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九、三个人的老地方

  我们自己注进去的爱火,将自己消融

这样,心语在沉醉中憧憬天伦

然而,你的身后,牡鹿成群……

什么时候,你又将我的爱语泄露给他们?

——仓央嘉措

杨柳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痴迷着西藏,痴迷着拉萨。在这个被称为离天堂最近的城市里,天永远那么蓝,空气永远那么干净,一朵朵白云仿佛就在人的头顶,伸手可及。如果说大昭寺和八廓街像个风情万种的妙龄女子,那么布达拉宫就是个风流倜傥的英俊少年。一个美丽一个俊朗,让人心生欢喜,百看而不厌。

对于杨柳来说,除了美景,更重要的是可以天天见到心爱的卓玛。拉萨城不大,恰好洛桑家离卓玛家又不算太远,不过隔着一个林阔北街。

回到拉萨之后,卓玛变成了另外的模样,她不再穿宽松的棉麻衣裤,而是穿上了一身显示姣好身材的紫色藏装,乌黑的长发被高高地盘起,细长的脖子更加显示出了她身材的修长,杨柳远远地用长焦境头捕捉卓玛的每一个瞬间,常常拍着拍着竟忘记了按下快门。

藏族人生性好客,只要进了自家的门就都是客人,是客人自然会拿出最好的东西招待。杨柳嘴甜,手脚勤快,不过几天时间,他就让家里所有的人都喜欢上了他。杨柳自然也不见外,干脆把卓玛家当成了自己的家。杨柳几乎每天都会早早地跑到卓玛家,要么拿着网上买来的拔罐器给阿妈做理疗,要么帮着央宗嫂子和阿爸干一些家里的体力活,闲着的时候举着相机见什么拍什么。卓玛看着心烦,但是又实在拿他没有办法。

日子久了,杨柳通过卓玛的家对西藏的人和西藏的家庭有了更多的了解。他在卓玛一家人的身上发现了许多藏族人可贵的品质,他几乎每天都会拿起相机记录下一些东西。

家人的一日三餐,由央宗嫂子主要负责,卓玛打下手。杨柳发现,几乎每天,央宗嫂子都会多做出许多饭菜,尤其是蒸米饭,杨柳有些不解。卓玛卖了个关子,告诉他中午吃完饭不要早早跑出去拍美女,留在家里看看,就会发现多出来的饭菜去了哪里。

中午出锅后就单独盛出来米饭里,阿爸加入了刚刚炖好的牛肉、少许盐和牛肉汤,开始均匀地搅拌,不一会儿,一大盆牛肉拌饭就冒着香气被端上了桌。阿爸从柜子里拿出几个铁碗,把牛肉拌饭一碗碗分开,再摆放到一个大的托盘里,端着出了门。这时候,让杨柳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一大群流浪狗在阿爸出门的瞬间摇着尾巴一拥而上,阿爸被围在中间,一边笑一边用藏语念叨着:吃饭啦,吃饭啦,感谢佛祖,给了我们这么好的牛肉拌饭……几大碗牛肉拌饭被一字排开,胡同里出现了最壮观的一幕,十多条流浪狗像被训练过一样,也一字排开,不争不抢地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一碗。

阿爸静静地坐在一边等着狗狗们吃完,转身回家,开始处理剩下的米饭。阿爸用筷子把饭粒弄碎,踩着楼梯爬上房顶,藏式房子的房顶多数与汉式房子不同,藏族人喜欢在房顶做出一个露台,开阔的露台一般是整个家里人气最旺的地方,勤快的女人们在露台上晾晒衣服被子,而男人们则会摆上桌椅板凳在上面掷骰子喝啤酒。

阿爸弯下腰把弄碎的米粒均匀地撒在露台的地上,用双手捂住嘴,像吹口哨似的发出一个声音,这时候,神奇的一幕出来了:一群麻雀扑棱着翅膀从四面八方飞来,发出清脆悦耳的叫声,欢快轻盈地跳到地上,寻着地上的大米粒贪婪地吃了起来。

这一切让杨柳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兴奋地凑到阿爸身边,缠着阿爸讲起了这其中的奥秘。阿爸笑着给杨柳讲了关于西藏人的布施:

在西藏人的眼中,万物众生皆平等,因此人和动物是一样的。从前日子差,没有多余的食物分给动物,现在日子好了,自然要想着它们。狗是通灵性的,他们肯来吃我喂的食物,说明前世我和他们有缘,麻雀是西藏人眼中的灵鸟,它们接受我的食物,代表我的家里家庭和睦,大人和孩子都幸福……

杨柳听得出了神,一边打开笔记本电脑导出刚刚全程记录下来的照片,一面在图片的下面配上文字——时间:2014年7月19日,地点:西藏拉萨。我用真实的境头纪录下了一个藏族老人最普通的一次布施,我把这组照片取名为《一个藏族老人的布施》。

除此之外,杨柳也在卓玛的家里渐渐地发现了另外一个秘密,那就是国吉阿爸和两个叔叔与阿妈丹增之间的关系。

国吉阿爸告诉杨柳,其实他们一家并不是土生土长的拉萨人,他们真正的故乡在昌都一个叫作丁青的地方。20世纪的80年代末,精明的国吉阿爸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拿出近十年来全家人的积蓄,决定举家搬到拉萨。一是希望给次仁和卓玛两个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机会;二是拉萨蕴藏着更大的商机。于是,他们长途跋涉到达拉萨,白手起家。

早些年,国吉阿爸带着扎西叔叔和旺堆叔叔在八廓街开了一家藏装裁缝店。国吉阿爸负责量体裁衣,扎西叔叔手艺好负责制作,而销售是旺堆叔叔的强项,他则负责对外的采购布料和推广。兄弟三人分工不同,但多年来配合默契,勤快实在加上踏实肯干,很快就成了整条街上生意最好的门店。

直到后来,随着次仁阿哥的渐渐长大成人,阿爸和两位叔叔才把门店交给了次仁阿哥打理,兄弟三人默默地做起了幕后的工作。

杨柳起初以为扎西叔叔和旺堆叔叔分别有自己的家庭,但是时间长了他才发现,其实这里就是他们的家,而阿妈丹增是他们兄弟三人共同的妻子。卓玛冰雪聪明,一眼就看出了杨柳心里的困惑。

这一天,卓玛带着杨柳到了拉萨西郊的罗布林卡。

罗布林卡是历代达lai喇嘛的夏宫。这座风光旖旎、绿树成荫的藏式园林见证了拉萨近两百年的历史,园内有修葺工整的花池草坪、玲珑别致的凉亭水榭,最能够吸引中外游人的还是位于公园东部的一座汉式的小阁楼,名叫观戏楼。每年的雪顿节,西藏传统的藏戏会在这里拉开大幕,不管是年老的波啦莫啦还是年轻的姑娘小伙儿,都会穿上最好看的衣裳,聚在罗布林卡。

“小时候,阿爸和两个叔叔特别疼爱我,我从来没有觉得我们的大家庭哪里不好。但是等我读了小学,才慢慢发现,我们的大家庭和其他同学家并不一样。”卓玛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她会对她始终认为“不靠谱、不着调”的杨柳敞开心扉,毕竟这件事情从小到大像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她心里,多少年挥之不去。

坐在罗布林卡龙王亭外的石椅上,卓玛扬起浓密的睫毛看着天,轻轻地叹了口气:“小时候,我最害怕看见阿妈哭,在许多个深夜里,阿妈坐在灯下,一边织氆氇一边抹眼泪,许多心里的话无处可诉,她只能和只有两三岁的我念叨,听着听着,我就长大了,听着听着,这些话就慢慢地刻在了我的心里……”

八月的拉萨是一年四季当中最温暖的季节,但是偶尔有风吹过,还是会浸透肌骨。卓玛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忍不住往杨柳的身边靠了靠,杨柳顺势把卓玛的肩膀搂在了怀里。

“阿妈总是说,草原上的女人,命向来都不是自己的……阿妈总是说,她太无能了,做不到让他们都高兴……阿妈每次她懊恼地掉着眼泪,我也会跟着抹眼泪。那时候的我,不过四五岁……”说着,卓玛仿佛回到了童年,回到了那盏昏暗的酥油灯下,她看到小时候的自己,抬起小手,轻轻地替阿妈抹去眼角的泪。

“卓玛,你看着我!”杨柳突然从石椅上站起来,直直地站在了卓玛的面前,“看看我的脚下有什么?”杨柳指了指自己的脚,抬头看着卓玛。

“影子。”卓玛有些不解地回答。

“对,我是想告诉你,无论我们站在哪个角度,站在什么样的位置,只要在有光的地方就一定会有阴影。”杨柳,用他最独特的方式给卓玛上了一课。“每个人的人生里或多或少地都会有一些阴影,这个其实是再正常不过的,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去看待它。你从小生活在那样一个特殊的大家庭里,这个不是任何的人的错,而是你们特殊的民族习惯,你要庆幸的是,你享受着三个爸爸和一个妈妈四个人共同的爱,比起那些从小没有妈妈的人,你要幸福得多。”

“比如我。”杨柳说。

二十九、三个人的老地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