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十一、宗喀巴大师的酒窝

  蛾眉似满月,姣容赛清辉

到而今,寒宵玉兔,穷途路

恰似画檐珠网,消磨飞絮

奈何烟柳断肠,迢遥无尺素

——仓央嘉措

北京的雾霾天持续了一周未散。窗外一片浑浊,天和地之间几乎没有界限,这一切都让人看得心烦意乱。墨迹天气里关于MP2。5爆表的消息不厌其烦地推送,尽管每一扇窗户都紧闭着,但初一依旧能闻到窗外说不出的味道,这味道让她的胃里时不时地排山倒海,以至于吐到全部是胃酸。

初一蜷在沙发上,发现自己手脚冰凉,身体和额头却滚烫。

海峰出差那天,初一就觉得自己有些低烧。之所以没有告诉海峰,一是怕海峰小题大作,二是想着一个人安静地待几天。初一知道,许多事情她必须要尽快地想清楚,并且拿个主意。她能等,海峰能等,可是肚子里的孩子却不能再等了。

海峰出差之后,一直没有打过电话。偶尔发个微信过来,也只是问一句“吃没吃饭”“是否关好门窗”之类。初一知道,海峰心里的气一直没有消,那么她自己心里的气呢?许多天来,萦绕在初一心里的情绪很多,除了气海峰,初一更多的是在气自己。

站在家里的落地窗前放眼望去,整个城市笼罩在漫天卷地的雾霾里,迟迟不见阳光,初秋的花败衬托着初一内心的荒凉,眼前不见绿色、不见阳光,百花枯萎殆尽的味道融进雾霾里,这一切都让初一无比沮丧。

这天下午,初一意外地接到了杨柳的电话。上次杨柳打电话提到他向卓玛求婚成功,给初一报喜,这次杨柳又有什么喜事呢?许久没有听到好消息了,初一看到杨柳的名字在手机屏幕上闪烁着,忍不住在唇角泛起一个微笑。

“初一,你在哪儿呢?好久没见你,我都想你了。晚上我过去接你一起吃饭?”杨柳是个典型的小暖男,说话做事总能照顾到身边的每一个人。他的一句“我想你”让人听起来真诚又温暖,初一忍不住在电话里笑了:“好啊,正好我也想你了呢!”

晚上不到五点,杨柳的车就如约停到了楼下。许多天没下楼,初一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有些苍白,嘴唇没有一点血色。顺手拿起化妆台上的口红,刚要抹到唇上,突然又把手收了回来。

匆匆地换上衣服下楼,远远地就看到杨柳向自己招手,见初一过来,还没等她开口,杨柳就张开双臂给了初一一个大大的拥抱。

杨柳的车穿过朝阳北路,很快到了一家餐厅门口。杨柳去停车,嘱咐让初一先去包间等他。七拐八拐好不容易找到了杨柳定好的包间,推门的瞬间,初一却呆住了。

是洛桑。

洛桑站在窗前。明亮的眼睛里闪烁着初一熟悉的热切。

“初一,你好吗?”只一句最简单的问候,却包含着他太多的关切和思念,这份心思初一心知肚明。

“洛桑……我想你了……”

初一自己都说不清楚是怎样的勇气让她把压在心里的这句话说了出来。但是初一明白,这句话说出来,自己如释重负。

初一寻着那双明亮又热切的眼睛,但最先迎接她的却是他温暖的唇。初一的身体瞬间被一个有力的怀抱束缚住了,未尽的话淹没在满是情意的吻里。初一微冷的舌滑入他的口中,只觉得他贪婪地攫取着属于自己的气息,一点点顺势而下,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这一瞬间的悸动,使初一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在初一的印象中,洛桑儒雅而稳重,但是当自己的身体全部进入他的怀抱时,初一瞬间感受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洛桑。

“初一,今天是你离开拉萨的第99天,热扎活佛说,过了100天我许下的愿就不灵了,我怕自己等不到你回拉萨,于是我直接来找你!”

初一的耳边,洛桑的呼吸有些急促,他细长的胳膊有力地环着初一的腰,另外一只手轻轻地托起初一的下巴,满眼柔情。还没等初一回答,热切的唇便再一次覆盖了,这一次似乎比上一次更热烈……

洛桑的手顺着初一的手臂滑下来,握住了初一的手,厚实、有力。

初一记得洛桑的手,在拉萨爬帕崩岗时,洛桑一路牵着初一,初一发现洛桑人虽然很瘦,但是手掌却特别厚,掌心里全都是肉。初一告诉洛桑,在北方,老人们认为手掌心厚实的人日后的光景会过得很殷实。洛桑仔细地端详着自己的手,一脸认真地说:“光景殷不殷实不知道,这么看我的手掌倒是有点像拉萨街上回族人卖的饼子!”洛桑的话逗得初一哈哈大笑,她想起早上央宗嫂子做的早饭里就有那种饼子,仔细想想还真的很像洛桑的手。

“洛桑,你的‘饼子’捏疼我了。”初一想挣脱出来,反复了几次,最终以失败告终。

“初一,你还记得我的‘饼子’……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说着洛桑的脸再次迎了上来,两个人又一次忘情地吻在了一起。

事实上,杨柳把初一放到饭店门口就离开了。他知道,洛桑风尘仆仆地从拉萨一路追到北京,想必是拿定了主意。“帮我把她带出来,我今天必须见到她!”这是杨柳在机场接到洛桑后,洛桑说的第一句话。初一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早在拉萨就已经看出了她在洛桑心里的分量。回到北京之后,他和卓玛多次提起要帮助洛桑和初一,却被卓玛厉声制止,并且一再警告他不要节外生枝。

但是,这个世界上许多的“枝”注定会生在“节外”。

“初一,为什么你会瘦了这么多?为什么你的脸色会这么差?为什么你写下的那些句子里有那么多的悲伤?到底发生了什么?”终于有机会坐下来,洛桑连珠炮似的问初一。“你有没有看到我写给你的信?为什么不理我?我知道你心里是有我的,对吗?”洛桑又丢出一串问题。

“初一,跟我回拉萨吧!你苦苦寻找了这么多年的爱,我可以给你!”

回拉萨。

回拉萨。

回拉萨。

这是装在初一心里多少年的一个梦想。从二十岁的那个盛夏第一次看见青藏高原,看见羌塘草原和唐古拉山开始,初一就认定了西藏一定是她的家,这些年来,初一没有一天不想念西藏、不向往西藏。有生的日子里,八廓街外、柴米油盐、儿女双全……这正是初一穷尽一生想要的生活,可是实现它谈何容易?

“洛桑,你对我的了解其实只是冰山一角而已,我有一个长长的故事要讲给你听,听完之后你再决定要不要带走我,好吗?”初一的回答意味深长。

为了陪洛桑转转,也为了自己散心,初一带着洛桑到了雍和宫。雍和宫是北京最大的藏传佛教寺院,也是初一常去的地方。想拉萨的时候,初一常常会带几本书,在雍和宫法lun殿前,找个僻静的角落一坐一天。这个建于康熙三十三年的皇家府邸,在乾隆九年被正式改为藏传佛教寺院,成了所有藏传佛教徒来北京的必去之地。

一进大门,洛桑就被三座精致的牌坊和五进院落吸引。“初一,我在你的朋友圈里见过‘法lun殿’,你说这是喇嘛们做佛事和通经的地方。”

“初一,这是你博客里写过的铜铸的‘须弥山’。你说过,佛经认为须弥山是世界的中心,是天堂的极乐之处。”

“我记得你写过的关于法lun殿**奉的宗喀巴大师像,你说这其中有一个传说,据说塑像完工之后发现面带威怒之相,众人一筹莫展之际,一位工匠上前在宗喀巴的左右脸颊各打了一个酒窝,结果大师就面带微笑了”……

初一有些感动,洛桑能准确地记起自己写过的每一段文字,并且用心地去感受自己铺在文字里的所有喜怒哀乐……

整个上午,洛桑紧紧地牵着初一的手,十指相扣,像一对新婚的小夫妻。雍和宫门口,卖花的小姑娘抽出一支玫瑰拦住了洛桑:“给漂亮的姐姐买一枝花吧,祝你们恩爱幸福……”洛桑笑着接过花,对卖花姑娘说了一句:“她是我最爱的人……”整个上午,洛桑会突然停下脚步,定定地看着初一,忘情地吻她。然后再说一句:“我爱你!”

从雍和宫到国子监,从南锣鼓巷到什刹海……洛桑给初一讲了许多拉萨的事情,比如阿妈丹增现在不再因为卓玛的事情满脸愁容,因为杨柳往家里打电话的次数比卓玛还勤,他向卓玛求婚,第一时间就给次仁阿哥打了电话,搞得阿妈竟然激动地落下了泪……洛桑说,拉萨的秋天来了,每天下班,他都会专门绕到帕崩岗,哪怕是远远地看上几眼,都会踏实许多……整整一天,两个人都在天南海北地聊着,不知不觉地走了很远,竟不觉得累。

中轴路边有一个面朝二环的酒店,对面就是有着数百年历史的钟鼓楼。洛桑和初一两个人依偎着坐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二环路的车水马龙尽收眼底。初一看着眼前的一切有些出神,洛桑递上一杯水:“初一,把压在你心底的故事告诉我……”

四十一、宗喀巴大师的酒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