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十、卓玛,嫁给我吧……

  腰股内一阵阵颤栗,来自初消的冰床

晨光里那蓝星的幽光,令马儿收回心跳

初识的情人,我们是浪尖上的一双白鸟

那蓝星的幽光在百合上闪耀,为了提防,

我收回舌尖儿……

——仓央嘉措

卓玛不得不承认,回北京这两个月是她这几年来过得最为充实的日子。这些日子里,她仿佛回到了当年只身来北京读内高班的那段岁月。她每天依照前一天制订的工作计划,把需要落实的每一件事情按部就班地一一推进,遇到问题自己想解决办法,努力克服一切困难。到了晚上,她则会盘腿坐在月儿家里的大沙发上,心无旁骛地查阅各种资料,反复修改每一篇文稿,尽可能地让出自自己手里的每一篇文章、每一个段落和每一个句子都完美无缺。

有一天,大学同学王新宇来找月儿拿资料,一进门看到卓玛坐在沙发里,长发洒落在肩头,浓密的睫毛像蒲草一样长长地铺满眼睑,神情专注地查资料、写稿子,不禁大呼:“要是手上有个相机,我一定把这一幕拍下来,你简直美得不讲道理!”

卓玛听后甜甜地倚着。事实上,这样的话她每天都能听到。不用问,这些赞美来自杨柳。

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奇怪也最复杂的动物。身在其中时,以为自己已经全心投入,把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爱给了一个人,除了他(她),世上不会有第二人。然而心一但放下,再假以时日,当初的一切便会慢慢释然。卓玛曾经一度以为,这个世界上,除了柳海峰她不会爱上任何人。以至于在过去的十多年时间里,她本能地拒绝一切想要亲近她的男人,在她的心里,和海峰以外的任何男子接触都是一种精神上的背叛。

但是当这个比自己小8岁的“90后”一步步地走进自己生活、一步步地走进自己的心里,卓玛发现,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开始接受他。

任何一个女人都架不住一个人天天在耳边和你憧憬未来,除了谈婚论嫁,甚至连未来孩子的名字都能取好,天天挂在嘴边。

“媳妇儿,我这一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亲手给你拍婚纱照!因为我是新郎,我得站在镜头里……”

“媳妇儿,嫁给我吧,前辈子和下辈子的事情我不管,我只管你的这一辈子……”

“媳妇儿,好想让你当我儿子和女儿的妈妈……”

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杨柳就自作主张地改了称呼,张口闭口媳妇儿媳妇儿地叫着,不知道的人都认为两个人是新婚的小夫妻。起初卓玛对于这种称呼深恶痛绝,每次听到杨柳这么叫她,都会气呼呼地给他一个白眼,但是时间长了,也只能“被迫接受”。以至于有时候杨柳远远地扯着嗓子叫“媳妇儿”的时候,卓玛总会下意识地答应一句“哎”!

婚姻是每个女人一生都绕不开的话题,当然也包括卓玛在内。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卓玛固执地守着对海峰的情感,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其实这些年里,卓玛知道,她和海峰能有一个圆满结果的可能性其实并不大。近十年阿妈不厌其烦地催她结婚生子,表面上卓玛不屑一顾漫不经心,但在在内心深处,卓玛同所有的女子一样,对婚姻和爱情充满渴望。

卓玛一直以为杨柳对她的热烈的追求不过是“90后”年轻人的一时兴起,三分钟热度过后自然就会偃旗息鼓。可是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后,卓玛发现,杨柳的内心和他的桀骜不驯的外表有着巨大的差别,只有用心去了解他才会发现,他看上去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事实上他心思缜密,做事周全。

在两个人相处的过程中,他始终把卓玛放在第一位,无论是未来房子户口的大事,还是饮食禁忌之类的小事,他都会放在心上。从拉萨回到北京时,卓玛嫌行李多,什么都没带,倒是杨柳大包小包地从拉萨带了几个大箱子回来。回来之后,卓玛才知道,箱子里带回来的全是卓玛平时爱吃的藏族食物,光是糌粑粉和牛肉干就背了两大袋。更夸张的是,杨柳几乎每周都会从淘宝网上买现成的甜茶和酥油茶,甚至还买了西藏奶粉和红糖,张罗着要在北京给卓玛自制藏族甜茶。

自从回到北京,卓玛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访谈的节目里,放下了自己的事情,自然就没有了收入。而卓玛也知道,为了把系列的访谈做好,月儿恨不得花光自己所有的积蓄。她帮不上忙已经有些过意不去,自然不会再开口找月儿要钱。

身上没钱,卓玛就尽量节省。可事实上,自从回到北京之后,卓玛就发现自己的钱包里总是隔三差五地莫名其妙多出几千块钱。

1991年出生的杨柳,对家庭的渴望似乎比任何同龄人都要强烈。杨柳的外婆早在杨柳在上小学的时候就在潘家园给杨柳买下一套80平方米的房子。在这之前房子对于杨柳来说纯粹就是一个单身宿舍,除非实在是乱得不成样子,杨柳绝不会打扫一次,实在看不下去也只是找个小时工来动手。

自从带着卓玛回到北京,杨柳突然开始爱上了这所房子,他用了好几个下午把卧室的墙壁贴上了风格淡雅的壁纸,壁纸上的粉红色的格桑花迎风而动,看上去非常温馨。他托次仁阿哥从拉萨寄来了吉祥八宝的摆件,绞尽脑汁选出了不同的摆放方式:像征着自在和慧眼的宝鱼放在客厅的书架上,因为卓玛说书本里藏着智慧;像征着吉祥的吉祥结和宝瓶放进了卧室,因为吉祥结代表着爱情和献身;白海螺、胜利幢、金法lun和莲花被杨柳分别放在客厅的四个角落,严格遵照着藏族人的摆放方法;而代表权威的宝伞则被杨柳放在了新买的梳妆台上。梳妆台是最近杨柳背着卓玛偷偷买的,一个人的时候,他总会看着白色梳妆台傻乐半天,想着未来的每一天,卓玛都会坐在这里梳着齐腰的长发,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挽着自己的胳膊一生一世……

忙了好多天,杨柳提出要带卓玛去吃顿好的。出门前还不忘嘱咐卓玛一定要把自己捯饬一翻。卓玛虽然嘴上有些不耐烦,但是还是精心地打扮了一翻。纯白色的棉麻小领衬衣,藏蓝色大摆的长裙盖过脚踝,一双小巧的藏式布鞋。卓玛把长长的头发盘在脑后,露着光洁饱满的额头,加上一米七一的修长身材,扎在人堆儿里时更格外显眼。

工体附近的茉莉餐厅因为冯小刚的《非诚勿扰》而闻名,卓玛喜欢吃里面的牛排,也喜欢它颇为小资的氛围,和杨柳一起来过几次。安排卓玛坐下后,杨柳不见了踪影。卓玛正奇怪,只见杨柳带了一个年纪略比卓玛大一些的女子过来,笑盈盈地向卓玛介绍:这是在电梯口遇到的熟人——玉姐。

玉姐的白皙皮肤让卓玛有些羡慕,她的笑容得体,举手投足处处透着大都市女人的优雅气质,还没等杨柳介绍完,就笑盈盈地主动和卓玛握了握手:“卓玛,你比杨柳描述得还要漂亮,还要可爱!”

卓玛虽然老家在西藏,但是毕竟在北京读了那么多年的书,这么多年来形形色色的人也算是见过不少,可是玉姐这么直接的夸赞反而让卓玛有些不好意思了。“玉姐过奖了,您才是光彩照人呢。”卓玛赶紧回了一句。

“既然你们俩都这么喜欢对方,那我就放心了。”卓玛尽顾着和玉姐寒暄,竟忘了站在一边的杨柳,卓玛一回头,看他一脸坏笑地站在一边:“择日不如撞日,那干脆就今天了!”杨柳的话让卓玛有些一头雾水,正要问个究竟。突然九个穿着统一的小伙子手捧着鲜红玫瑰将卓玛团团围住,杨柳站在正中间,缓缓地向卓玛走过来……

接下来,卓玛经历了自己一生当中最难忘的一幕:人高马大的杨柳径直走过,单膝轻轻地跪下,手里捧着一枚亮闪闪的钻戒,激动地说:“卓玛,嫁给我吧,我当着我最爱的玉姐的面向你求婚,你能答应我吗?以后,我能保证我会好好地爱你们俩……”

生平第一次被人求婚,本来应该是件幸福无比的事情,可是杨柳的一翻求婚誓词却让卓玛越听越迷糊。刚刚才认识的玉姐怎么又成了杨柳最爱的人?卓玛平时再聪明智慧也完全乱了阵脚。除了一脸诧异之外,就只剩下瞪着两只大眼睛不知云里雾里了。

“臭小子,你就不能好好地叫我一声妈?”眼看着卓玛一头雾水,玉姐嗔怪着伸手打了一下杨柳,转过头赶紧跟卓玛解释:“这臭小子从小就没正经叫过我一声妈妈,要不叫玉姐,要不直接叫柳玉……”

“对对对,卓玛,我忘了跟你说,玉姐其实是我妈……你听明白了吗?我再说一遍好了。卓玛,嫁给我吧,我当着柳姐的面,不,我妈的面向你求婚,未来的日子,我一定会好好爱你……”

“嫁给他,嫁给他……”这时,捧着玫瑰的九个小伙子整齐地喊了起来,整个餐厅里的人齐刷刷地开始鼓掌,卓玛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终于还是没有忍住,眼泪决堤。

“别光顾着抹眼泪啊,答应不答应给个痛快话,你要是拿不了主意,我替你拿得了。”杨柳笑着把戒指从盒子里拔出来,还没等卓玛回过神来,那枚亮闪闪的戒指,已经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四十、卓玛,嫁给我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