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二、每一个佛教徒一生都要修行的功课

  含摄着她的牙齿,好似洁白的鸽子

滋润得迷人的微笑有如生命的**

青春光芒照射四座,顾盼我

羞涩的热情令我醉似百合

——仓央嘉措

在拉萨,初一见过许许多多无比虔诚的佛教徒,他们来自全中国乃至全世界各地。这些人坚定地认为静坐在大昭寺1300多年的释迦牟尼12岁等身塑像可以可以带给他们福祉,见到佛祖塑像便如同见到佛祖本人。他们一路磕长头,用身体丈量出自己与佛祖的距离,身体离佛祖近一步,心同样更加贴近心中的佛祖。

闲来无事时,初一喜欢在大昭寺的门前的广场一坐一天。在拉萨,脾气再急的人也会在不知不觉中慢下来,一是因为拉萨这个城市原本就缓慢而悠然的节奏,二是因为在这样特殊的环境里,所有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强迫自己气定神闲,以适应稀薄的氧气。

初一除了喜欢八廓街之外,更喜欢那些深藏在拉萨各个角落里的小街小巷。她总是觉得,在这样的小胡同里,才能看到最真实的藏族人生活与信仰。那些隐藏在居民区的小寺庙,外地人很少知道,于是它们便成了当地人最安静的朝拜场所。

北京路上的喜德林就是初一在无意中发现的。初一查阅了大量的资料,被喜德林的历史着实吓了一跳,这个小寺庙有着无比辉煌的历史,据说它有地道与大昭寺和布达拉宫相通,后来因政变被焚毁。现在剩下的残垣断壁静静立在这个城市的角落里,默默地叙说着曾经的辉煌。

次巴拉康旁是小昭寺,门前可以煨桑炉,香火旺盛,这也是初一常去的地方。次巴拉康寺供着长寿佛,因此来此朝奉的人络绎不绝,转经人有多少岁就在佛堂里转多少圈,佛堂内灯火昏暗,通道狭长,当地藏族老人手拿转经筒,口念佛经,互相推挤着,虔诚地乞求平安和长寿。

光明甜茶馆里基本都是当地人光顾,可是初一还是喜欢偷偷地混在其中,在初一看来,这甜茶杯里映照出的,是拉萨最闲散的时光。

近半个月的朝夕相处,洛桑和初一慢慢地熟络起来。洛桑对阿妈丹增无微不至的照料总是让初一心里很感动,原本以为洛桑做这一切全部因为卓玛,但是相处久了初一渐渐发现,洛桑原本就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

阿妈住院的那几天,洛桑除了自己的工作之外,还要负责给丹增阿妈送饭。初一发现,除了每天带来阿妈和初一的饭菜之外,洛桑总会额外打包一些。起初,初一一直以为那一份是洛桑准备给自己的,结果无意中发现洛桑竟把另外一份饭菜端给了医院门外一个汉族流浪汉。

初一远远地看着洛桑安静地坐在流浪汉身边,等着他把餐盒里的饭菜吃完,再伸出双手接过餐盒,认真地把餐盒清洗干净……

“我猜你前世一定欠了他的糌粑。”突然发现初一笑着站在自己身后,洛桑竟有些不好意思,脸竟“腾”地红了起来。

“按照藏族人习俗,你要感谢他,因为他给你施舍的机会让你还清前世所欠!”初一继续笑着调侃。先前还满脸通红的洛桑听到初一的这句话,立刻停下了手里的事,扭头看着初一,一副吃惊的模样。

初一并不介意,自顾自地聊起了她所知道“施舍”。

在西藏,施舍是每一个佛教徒一生都要修行的功课。施舍带来的功德并不亚于任何形式的磕长头、诵经和拜佛。在西藏的日喀则地区,有一个特殊的村落,这里的人无论是家产万贯还是家徒四壁,每年六月都会举家出去沿街乞讨,他们乞讨的目的很简单,一是为了忆苦思甜,提醒自己不忘当年的贫困;二就是为了给众多施舍者提供机会,接受他们的施舍,替他们完成功德。

西藏人总是很快乐,他们遇到再大的事情也会用善良和积极的态度面对,因为大家坚信,今生遇到幸福和苦难全部是前世注定的。就连家里进了小偷被洗劫一空,大家都不会沮丧,他们会开心地说:“前世的债,终于还清了……”

初一看着洛桑瞪大眼睛,听得出神,忍不住咯咯笑起来:“洛桑,快感谢佛祖,感谢刚才那个行乞的老人,你前世欠他的糌粑,终于还清了!”原本若有所思的洛桑听初一这么一说,这时才回过神来:“嗯……嗯,感谢佛祖,感谢流浪的波啦(西藏人对爷爷的称呼)……”

“初一,你前世是个西藏女孩儿,对吗?”洛桑突然地这么一问,轮到初一瞪大眼睛愣神了。

“洛桑,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在这个世界上,有的一生同行,到头来却依旧是一对陌生人,而有的人只需一句话、一个眼神就足足可以跨越时空,走进彼此的心。

“有一个女孩儿,用了三十多年的时间去寻找故乡,寻找只有故乡才能有的温暖和爱,二十岁那年,她穿过格尔木、翻过唐古拉山,看到漫山遍野的藏羚羊时,她确定青藏高原一定是她前世的故乡。今生,她所有的梦想就是留在西藏,穿着藏装在八廓街外日日柴米油盐,和心爱的人一起转布达拉宫,一起在大昭寺发呆,一起读仓央嘉措的诗,一起看日出日落……”

洛桑始终忘不了,在帕崩岗山下,这个身穿藏装的汉族女孩儿,用可以渗透人脊骨和心灵的声音,讲着自己的故事,故事里的每一句话和每一个字,就这样深深地打动了洛桑的心。

洛桑抱着一大摞书站在阿妈丹增家的大门口,腾不出手,只能扯着嗓子喊初一开门。门开了,开门的竟是卓玛。

卓玛愣了一下神,侧身让出过道,轻声叫了一句:“洛桑,谢谢你替我照顾阿妈,快到屋里坐……”卓玛用藏语低声道谢。

“卓玛,欢迎你回家!”无论如何,洛桑都是一个睿智的男人,他听出了卓玛话语中多多少少的内疚,立刻换了一种语气。

初一从楼上下来,见到卓玛和洛桑一前一后进屋,笑着冲卓玛做了一个鬼脸。卓玛瞥了初一一眼,算作回应。在初一的心里,她希望卓玛有个好的归宿,而洛桑是摆在眼前的最佳人选。三个人站在一起,初一笑着先开了腔:

“卓玛,你是不是应该给我正式介绍一下洛桑?还是洛桑来给我介绍一下卓玛?”

卓玛挤眉弄眼用眼神制止初一,初一却有意视而不见。

“我来介绍吧。”洛桑先开了口,说着把细长的手掌摊开,侧在卓玛面前,眼睛转向初一,大方地说了一句:“卓玛阿细。”说着又把手反过来,指着初一说了一句:“初一阿细。”在西藏,“阿细”是个很万能的称呼,可以是丈夫对妻子的称呼,但也可以是兄长对妹妹的称呼,甚至可以用作陌生人对年轻女子。

但是洛桑的一句“阿细”,却让初一和卓玛都明白,他表明了一种态度,卓玛只是他的妹妹而已。

洛桑的一句“阿细”总算是让卓玛松了一口气,顺坡下驴地叫了一声“洛桑阿久啦”,初一算是听出了端倪。看样子,两个人是无心再往一起凑了。

阿妈的身体见好,初一不能久留了。定好了要返回北京的日子,初一反而到轻松了下来。她想到利用剩下的几天时间去转转寺庙。

早在第一次来拉萨,初一就对西藏的寺庙有着极大的兴趣,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六大寺庙里,初一在几年前出差时就都已经去过甘南的拉卜愣寺、青海的塔儿寺了,而位于拉萨市内的色拉寺和哲蚌寺,初一也去过多次,独独因为机缘巧合错过了甘丹寺和日喀则的扎什伦布寺。

卓玛向来娇蛮,在初一面前更是如此。

“色拉寺和哲蚌寺都是我陪你去的,甘丹寺该轮到洛桑阿久啦陪同啦!”

卓玛一脸坏笑。洛桑不急不恼,当即点头答应陪同初一前往。

洛桑的SUV从北京中路出发一路向东,穿过纳金就是拉萨著名的教育城。纳金大桥像个英武的汉子左右横跨拉萨河,成了拉萨街头代表着现代化脚步和进程的最显著标识。著名的拉林高速就从这里出发,这条高速的修通使拉萨到林芝的路程缩短到了三个小时。

洛桑脱下藏装,穿了一件大红色的狼爪冲锋衣,淡淡的笑意挂在脸上,眉宇间又隐约透着淡定,高高大大站在初一面前时,初一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洛桑给了初一一个阳光般的笑意。

一路上,初一有些兴奋,不停地向洛桑打听着关于甘丹寺。“初一,我发现你是一个西藏通,给你当向导很有压力的,万一哪句说错了可是贻笑大方了!”

初一被逗得咯咯地笑起来,连忙摆着手说:“我离西藏通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你千万别有压力,起码藏语我就不会。”

“这个没关系,我可以教你。”洛桑双手扶着方向盘,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但是注意力却全部集中在了初一身上,自告奋勇地答应要教初一藏语。初一听了高兴地连连点头。

洛桑侧着脸看着初一,有些出神,连对面来了车都似乎没有察觉,吓得初一直喊:“别看我,快看前面!”

“初一,我先用藏语给你讲一个故事,你不需要听懂,只需要记住我给你讲过就好了……”

二十二、每一个佛教徒一生都要修行的功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