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八、两个人的房子和两个人的床

  就像鸟儿在路上偶然遇到了石子

这温柔乡里的风情呵,要感谢

卖酒的阿妈!来年若有凄凉情

阿妈一定会为我们承全,开脱……

——仓央嘉措

都说养成一个习惯需要二十一天,巩固一个习惯需要六个月。这些天来,月儿总是在想,改掉一个养成了将近十三年的习惯需要多久呢?十三年养成的习惯里,每天早上叫早、晚上问安的电话戛然而止,就彻底打乱了月儿的生活。

月儿的手机可以通过蓝牙连接家里的音响,而高音质的音响是2008年电影《非诚勿扰》上映之后,潘谊和带着月儿去北海道路过东京时买的。在电话里,潘谊和浑厚温柔的声音通过高音质的音响传出,回荡在屋子的每一个角落里,月儿在每一个睡眼惺忪的早晨醒来,听着他的声音,常常会在恍惚间觉得潘谊和就站在自己的床前。

持续很多天了,月儿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失眠。好不容易睡着,又会不停地做各种各样的梦,在梦里看到许许多多熟悉不熟悉的脸。在梦里,潘谊和笑盈盈地嘴里叫着“小卤蛋”,一路向自己走来,可是到了面前突然成了一张陌生的脸;还没有等月儿回过神来,突然那张脸变得狰狞起来,扬起手,脆脆地一个耳光落在自己的脸上……

夜里睡得不好,早上又没有人叫早,几乎每天月儿都会昏昏沉沉地睡到中午,披头散发、蓬头垢面。密不透光的窗帘里,月儿根本分不清日期、时间甚至是白天还是夜晚。

清醒的时候,月儿会痛心。

月儿以为,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满心满眼只有他的小卤蛋,更不会为了得到或者失去一个男人而欢欣鼓舞或寻死觅活,并且可以做到在任何一个男人面前游刃有余。谁知,看着潘谊和转身离开时,月儿还是觉得心被掏空了……从此,不再会有人在清晨叫自己起床,不会再有人在每个月圆的日给送来玫瑰;“小卤蛋”这个称呼也随着这个情感的结束而消失,那么连同情感一起消失的还会有什么……月儿就这样胡思乱想着……

十三年,她曾那么深地爱着他。迷恋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成熟味道,那种味道如同潺潺的溪水,无须波涛汹涌就能润泽自己的心;那味道,月儿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感受到过,唯独他让自己安心、安静、安全……

十三年,因爱衍生出了那么多的怨。月儿厌烦了无数次地迎来送往,厌烦了固定两个月才能有一次的见面,厌烦了就连打个电话都需要等他“方便的时候”,她似乎厌烦了这一切……

只是,无论是爱还是怨,都结束了,而且用了这么惨烈的一种方式。

想到这里,月儿清楚地听到无数把尖刀在自己的心里进进出出的声音,所到之地血流成河。

初一在回北京后就开始打月儿手机,但是电话始终关机。直到在参加一个新闻发布会时,遇到了同样在一家报社做记者的师姐,在师姐无比异常讶异的表情和转发过来的微信消息里才知道,月儿遇到了那么大的一件“大事”。

初一有点坐不住了,她了解月儿,那么一个骄傲的女子,怎么可能受那么大的屈辱,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这样的“伤”对于月儿来说不是小事,不脱皮也得掉一层肉。师姐说,从出事之后,所有人都找不到她,月儿神秘失踪了。

初一知道,月儿不可能神秘失踪,全世界的人都找不到她的时候,她一定窝在定福庄。初一等不到发布会结束就提前出来,开车径直奔了月儿的家。

只不到两个半月,月儿的样子着实吓到了初一。月儿本来瘦弱,但她绝不是一个干瘪的女人,可是当初一走进屋里看到窝在沙发里的月儿时,竟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月儿竟瘦得脱了相。原本弹指可破的细腻皮肤,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上去苍白且没有光泽,一双细长的明亮的眼睛黯然失色。

“月儿,你这是怎么了?”看着月儿的样子,初一心疼得眼泪都快下来了。初一扫了一眼屋子,衣服扔在沙发上、地上都是,茶几上堆满了各类杂志,许久没有开窗通风,屋子里几乎快要发了霉。初一手脚麻利地关掉空调,拉开窗帘,把所有的窗户全部打开通了风,屋子才慢慢有了生气。

“初一,这回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不到两个半月时间里,月儿经历了许多人一生都难以经历的事情,在她的心里装了太多的委屈和眼泪,月儿在人前尽力地让自己镇定自若,但是在看到初一的瞬间,她还是没有忍住眼泪,伏在了初一的肩头嘤嘤地哭了起来。

“我准备了半年的访谈节目彻底黄了,我和老潘之间也黄了。初一,估计我的人生也就这么黄了……”月儿抬起眼睛看着初一,满脸是泪。

“不是这样的,月儿,别这么悲观。所有的事情都会过去……”初一拿海峰昨天刚刚说过的这句话劝月儿,似乎又像是在劝自己。

初一决定带着月儿去趟属于她们的“老地方”。“洛桑说晒太阳会晒去身上的晦气。”初一一边锁门,一边跟月儿念叨。她竟发现自己在无意中提起了洛桑……

洛桑,好熟悉的名字,好熟悉的人。初一突然想起了贡嘎机场那杯热水,想起一字排开的四个糌粑坨坨和那身合身的衣服,想起洛桑那双明亮的眼睛,还有那个她一句没有听懂的故事……忍不住笑了。

“月儿,我去拉萨的将近一个月里也发生了许多事情,等我慢慢地讲给你听。”初一把车开上了京通快速,又一路开上三环,向着她的们的“老地方”——中央民族大学——开去。

人们想要记住一个地方大多不外乎两个原因,要么它见证过你缠绵绯侧的爱情,要么就是留下了你咄咄逼人的青春。对于初一和月儿来说,这个时时散发着青春活力的校园兼有这两者,自然意义非比寻常。多年来,她们三个总会找机会回到校园,坐在学校大食堂里,点一份百吃不厌的宫保鸡丁,天南海北地闲扯上一个中午,再去校园里里外外地转一遍,直到晚自习的音乐响起,才肯心满意足地离开。

初一挽着月儿胳膊,从图书馆转到了逸夫楼,又从报告厅主楼转到家属区,月儿远远地看到了外婆家的楼,却一把拉起初一拐弯往操场的方向走去。初一想要说什么,但还是忍住了。她明白,家可以疗伤,但是现在还不是回家的时候。初一为了让月儿高兴,一路上讲了许多在拉萨发生的事情,尤其是说到“90后”杨柳一路追着卓玛去了拉萨,并且在八廓街制造了那么大的一个疯狂故事的时候,月儿也禁不住笑弯了腰。

“月儿,我可算找到你了……”

初一和月儿聊得正欢,突然听见背后有人叫月儿的名字,转头一看,竟是之前网络公司节目组的导演老胡。“胡老师,您怎么会在这儿?”月儿看见老胡之后一头雾水,她实在想不通老胡为什么找自己,而且一路找到了民大。“您在找我?有事?”

原来,由月儿整体策划和主撰稿的“影响中外影视发展100人”系列访谈节目在只播出了前十期,竟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用老胡的话说叫“如同一颗春天的惊雷”,节目在短短几天时间里被转发上百万次,并且上了百度的热搜榜。老胡所在的公司近几年来虽然拼尽了全力想要在互联网行业里占有一席之地,怎奈僧多粥少,加上这个行业里最不缺的就是牛人,所以在业界的表现始终有些不好不坏,甚至有些不死不活。

月儿策划的这个节目着实地让公司火了一把。老板高兴,当即提出要趁热打铁,把前十期定为“第一季”,后面的系列节目继续做下去。可是这时候大家才发现,整个系列策划的灵魂人物月儿因为“大奶掌掴小三”事件已经被迫退出了策划组。

老板把找到月儿的重任交给了老胡,老胡犯了难。月儿向来对自己家里的事情闭口不谈,手机关机就意味着彻底失联,老胡左思右想才想起月儿曾经在无意中提过家住中央民族大学,谁知老胡运气不错,不过守株待兔了几天,就遇到了月儿。

二十八、两个人的房子和两个人的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