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永远不要低估满腔愤怒的女人

  水晶山上纯净的雪水

掺和早起的朝霞,用甘露做曲

拌以荡铃子上的露珠——酿成美酒

在智慧天女圣洁的目光中

和着圣约虔诚地饮下

我们就永远不会坠入恶途

——仓央嘉措

混迹官场多年,潘谊和养成了遇事沉稳、永远波澜不惊的处事风格。然而,当王大伟在电话里把白天发生的事情说完一半时,潘谊和瞬间就慌了手脚。

或许只有潘谊和自己知道,带给他这份慌乱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让他牵肠挂肚的“小卤蛋”。这么多年来,他小心翼翼地把这个骄傲的女孩儿捧在手心,视若珍宝。她像个晶莹剔透的玻璃杯,让人只能用心呵护,稍不小心都会在她的身上留下瑕疵,更何况那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的一个耳光。

静下心来,潘谊和大概能想清楚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只是他唯一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始终低估了和自己同床共枕了二十多年的那个女人的能力。和中国绝大多数夫妻一样,潘谊和在最好的年华里让一个漂亮女孩儿变成了潘太太。不久后生下女儿,相爱的日子伴随着柴米油盐渐渐褪去,剩下的顶多成了左手摸右手的亲情。

一直以来,潘谊和努力地做好丈夫和父亲的角色。这么多年来,无论和潘太太之间发生什么,他都秉承一个原则,绝不在女儿面前吵架。多年来,在外人眼里,他们是恩爱夫妻,关起门来,老夫老妻间没有了甜言蜜语,相安无事日子平静而富足。潘太太尽职尽责地照顾着家,照顾着丈夫女儿;潘谊和事业顺风顺水,低调谦和地做人,认真努力地工作,为妻女提供更好的物质生活。

尽管出生在20世纪50年代的最后一年,但是潘谊和的身上也具备所有“50后”的特征。传统、多少有些保守,重视家庭。能鼓起勇气向妻子提出“分开”两个字,足见他是经过了多少次深思熟虑。

“我必须得给那个女孩儿一个交代,只有这一个理由,恳请你能够理解!”在中国,夫妻间有架可吵且永远说不清道不明,这种关系半还有救,一旦理由充分、掷地有声,那彼此之间一定是心知肚明,这段婚姻基本已经走到了尽头。“香港的一切都给你,我会安排好你以后所有的生活,女儿你也不用操心,我一定还会是个好父亲。”潘谊和平静地交代好这一切,转身出了门。

这就是男人,也可以说这就是人性。

对于月儿来说,这是潘谊和表明的态度,他终究算是给了自己一个交待。而对于潘太太,二十多年为了家为了孩子,为了这个男人默默付出了一切。如今,腰身不再柔软,脸蛋不再水嫩,现实版的陈世美当面锣对面鼓地提出了分手,千刀万剐怎么能够解得自己的心头之恨?

永远不要低估满腔愤怒的女人。

愤怒的女人智商可以为零,同样也可以超过福尔摩斯。凭借着对丈夫的了解,潘太太开始了最周密的调查。

她先从潘谊和公司秘书手里拿到丈夫近几年的行程,通过行程单对照出了这几年来所谓的在北京开会、外地出差、出国考察的具体时间和地点。

潘太太的身份是进入丈夫办公室最好的理由。她第一次走进丈夫偌大的办公室,只一眼她便看到了丈夫的办公桌上,一左一右摆放着两张照片,一张是他们的女儿,一张是个漂亮的女孩儿,照片右下角一行娟秀的字体——我是你永远的小卤蛋……

接下来,一张身份证的复印件传真回北京,很快有同学查到潘谊和一直保留的北京号码的通话纪录,而这些纪录里,傻子都能看出这个天天通话时长都几乎超过一个小时的号码属于谁。

再接下来就是找到她。

这个对于潘太太来说并不难。

王大伟是潘谊和在北京最可信的朋友。王大伟自然也就成了整个事件的突破口。撬开王大伟的嘴也不难,一是威逼利诱,二就是眼泪了。

没有几个男人能够抵挡一个弃妇的眼泪,尤其是这么多年来,王大伟真正见证过她从一个饱满的青春少妇变成一个不再年轻的中年女人。

“大伟,我只是想见见她,我就是想弄明白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潘太太哭得流流满面,让王大伟进退两难。“大伟,你是知道的,这些年我为了家付出了一切,到头来总得让我明白我输给谁了吧?”

“其实一个女人最可悲的不是被丈夫在一夜之间抛弃,最可悲的是被丈夫整整骗了十三年。”虽年过半百,但是多年的养尊处优让潘太太平日里总是神采奕奕,她懂得收腹提臀,把自己一副略显衰败的中年妇女骨架,打造得紧凑挺拔。知道用极细颗粒的粉底,把沟沟壑壑的脸填抹得依旧光滑细腻。是的,潘太太一眼看去总是要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然而经历了这件事后,仅一夜之间,王大伟看出她明显憔悴了许多。这十三年间,潘谊和和月儿之间的所有事情王大伟一清二楚,某种程度上说,眼前这个女人能够落得今天的下场,自己何尝没有推波助澜?

王大伟心里一软,终于点头答应带她找到月儿。因为一天前,他刚刚替潘谊和给月儿送了一台最新款的5DmarkⅢ相机过来。

女人的直觉让潘太太远远地就一眼认出了那张年轻的、精致的脸。她比自己的女儿大不了几岁,站在舞台上,她举止优雅得体、谈吐机智敏睿。她越是光彩照人,潘太太的心越是疼到滴血。就这么一个小姑娘让自己丈夫十多年魂不守舍,就这么一个小姑娘让自己的丈夫同床异梦地骗了自己十多年;一个女人的婚姻里,有多少个可以和丈夫相敬如宾的十年?

愤怒的怒火从心头烧了起来,潘太太再也顾不了太多,冲到她的面前抡起手甩出一个耳光……

在最初的几年,潘谊和对自己和这个看上去不谙世事的小姑娘能走多远并没有多大信心,但是他始终相信,她之所以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一定是有理由的。既然来了,就要善待。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倔强而骄傲的女孩儿像一株有着最强生命力的绿萝,不声不响地在他的生命里悄悄地生根发芽,短短不过几年时间,竟然枝繁叶茂,藤藤蔓蔓地爬满了自己的心。

上一次见到月儿的时候,她端坐在自己的面前,美得有些不讲道理。潘谊和明显地发现,眼前这个眼晴明亮、浑身散发着自信光彩的年轻女人,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偷吃卤蛋的小丫头,就连在床第间的缠绵,她都丢弃了往常的娇羞和生涩,一颦一蹙恰到好处,且游刃有余。

“嫁给我吧,小卤蛋!”潘谊和把月儿揽在怀里,久久不肯松开,仿佛一松手,她便不再属于自己。认识月儿那年,潘谊和正是男人最意气风发的年纪,自信满满的他始终相信他可以驾驭任何女人,当然也包括月儿。十多年过去了,随着青春的老去,一个年过半百的男人即使身姿依旧挺拔,面色依旧红润,但是在内心深处,总有多多少少有一些危机感袭上心头,那个词叫作——力不从心。

“要不然,我们分开吧?”月儿突然说了一句,听上去并不是撒娇的玩笑。

这么多年来,潘谊和不止一次地对月儿说过“嫁给我”的话,每一次月儿都会一脸甜蜜地撒着娇,笑靥如花地回一句“没问题”。然而这一天,月儿却给出了这么一句回答。

依旧是那双明亮的眼睛,潘谊和竟突然觉得有些陌生。

“为什么?”潘谊和的声音有些发抖,他下意识地把怀里的月儿搂得更紧。“我已经下定决心离婚。我要给你一个家!”

挂断了王大伟的电话,潘谊和真正地品尝到了什么叫坐卧不宁。他在心里设想着无数种可能,关于发生在月儿身上的每一种都让他倍感自责。从十三年前月儿第一次把心和身体一起交给自己时,他便答应月儿,这一辈子好好爱她,好好保护她。爱虽没有辜负,可是月儿因为自己受到了那么大的伤害。

潘谊和越想越是心乱如麻。

而此时他能做的,只有先联系到她。

潘谊和反复地拨打着那个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号码,电话却始终没有人接听。打开微信,潘谊和一条接着一条地给她发着信息:

“小卤蛋,快接电话,我必须得要听到你的声音……”

“小卤蛋,不管发生了什么,如果伤害到你,请相信那不是我的本意……”

“我只是想给你一个家。没有想到却伤害到了你。我现在订机票回北京,你等我……”

二十、永远不要低估满腔愤怒的女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