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六、不就是当了回小三儿嘛……

  深挚的爱情,不是漂浮而逝的云

溥情负义,天空会依然缄默不语

松耳石戴在你头上,像亮晶晶的长庚星

你若有负真诚,它也不会给我窃窃私语

——仓央嘉措

潘谊和很少会这么狼狈。从铜锣湾搭的士到了机场,发现最早的航班也要等三个小时。好不容易捱到飞机起飞,落地首都机场,下了飞机才想起来,整个下午一直在胡思乱想,竟忘了给王大伟打电话让他来机场接一下自己。出了大厅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七拐八拐好不容易找到出租车站,潘谊和发现,排队等待出租车的人最少排出两公里。

当了多年的领导,潘谊和早已习惯了由别人安排饮食起居和出行,突然回到了普通人的生活,也算是真正地难为了自己一把。顾不得太多了,从下午接到王大伟的电话,潘谊和心里只想了一件事,那就是立刻见到他的小卤蛋,越快越好。

潘谊和来过月儿在定福庄的房子几次,但是天黑加上路又不熟,绕来绕去找到时已经是凌晨一点。老住宅小区,电梯一过十二点就停了,潘谊和摸着黑爬上了月儿住的八楼,直接推开了虚掩的门进了屋。

潘谊和的心里一直都知道,月儿一直都不属于他一个人。但是,当他亲眼看着心爱的小卤蛋在另外一个男人地怀里忘情的拥吻时,潘谊和的心里还是觉得心如刀绞。

潘谊和想发火,想冲过去把月儿从那个男人的怀里拉出来,甚至想狠狠地揍那个男人一顿,可多年养成的处事不惊的性格还是让他没有这么做。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潘谊和认真地看清楚了搂着月儿的那个男人,他年轻、帅气,坚实的胳膊紧紧地搂着月儿,眼睛里却透着无限的温柔……

男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奇怪的动物,凶猛霸道起来,恨不得占山为王,让所有喜欢的女人臣服脚下;而一旦自卑懦弱起来,瞬间会变得不堪一击,只会找一个地方躲起来,独自舔伤。

潘谊和只觉得自己的心一阵痛似一阵,他能做的只有默默地转身、出门……

月儿清楚地听到房门被关上,熟悉的脚步声渐渐地越来越远。

“老马,时候不早了,你该回家吧,一会儿李唯该着急了。”月儿一边轻轻地推开马正杨,一边从马正杨的怀里坐起身来,用手理着自己的头发,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马正杨确实不能理解,这个刚刚还在自己怀里热情如火的女孩儿为什么在瞬间便冷若冰霜,或许正因为此,他永远无法走进月儿的心。他更不会明白,月儿的一热一冷,其实不过是用来和潘谊和决断的另外一种方式而已。

半夜三更一口气爬上八楼,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不到两分钟后又跌跌撞撞地从八楼走下来,毕竟不再年轻,再加上又整整折腾了一天,潘谊和觉得自己的胃有些火烧火燎。远远地站在月儿的楼下,看到那扇熟悉的窗户里,灯光散发着幽幽的亮光,潘谊和的胃似乎更疼了……

月儿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间小屋子最近会有这么高的人气,就连从未登过门的老妈也风风火火地杀了过来。“秦月月,我告诉你,别以为你翅膀硬了,我就收拾不了你了!”外婆姓秦,从小到大,老妈每次气急败坏,需要连名带姓地叫出名字才能表达她的气愤时,一般都会加上在月儿的名字前加上外婆的姓氏。

“干吗火气这么大?什么风把杨教授吹到我这儿来了?”多年的习惯,月儿在妈妈的面前永远嬉皮笑脸,没大没小。她甚至都不记得有多久了,没有好好叫过一声“妈妈”,要么称呼“杨教授”,要么干脆直接叫“老杨”。

“少跟我嬉皮笑脸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了什么好事!人家直接把图片发到我手机上来了!”说着,妈妈气呼呼地把手机一把拍到桌子上,月儿凑过去看了一眼,妈妈生气的原因她自然心知肚明。

《网络主持人节目现场被女子暴打 现实版大奶恶斗小三疯狂上演》,微信朋友圈里,让人兴奋的标题配上现场图片和视频,点击率和转发率自然堪比仓老师。转来转去,这条信息被转到了老妈的手机上,怪不得老妈会歇斯底里。

“我以为多大点儿事呢!值得杨教授亲自跑一趟,您打个电话,我直接回去不就行了吗?”月儿看妈妈真的动了气,赶紧陪打着哈哈陪笑脸。

“打电话?你的电话能打通?全世界的人都恨不得找到你!外婆从今天早上开始一直不停地给你打电话,别说我,连正杨都找不着你……”老妈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加上当老师出身嘴皮子向来利索,数落开了根本不容月儿插话。

“大学毕业这么多年,你不正经找个工作也就算了,连个正经的男朋友都不交,我现在算是明白你为什么不结婚了!这样的消息能传到我的手机里,难道就传不到别人手机里?估计全学校的老师们都看到了,我和你外婆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不提“丢脸”的话茬月儿还能忍,一提“丢脸”两个字,月儿心里的火也压不住了。“看到怎么了?不就是当了回小三儿嘛?嫌我丢脸不要承认我是你女儿不就行了吗?”月儿的声音也抬高了一倍。

母女吵架历来的规律都是这样,气焰向来此消彼长。月儿急了眼,妈妈反而倒有些偃旗息鼓的架势,停止了喋喋不休的数落,到底还是没有忍住眼泪。

“月儿,你告诉妈妈,手机里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月儿和绝大多数中国式儿女一样,从来没有把父母强势的呵斥放在眼里,父母的眼泪才是让她感觉最难以招架的。

“妈,你别这样……”月儿顺手抽了一张纸巾递给妈妈,想安慰妈妈几句,但是自己却不知道说什么。

“月儿,你这么多年一直不肯结婚,难道真的是为了那个男人吗?”妈妈一把拉住了月儿的手,眼睛哭得红红的。看着妈妈的样子,月儿的心瞬间柔软了下来。母亲确实不容易,一个寡居的女人上有老下有小,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盼着女儿长大,结果却成了不光彩的“小三儿”,估计没有哪个母亲脸上有光。

妈妈没有继承外婆的性格温婉和身材娇小,而是人高马大、风风火火,但是即使外表再强大,她依旧是个女人。月儿看着妈妈不再年轻的脸庞和暗淡枯黄的头发,突然觉得有些对不起她,轻轻地说了一句:“妈妈,对不起。”

“月儿,妈妈不想让你重蹈我的覆辙。”妈妈揭开了一个埋藏在自己心里多年的巨大秘密。妈妈像在讲别人的故事一般从容,脸上却绽放着月儿从未见过的明媚……

“妈妈大学毕业那年和你一样,正是花一般的年纪。心气儿一向高傲的妈妈没有听从外婆的安排参加工作,而是选择考了研究生。妈妈就是在那个时候第一次见到了他……他长相俊朗而又才华横溢,让我在第一次见到他时就一见倾心,后来的相处中,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从此除却巫山不是云。”

妈妈的眼神里充满了甜蜜,在文学作品里看过无数遍的故事竟然发生在妈妈身上。那天,月儿终于明白,为什么她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见过父亲,为什么母亲这么多年独自一人。

妈妈用了十分钟回忆初恋,又拿出两个小时告诉月儿爱上一个有妇之夫需要承受多少痛苦、多少指责,甚至还有鄙夷。月儿明白母亲剖开心里的伤口,血肉模糊地呈现给自己,不过是一个目的——让自己不要重蹈母亲的覆辙,让自己快刀斩乱麻,离开潘谊和。

二十六、不就是当了回小三儿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