众人。

直到后来很长时间,月儿都不知道那天上午自己把一期节目坚持做完的。机智的导演估计是看惯太多原配斗小三儿的狗血故事,打着哈哈让众人各就各位,并给月儿使了一个极为复杂的眼色。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多少感天动地的励志故事都不足以调动人们麻木的神经,但是一条关于小三儿的狗血八卦却能让太多人兴奋不已。主持人被原配大奶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了一个耳光的故事如同长了翅膀,演变着不同的版本,用快到无法想象的速度,传遍了整个公司大院。

一部分人立刻明白了那个漂亮的、从不谈论私生活的女主持人,到底为什么永远骄傲;另一部分人则明白了,一个漂亮女人之所以工作勤奋努力不过是逗闷子打发大把的闲暇时间;还有一部分人之前没看清楚女主持人的长相,要不是送材料,要不就是取带子,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只为再看看现实中活的“小三儿”到底是什么长相……

原定一天要录出三期的节目,只录了一期就叫停。

扎着小辫儿、留着大胡子的导演老胡把月儿叫到了休息室,两只手来回搓着,恨不得把手心搓破:“月儿,你看这事儿吧……我也是没有办法,上面领导怕继续录下去,会影响到整个策划,要不你先休息一阵儿?”小辫儿导演平时一紧张就喜欢撅着嘴巴吸溜鼻子,节目中场休息找月儿说话的一会儿功夫吸溜了不下一百遍。

“没事。导演,我把工作交接一下,一会儿就撤了,正好这一段时间熬得有点累,好好回家补补觉!”月儿依旧一脸甜甜的笑意。

“月儿,该给你的钱一分不会少啊!这个我能拍胸脯!”近半年的相处,月儿知道小辫儿导演这些肝胆相照的话还算可信。

简单收拾了东西,月儿背着书包下了楼。出门时,手机上有三十一个未接电话和上百条微信,全部来自一个人——潘谊和。

月儿关掉手机,打车径直去了后海5号。

下午的后海被阳光晒得有些懒洋洋的。来来往往的人群多半出双入对,年老的夫妻一前一后提着菜篮子,商量着晚饭是米饭、面条还是馒头烙饼,年少的情侣十指相扣甜蜜对望,回忆着从初见到相恋。

元大都规划出的什刹海750年都没有变。后海作为“后三海”中风光最为旖旎的一个,像个风姿绰约的女人,婷婷袅袅地倚门而立,让多少人流连忘返。当年沿岸处处是酒楼歌台、商肆作坊,而今依旧垂柳拂岸、有水而能观山。

当年,自己为了一个“爱”字,懵懵懂懂一头撞进了潘谊和的生活,十多年过去了,当年那份让自己心动的爱是否还在?潘太太一巴掌过来,打掉的除了尊严还有什么……

阳光刺眼,月儿只觉得整个人被掏空,独自穿过后海,远远地看到了后海5号的大门时,一个悲凉的笑泛起在唇角。“今天注定要不醉不归”,然而就在这时候,月儿就觉得眼前一黑,终于还是晕倒在了人群中……

十七、他说过的谎和我流过的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