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十四、写给初一的一封信

  琉璃钟,琥珀浓。皓齿熏香醉今生!

心儿甘,情儿愿,日日睡在软唇中。

你不死,我长生!粉状玉琢岁月浓,

烹龙煮凤珍珠红,珍珠红,拢香风。

——仓央嘉措

为了给卓玛接风,也为了庆祝几个人的“久别重逢”,月儿早早地就在民大附近订好了餐厅,不到五点就开始忙前忙后地准备零食茶水,马正杨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一箱上好的红酒,还像模像样地提前放到了冰桶里。

要不是月儿和卓玛张罗的聚会,海峰一定不会同意让初一迎着北京晚高峰出门。为了保障初一的安全,海峰推了公司的应酬开车带着初一过去。海峰将车刚刚拐进停车场,就远远地看到了前面一对恩爱小情侣,女孩儿站在夕阳下,一身素色的长裙,对着镜头摆着各种各样的pose,男孩儿举着相机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各种角度一顿拍。没等走进,初一一眼就认出了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卓玛和杨柳。

初一一脸坏笑,故意伸手按响了海峰方向盘上的喇叭。车前的卓玛被喇叭声吓了一跳,身边的杨柳倒是眼疾手快,一把把卓玛拉到自己身后。正要发作,却发现初一从车上笑盈盈地下来。

“初一阿佳啦!”杨柳意外地看到了初一,惊喜之余,下意识地冒出一句地道的藏语,说着张开一个大大的怀抱,一把把初一揽在了怀里。

初一冰雪聪明,早早地看出了海峰脸上的尴尬,干脆机智地把杨柳拉到一边说话,剩下卓玛和海峰面对面地站在一起。“卓玛,你什么时候回的北京?怎么没打电话?”海峰站在卓玛面前,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不管怎么样,他在心里总觉得亏欠了卓玛什么。

本以为自己已经彻底地放下了海峰,心里不再有任何的痴心妄想。可是在看见海峰的一刹那,卓玛还是觉得心里有些隐隐作痛。“前天晚上刚到,一回来就被月儿拉去干活儿,忙得没顾上联系你们……”卓玛尽可能地让自己表现得镇定自若,这就是卓玛,内心骄傲的她永远不愿意把最无助和软弱的一面呈现给别人。

杨柳看去上大大咧咧,但是他敏锐地捕捉到卓玛眼里异样的神色。虽然他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但他很笃定,海峰在卓玛过去的生活中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你是海峰吧?我们家卓玛一天到底念叨你和初一,终于见到活的了!”杨柳主动伸手过来和海峰打招呼,傻子都能听出来他的那句“我们家卓玛”里包含了多少男人的占有欲。

月儿做东,提了第一杯酒。

一头长发被高高地盘在脑后,两个可爱星形吊坠耳环乖巧地挂在耳垂上,一身宝蓝色的长裙直到脚踝,修长的脖颈和苗条的身材处处散发着成熟的魅力,初一和卓玛一进门就看傻了眼。“你捯饬得这么美艳动人想干吗?”初一和卓玛开着玩笑。

“不干吗!时时做个美丽女子,赏心而悦目,岂不是一件美好的事情?”月儿用两根细长的手指把酒杯夹在指间,样子优雅而俏皮。“感谢各位赏光让我们欢聚一堂,感谢初一一路陪胖,感谢卓玛放下拉萨回北京帮我,感谢老马鞍前马后帮了我这么多,感谢CCTV……“月儿说得有些动情,眼眶里竟然盈出了亮晶晶的眼泪。说罢,头一仰把杯子里的酒一口喝下。

“嘿嘿嘿,悠着点喝啊,酒挺贵的呢。”马正杨看着月儿酒下得有点猛,有点着急,原本是一句关切的话,可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立马成了德云社相声的范儿,逗得大家哈哈大笑起来。

月儿白了马正杨一眼,伸手把酒瓶拿过来把自己的杯子倒满:“我们几个从毕业到现在,说是忙忙碌碌,可是似乎又没干出什么漂亮的大活儿来,这回我来牵个头,一起好好忙乎点正事儿!”月儿说完,杯子里的酒又一口喝下。

“卓玛,第一杯酒我敬你!”月儿端着酒杯走到卓玛面前,两个小姐妹相视一笑,情不自禁地拥在了一起。“谢谢你为了我回到北京,看到你身边的小尾巴,我知道你未来一定会幸福的!”

“年轻的时候我一直觉得自己有梦想,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却一直都不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更别提去实现了。回到北京,看到你做的准备工作,我才明白脚踏实地做一些值得做的事情,这才是梦想……”卓玛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月儿,从此以后,你的梦想就是我的梦想!”

“嘿,在拉萨的酒吧里,你从来都没和我喝过一次酒,说你不能喝,合着你是骗我的呀?”杨柳见卓玛喝起酒来毫不含糊,一副上当受骗的表情。

“兄弟,江湖险恶,你不知道的事儿还多着呢!”卓玛借着酒劲逗了杨柳一句,大家都笑了。

“什么叫‘兄弟’啊,过几天你就得改口管我叫老公了!别瞎叫!”杨柳不是开不起玩笑的人,但是一听卓玛当着众人的面儿这么称呼他,急了眼。

“谁同意叫你老公了?”用初一的话说,草原上的姑娘不但嘴皮子好,“动手”能力也不差,听杨柳当着众人的面儿这么说,卓玛一个巴掌抡过去打到了杨柳的背上。

“哎呀,你这是当众谋害亲夫啊!不过打是亲骂是爱,我不疼……”杨柳恢复了没皮没脸的样子,夸张的表情惹得大家笑疼了肚子。

“初一,你始终是我们的主心骨,未来的这件大事,你还得帮我!”月儿提着酒瓶和酒杯走到了初一面前,虽然初一只比月儿大四个月,可在月儿和卓玛心里,初一永远是个不可替代的姐姐。

“月儿,初一不能喝酒,她的酒我来喝!”还没等初一开口,一向沉稳的海峰有点一反常态地挡在了初一面前。

“不对呀,初一的酒量虽然不能和卓玛比,但是肯定比我能喝!这杯酒不能替,想喝一会儿单独和你喝!”月儿有些不依不饶,想要绕过海峰把酒杯递给初一。

“月儿,初一怀宝宝了,不能喝酒!”海峰一看情形不对,又实在没有别的办法,情急之下说秃噜了嘴。

其实海峰的声音并不大,但整桌的人还是听得真真切切,原本热闹无比的众人在瞬间安静了下来。月儿和卓玛瞪大了眼睛,面面相觑,半晌没有说一句话。倒是初一有些难为情,一面红着脸嗔怪海峰嘴巴太快,一面拿自己开玩笑:“你们干吗?这表情,我一个正常的育龄妇女,难道就不能怀个孕?”

“能怀能怀,你这不光是替海峰怀个宝宝,而是替我们大家怀了个宝宝!初一,让我做你儿子的干妈,好不好?”月儿和卓玛兴奋无比,两个人商量好似的冲到初一面前,七手八脚地上来摸初一肚子,吓得海峰直把初一往身后拉。

月儿不停地感慨,当年同届毕业的同学们里,除了她们三个,其他同学全部已有家有口。上次三个人凑在一起,也是喝多了酒时,初一还不停地质疑会不会就这么孤单一辈子了,可是不到半年,咱们也有了下一代!

卓玛除了开心之外,多少有些意外,毕竟这么多年来她是了解初一的。迟迟不和海峰结婚领证,初一躲的正是按步就班传宗接代这件事,可是为什么突然连证都没领就怀了宝宝?卓玛想问清楚,但是知道场合不对,把话咽了下去。

几个多年的莫逆之交,又遇到了这么多值得开心的事情,整个晚上说不完的话、叙不完的旧情,一顿饭吃着吃着就过了晚上十二点。

柳海峰心疼初一的肚子,提出和初一先撤,大家跟着散了场。出了饭店门,海峰去开车,初一和大家告别。杨柳却把初一叫到一边,把一封信悄悄地塞进初一手里。

初一:

你好吗?

原谅我用这么老土的方式跟你联系,但是除了写信我又实在想不出更好的方式联系你。今天是你离开拉萨的第76天,这76天里,我用手机给你写了无数条微信,但是始终没有发出去,初衷是不想打扰你安静的生活和工作,但是我发现想要强迫自己不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原来这么难。

天天看你的朋友圈,感受你的喜怒哀乐,越看心里越着急,按照藏族人的习惯,想要证实一个人是不是快乐,最好的方法就是当面问个清楚,而且我也几次都订好了飞到北京的机票,但是坐在贡嘎机场的候机楼里,我又眼睁睁地看着飞机起飞。初一,其实我是想问你一个问题:请你告诉我,如何让我不想你……

你离开拉萨之后,我去了很多次帕崩岗,坐在你坐过的石椅上,想你讲过的关于五台山的故事,还想到了我们之间那个关于天葬的约定;我去了甘丹寺,想起你对仓央嘉措诗句的痴迷,想起你虔诚转佛磕头的样子;我去了拉萨河,我也按照你的方式安静地听了一天水声,可是听到最后,竟然发现自己的脑子里全是你……

初一,我发现自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你。

虽然我们属于不同的民族,并且相隔着3731公里。

藏历八月初一,我去了扎基寺,热扎活佛告诉我:随心而为。

于是我写下了这封信,并且把过去76天里给你写好的微信一并给你。佛祖让我“随心而为”。那么,我把我的心事告知与你,我心如此。得你心,我之幸;失你心,我之命。

洛桑

2012年9月17日

三十四、写给初一的一封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